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王座第51章

  李斯特把本属于公爵的那截断臂抛了过去,那只手尤然握着银色的细剑。公爵如野兽般扑起,在空中咬住了自己的断臂,眼中露出欣喜。他得到自己的断臂,就像夺回一件珍宝般激动。

  李斯特在衣袖上擦拭着八足龙,在镜子般的剑身中看着自己的脸:“输不起的赌徒,真是世界上最丑陋的东西了!”

  这句话落定,仿佛宣战一般,在同一瞬间公爵和李斯特对冲而去。公爵如四足贴地奔驰的狮子,李斯特俯身贴近地面,两个影子在空气中交闪而过。公爵摆动头部,以断臂手中的剑斜斜地切向李斯特的颈动脉。

  没有人会想到这样的攻击,李斯特的八足龙已经没有弹药填充了,和公爵手中的短剑一击之后被荡开。就在断臂手中的剑即将得手的一瞬间,那只手,本该已经失去力量的手忽然绷紧了,手腕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斩切。

  公爵的头颅落地,无头的身体站了片刻,轰然倒下。那只李斯特抛回给公爵的断手居然在关键一刻杀死了自己的主人。

  米蕾妮娅和里昂走出晨雷时,一切战斗都已经结束。没有人看到那奇怪的一幕,李斯特也并不解释,他在公爵破碎的衣服里面搜查着,把一根银色的管子找出来扔在地下。

  “大人,那是怎么回事?”里昂惊悸未定。

  “异端的血祭,他们通过啜饮鲜血获得特殊的力量,”李斯特淡淡地说,“异端的男性都没有特殊的力量,他们必须啜饮同类的女性血液,短暂地获取力量。因此被献祭的都是女人,尤其是女童。”

  “那种力量是?”米蕾妮娅问。

  “没有人知道,血液是打通恶魔之门的药水而已,洞开了那门之后,没有人知道门中会涌现出什么。”李斯特擦尽八足龙上的血液,“去百眼的宫殿。”

  【8】。屠城·Massacre

  青铜大炮喷出青色的火焰,骑士们已经把炮口对准了建筑本身。这个畸形的巨婴般的建筑在摇摇欲坠。这是最严重的示威,任何拒绝走出这栋建筑被逮捕的人都会被这即将倒塌的建筑压垮。每一个入口都有骑士给走出来的人带上手铐。战争已经接近结束。

  传令官把一份没有签名的密令拿给李斯特看。李斯特看了一眼之后,愣住了:“屠城令?”

  这是他所知最残酷的命令之一。只在特殊的战场强使用,唯有敌人大批杀死信徒或者杀死生人,教廷才会认为整个城市的人都已经完全投向魔鬼,不再给予他们向善的机会,任何反抗都将招致屠杀。如果把百眼的宫殿看作一个小小的城市,这条没有签名的命令便是一道屠城令。

  “谁签字下达的?”李斯特皱眉追问。

  “您对于军中的律条应该比我们更熟悉才对,”来自教皇厅的传令官冷冷地说,“一共五位枢机卿都有下达屠城领的权利,但是屠城令是不用签字的,就像是刽子手都会蒙面。这份屠城令地真伪您不难辨认,剩下的,执行命令就好了。这道命令已经下达给所有骑士。”

  “见鬼,有必要么?屠城令?”里昂在传令官离开之后低声抗议。

  “这么高级别的命令,我们没有抗命的余地,”米蕾妮娅摇头,“只希望他们不要反抗。”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李斯特忽然皱了皱眉。

  百眼的宫殿中忽然响起清悦的牧笛声,这周围喧闹的声音居然没有压住它。高举着火把,四名赤裸上身的年轻男子在胸膛上绘着古老的纹身,他们舞蹈着而来,却扛着沉重的坐辇,那坐辇像是波斯或者安息的样式,上面却不是锦绣,而是一张天然的石板,石板上有一个圆形的图腾,图腾中央坐着白衣的小女孩,用白色的麻布蒙着眼睛。坐辇后,披着黑色教服的人用一根牧笛吹奏古老而悲怆的曲子。

  那支曲子进入脑海深处,眼睛所见的一切像是变慢了,李斯特沉默看着那四个年轻男子夸张的舞蹈着,举手投足,仿佛服入了致人迷幻的药,可是他们的手异常的稳,他们把坐辇高举过头顶又放低到脚踝的高度,始终不曾有一丝一毫的倾侧。他们胸前的纹身,石板上的图腾,惊人的相似,那花纹似曾相识。

  “那花纹……那花纹!”里昂的心里有个声音在咆哮,可是他动弹不得,他的手指像是僵死在枪柄上了。

  “小心……”米蕾尼娅的声音嘶哑。

  吹牧笛的主教轻轻伸手抚摸石板上少女的头。

  “六芒星。”里昂终于说出口来。

  无论年轻人胸口的纹身还是石板上的图腾,那是无数藤蔓、蛇以及花瓣组成的六芒星。至神圣也至邪恶的徽记,象征着阴阳的融合,世界上终极的力量。什么人会公然使用这样的花纹?难道北方教廷中的祭司们是这样的少女?

