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龙族》中陈墨瞳真实身份,为何多方势力如此关注!



路明非曾经意识到,不是北欧神话最接近真实的历史,而是北欧神话就是龙族记录的他们自己的历史。

如此一来,那便是推翻了之前人类对龙族的认识,黑王在平定了白王伊邪那美的叛乱后,与黑王为敌的不止四大君主,应该还有一个至少能和白王匹敌的龙王,那便是奥丁。

在北欧神话中,耶梦加得和芬里厄都是奥丁养弟洛基的孩子,这就说明奥丁是比初代种更高贵的龙类。奥丁在死亡之岛阿瓦隆准备了无数流着胎血的茧等待着黑王尼德霍格的归来,由此可见奥丁的死对头就是初代黑王尼德霍格。

在诸神黄昏中,耶梦加得和芬里厄虽然不是和黑龙一派,但也是奥丁的敌人,所以耶梦加得即怕黑王又要寻找奥丁的藏身之所。

那么既然奥丁身份如此高贵,为什么他要对一个凡人念念不忘的,费尽心机的想要置诺诺于死地?其实这不得不从路明非和路明泽的身份说起了,小魔鬼曾经说过他是最想杀死黑王的人,而赫尔佐格却说他是世界的终极,那这里他的身份就很矛盾了,难道还有比黑王更适合世界终极这个称谓的吗?有!李雾月曾经说过,能杀死黑王的只有黑王自己或者新的黑王,那么路明非和路明泽其实也是黑王,只不过是新的黑王。

这样的话,奥丁为什么想要杀死诺诺也就说得通了。奥丁这个龙王和其他的耿直boy不一样,他不但贼机灵而且蔫坏,他是能做的上来借力打力这种一般龙王鄙视的做法的。那么借用新黑王干掉老黑王,而自己在慢慢图谋新的黑王这种策略是比较靠谱的。眼看着尼德霍格归来的日子越来越近,怎么样才能让自己安全活下去呢,那就是把新的黑王逼出来。

小魔鬼说过:当所有的愿望都被实现之后,或者当路明非在这个世界上感到孤独的时候,而且不是一般的孤独,是绝望的……孤独,他服务于路明非的契约就解除,路明非的生命归他。

到那时,或许一个新的黑王就出现了。

所以谁也不敢叫他真正绝望。每当他即将坠入悲伤的深渊时,总有人施舍似的给他一点点安慰让他能坚持住,因为当他真正绝望的那一天,他会变成魔鬼那样的东西!

在路明非的世界中,他的朋友本来就不多,它可以为凯撒,楚子航,和绘梨衣放弃自己的四分之一生命,但是为了诺诺,他愿意放弃所有,包括生命。其实路明非也明白,如果诺诺真的死了,他不仅仅是后悔那么简单,他会绝望,因为他就是那只不知道变通的傻猴子,没了诺诺他的生命便失去了色彩,这不仅仅是因为他暗恋诺诺,还因为是诺诺带他走出了水帘洞。

所以,奥丁既然想找个为自己抗火力的,路明非是最好的选择,让他绝望自己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不管谁胜利,必然是惨胜!

还有一个原因,或许就是她真如她的名字那般,墨瞳,墨为黑,瞳即眼,她是黑王之眼。

在外传《夏之哀悼》中曾经提到过一个手提箱,被密党得到,而里面装着的,很有可能就是黑王的茧。

因此我们不妨大胆的猜测,为什么爸妈口中有爹有妈普通人的路明非能够变身黑龙,并不是像避难所科学家说的那样被小魔鬼寄生了。

我们都知道,龙族的精神力再强大,没有血统的支撑也无济于事,要不然当年死去的白王又何必去蛊惑伊邪那岐呢,要知道初代的皇可是比龙王还强的东西,直接夺舍不就行了。

所以路明非的身体中,必然有特别厉害的血统,并且不是从父母那里获取的,而是当年那个箱子。

或许昂热是个疯子,他一开始就认识小魔鬼,在路鸣泽肉体被囚禁后,他将黑王卵的一部分,一大部分融入了路明非的体内,和小魔鬼达成了协议,用另一个黑王的精神和这个黑王的部分基因进行屠龙,而小魔鬼也会利用哥哥的身躯重获自由。

作为龙族的死敌,昂热自然不可能让黑王复活,所以他把黑王最重要的一部分融到了诺诺体内,所以诺诺是路明非成王的关键。

《龙族Ⅴ悼亡者归来》中提到,赫尔佐格其实不过是加图索家族的一个工具罢了,虽然他自己也没意识到他在玩弄别人的人生时,自己也是一个被观察的小白鼠。

那么要知道,加索图家族是一心想当世界的皇帝的,所以他们想把恺撒培育成真正的皇帝。

按道理说,赫尔佐格这个试验品已经很完美了,为什么幕后黑手为什么还在隐藏呢?因为他们的野心更大,他们想复制黑王。按照他们的逻辑,皇帝必须是至高无上的,白王不行,他就一老二。

当然,这个行动在加图索家族肯定也是绝密,只有少数人知道。

这也是为什么有的人会觉得诺诺侮辱了他们家族的门风而想将她抹掉的原因了。

我们一开始就知道,诺诺是他们为恺撒挑选的新娘,诺诺血统并不算最优秀的,为什么会被这个庞然大物看上,因为她的作用。

她是进化成黑龙的关键,不管是路明非还是恺撒,所以加索图家族肯定会将诺诺盯紧。

至于成龙一路怎样,恺撒要不要这样,诺诺会不会死,这个加索图家族是肯定不在意了,他们自以为是的爱是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的,即便恺撒在校董会表现得如此稳重,在他们眼中其实也就是个故作成熟的孩子而已。



《龙族》中的唯美场景,世界对路明非也曾温柔过!


