路明非低下头,呆呆地看着自己的胸口,血浆如开花那样涌了出来,纤白的小手击碎两根肋骨,插进了他的胸膛。剧烈的痛感如同内爆,感觉全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在抽搐。随之而来的是麻木,神经系统在巨大的冲击之下暂时关闭了部分功能,他感觉不到疼痛,却能清楚地感知到克里斯廷娜的利爪已经刺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