  “不要反抗,不反抗就没有死亡。”李斯特提着八足龙,对于着行迹古怪的一行人报以极其冷冽的眼神。米蕾尼娅和里昂很少看见他这样的眼神,远比他对抗公爵的时候更认真。似乎着少女对他的威胁远胜过那魔鬼般的男子。

  “这是您的威胁?还是您的善意?”主教看着李斯特。

  “都无所谓。”李斯特说,“但命令无法更改,这条命令的另一面是,反抗和死亡等同。”

  “我们只是想要一个让步。”

  “神从不让步,他只是创造。”李斯特踏上一步。

  “李斯特,你比别人要清楚我们双方之间战争的最终原因。”主教说。

  “你们不代表神,我们也一样。两种人类之间的屠杀,仍旧是一步退让的余地都没有么?”

  李斯特沉默了短短的几秒钟:“就凭你现在所说的,就该吊死在绞刑架上。”

  “好,那么……看看这世界吧,黛依丝,用你悲伤的眼睛!”主教猛地扯下童贞圣女脸上的蒙布。

  下一个瞬间黛依丝睁开了眼睛。她睁开眼睛的时候世界沦入黑暗,一切的光都灭绝,每一个面对她的人都感觉到永恒的孤单,世界上只剩下自己,面对一片无尽的黑暗,黑暗中一双少女的眼睛缓缓睁开,苍白的眼睛,悲伤的眼睛,绝望的眼睛。眼瞳深处有什么呼啸着吼叫着冲了出来,带着腥冷的风。

  里昂又一次看见了那妇人,孤零零地躺在椅子上,转动眼珠向他告别。他知道那女人其实已经死去,孤独的死城,他是最后一人。这是他的童年时代,他生在一个瘟疫流行的小城,全家人都死于瘟疫。他在绝望的时候看见那匹黑色的战马走过荒芜一人的街道,马背上脸色苍白的人把手伸向他:“从今以后跟我走吧。”那是李斯特。

  米蕾妮娅则看见了那个挂在屋梁上的长长的影子,在夕阳下,影子无声地吐出长舌。那是她的母亲,死于贫穷。她被米蕾妮娅那贵族父亲作为情妇包养又抛弃之后,无法忍受贫穷,便选择了结束生命。

  李斯特则看见天空中无数的火刑架,干枯的黑色人形在烈火中烧灼,他们吼叫。无数火的十字架悬挂在他的头顶。

  而在看不到黛依丝眼睛的那些人眼里,所有骑士都呆呆的失去了神智,他们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体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血管疯狂地搏动着,把大量的血浆泵到头部,他们每个人的脸都是血红的,这样只要不多久,他们大脑中的血管就会炸开!

  “不要看她的眼睛!”李斯特咆哮。

  还没有受影响的骑士向着坐辇上的少女扑了过去。

  黛依丝惊恐地站了起来,她还不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她只是遵从她深信不疑的那位大人的话睁开了眼睛,可是对面立刻响起了哀号和铺面而来的铁靴声。她挪开目光,那些被影响的骑士们立刻感觉到一阵轻松,全身脱了坐倒。

  黛依丝背后成群的黑影跳了出来,数量多得就像是蜂窝里涌出的蜜蜂。四个为童贞圣女抬坐辇的年轻人也从坐辇下拔出了锯齿刃的剑。所有人都是受过训练的战士,所用的武器和推进的速度都令人震惊。他们很快就和扑近的骑士们相遇了,屠杀在见面的瞬间开始。

  那些正被骑士们带领着办理羁押手续的人惊恐地四散奔逃,他们只是些住在百眼的宫殿中的贫民,根本不懂眼前发生的事,也不知何时这些手持刀剑的黑影藏在了这座建筑中。

  李斯特后背一震,震掉了斗篷,双手同时拔出,一手八足龙,一首短铳。他刀枪扬起,急速向领头的主教掠去,像是海鸟双翼鼓着风高速滑向。

  一名黑衣战士冲过去挡在他的前面,猛地刹住,公猫一样后跳半步,以齿刃的剑挥向李斯特的大臂。齿刃的剑只要划中必然撕烂肌肉,会造成剧烈的疼痛从而阻止对方继续攻击。所以第一剑选择的不是要害,而是防御最薄弱的大臂。

  李斯特八足龙扬起,和对手的剑在半空架住,随即换用短铳的枪管格挡。对手正要在剑上用力,忽然发现李斯特的八足龙已经解放出来。直剑平挥,黑衣战士半个头路被削去,李斯特退后半步,看见落地的齿刃剑上闪着黑色的光。

上一篇:荆棘王座第40章

下一篇:荆棘王座第52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但为君故(119),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