晨曦:路明非诺诺山泉泡脚

她说完就只穿着袜子越过车门跳了出去,路明非跟着她深一脚浅一脚地穿过秋天的草甸,循着哗哗的水声来到山顶泉湖边上。唯一的光源是他们身后布加迪的车灯,泉水反光,水面像是镀了一层银。诺诺选了一块岩石坐下,看见路明非正好奇地上下打量她。

两个人对视一眼,一起慢慢地把脚放进泉水。那股寒冷从每个毛孔钻进皮肤里,又沿着脊背往身上蹿,两人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寒噤。在做这件事的时候,他们都死死地盯着对方的脸,要看看对方的脸上有什么好玩的表情变化。最终他们两个竭力忍住,但同一侧的嘴角还是抽动了一下。

“你硬撑!”他们同时指着对方大笑起来,笑得肆无忌惮。——《龙族Ⅰ·火之晨曦》

在那个雨后的晚上,路明非和自己喜欢的女孩来到山顶的泉水。

人生中能够遇和自己喜欢的人经历一次这样的场景,其实即便没有在一起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就像老贼给的标题《星与花》那样浪漫,在这种唯美的环境中,旁边还有一个完美的女孩,即便只是和她说说话,也够自己回忆一辈子了。

这样的开始,给了路明非一个期待,让他对自己选择的这条路有了一些星与花憧憬,也让我们这些读者对这个故事有了美好的向往。


初夏:路楚夏酒店的下午

后来路明非回忆那个阳光里的温暖下午,觉得他们什么有意义的事情都没做,芝加哥河上的游船来来往往,电视里重播着《辛普森一家》,他坐在沙发上,左右两边俊男美女顶着精装本站得笔直。他们有时候讨论学术有时候对歌,有时候夏弥说白烂笑话,有时候路明非给夏弥普及学院势力划分。这种下午听起来真是浪费人生。

但你总会希望这样的下午能更长一些,更多一些,永远不要结束……——《龙族Ⅱ·夏之哀悼》

这是整个龙族最轻松的时光了吧,故事刚刚开始,没有敌人没有灾难,只有三个等候返校的大学生。

有时候真的期待,这本书从现在起变成的平淡些吧,变成《卡塞尔公寓》,变成《屠龙客栈》,变成《家有死小孩》这样温馨平淡的故事。

尤其是在小龙女死后,再次回看更是觉得这段时光的珍贵,这时候也许是师兄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候吧。


黑月:小怪兽逃亡的尽头

绘梨衣解开手帕,夕阳如海潮般涌入她的视野,巨大的日轮已经触及了海面,数千万吨海水在她脚下缓缓地荡漾,潮水在黑色的山崖下碎成白色的水花。风吹着数万公顷的森林,傍晚的树林远看也像海,苍红色的大海,成千上万的树梢随风摇曳,组成层层叠叠的波涛。小城小镇沿着曲折的海岸线分布,路明非给绘梨衣一一地讲那些小镇的名字,山崖下方就是梅津寺町,稍远处的是山前町、月下城町和松隆町,再远处的路明非就叫不出名字了。

镇上的小学校已经人去楼空了,寂静的操场上空无一人。

摩天轮缓缓地旋转着,却没有载客,跟大游乐场中的摩天轮相比梅津寺町的摩天轮只能算是个微缩版,但它在夕阳中被放大了,巨大的影子投在起伏的树海上。——《龙族Ⅲ·黑月之潮》

这一部的故事是在阴云中发生的,或许是太多阴谋的缘故,让人在看的时候全程都比较沉重,即便这样唯美的景色,也让人感觉到有一丝末日即将来临的感觉。

对于小怪兽来说也是,可是她并不在乎,因为她早就接受了自己的命运。

能在最后的时光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能在最后的旅行中做到自己想做的事,看到了这个真实世界中最美丽的场景,我们的小怪兽或许并不遗憾。


上一篇:诺诺和绘梨衣是什么关系?绘梨衣或许会归来!

下一篇:

  • 评论列表:
  •  访客
     发布于 2020-07-14 08:14:46  回复该评论
  • 是这个网站不更了,还是作者不更了
  •  In
     发布于 2020-07-14 23:28:28  回复该评论
  • 道理我都懂,为什么用三体的电影海报做封面图
  •  访客
     发布于 2020-07-29 08:39:37  回复该评论
  • 疫情在家不知道老贼有没有好好写书
  •  访客
     发布于 2020-09-08 01:42:18  回复该评论
  • 希望江南大大能尽快好起来,然后开始这未完成的龙族,我们广发书迷在这儿等着你的更新!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但为君故(119),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