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用巨蟒支在冰面上,勉强站了起来,点燃一支烟,深吸一口迎风吐出一口烟来,这一刻的艳光四射,真不敢想像老娘年轻时那是何等的拉风。“不过记住,你可以喜欢任何人,但绝对不要靠近那个叫陈墨瞳的孩子!绝对!”她的口气极其严厉,不给解释,也不容任何反驳,感觉诺诺是他同母异父的姐妹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