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江南 类别:玄幻/奇幻 字数:90万字 状态:连载中 [下载txt]
江南的新书《龙王:世界的重启》属于玄幻/奇幻/魔幻/科幻系列的小说,目前最新章节第36章 同学少年都不贱(1)已经更新,每周一、周四连载更新。湮灭的希柏里尔,被遗忘的极北之地,通往神国的门。古代文明的秘密一点点显露出来,这是所有人所觊觎的。少年们的成长之战即将拉开序幕,他们走在了其他人前面,似乎在靠近神国之门。凡人为了通过那扇门,会把同类的骨头当做阶梯,残酷的境遇,也同样摆在了他们面前。但是,神国的门外或许是地狱,他们应该如何选择,又如何迎战?

第1章 楔子 北极之墟(1)

置顶

北纬76度,巴伦之海以北,北冰洋的深处。漆黑的海面上飘荡着浮冰,飓风卷着滚滚的海雾。如此恶劣的环境下,却有一艘灯火通明的大船缓缓驶来,铁墙般的黑色船舷荡开浮冰,硬是在冰天雪地中开拓出一条只属于自己的航道。YAMAL号核动力破冰船,前苏联时期建造的、最强大的“北极级”破冰...

阅读全文

第2章 楔子 北极之墟(2)

置顶

楚子航静静地坐在禁闭室里,双手被铐在桌面上,等待着审讯的人赶来。瑞吉蕾芙没有为难他,他打开卧室门的时候,外面的走廊上静悄悄的,还是一一个人影都看不见。一点痕迹都不留。可当他乘贵宾电梯下到甲板层的时候,船上的安保员们凶神恶煞地堵在电梯门外,二话不说就给楚子航戴.上了手铐,...

阅读全文

第3章 楔子 北极之墟(3)

置顶

楚子航醒来的时候,他们已经驶过了风暴区,天空中繁星闪烁,黑蓝色的大海轻轻地荡漾,连成片的浮冰像是漂浮在海面上的白色绸缎。这一路都是极夜,他们见不到太阳,但天空也不是漆黑的,大气层会把地平线下的阳光反射过来,形成从水蓝色到黑蓝色的渐变的天空,他们仿佛航行在场水 墨晕染的梦...

阅读全文

第4章 楔子 北极之墟(4)

置顶

瑞吉蕾芙和楚子航隔着两米远,并排靠在直升机停泊点旁边的蒸汽排放口上,瑞吉蕾芙拎着个伏特加酒瓶。今夜仍然是白狼值班,这家伙原本正在喝酒御寒,远远地看见楚子航,放下酒瓶,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楚子航不明白白狼为什么要避开自己,瑞吉蕾芙却高高兴兴地上前捡起了他剩下的半瓶伏特加。不...

阅读全文

第12章 楔子 北极之墟(12)

置顶

刚打过蜡的阿斯顿.马丁老爷车在高速路上狂奔,最终汉高还是不得不祭出了他收藏的那辆DB5,因为他的团队在无人机抵达前已经开走了地下车库里的各种车辆,给他剩下的只有拖拉机和这辆被他锁了起来不让人碰的命根子。昂热当仁不让地充当了司机,他是个出名的快车手,他把自己在EVA那里的...

阅读全文

第13章 楔子 北极之墟(13)

置顶

怪蛇们攀上了冰面,扭动着缓缓地逼近。它们用修长的脖子相互纠缠,鳞片相互摩擦发出恐怖的声响,像是某种古老的仪式。它们乍看起来相似,细看却能发现很多身体构造方面的差异,有的怪蛇有臃肿的腹部,有的怪蛇顶着骨板聚集而成的骨冠,有的有四足,有的却只有后面的两足……那就是传说中的“...

阅读全文

第14章 楔子 北极之墟(14)

置顶

 装备四台螺旋桨发动机的重型运输机掠过极夜的天空,机舱中坐满了形形色色的人,有人窃窃私语,有人闷着头抽烟,更多的人默默地整理着自己的装备。执行部派驻世界各国的精英都收到了召集令,EVA要求他们无论正在做什么都必须放下手中的工作赶往指定地点,各国的海关都为他们开放快速通道...

阅读全文

第15章 楔子 北极之墟(15)

置顶

全船的灯都黑了下去,唯有缭乱的极光照亮流血的甲板,萨沙吃惊地扭头四顾,发现周围的人都停止了运动。时间并未静止,蒸汽排放口仍然吐出阵阵雾气,某人拎着的消防斧上还在缓缓地滴血,寒风依然卷着雪片呼啸,可是那些痛饮的、亲吻的、砍杀的旅客们都如泥塑木雕,唯有楚子航和麦卡伦先生双手...

阅读全文

第16章 楔子 北极之墟(16)

置顶

两层楼高的核反应堆下方,身穿防辐射服的奥列夫战栗着抬头仰望,刺耳的蜂鸣声响彻了动力舱,熄灭的屏幕纷纷亮起。片刻之前他们赶到动力舱,竟然没费多少工夫就拿回了控制权,文森特只是象征性地派了两名安保人员看守这个区域。可当奥列夫检查反应堆的时候,才明白为何文森特如此疏忽,因为他...

阅读全文

第17章 楔子 北极之墟(17)

置顶

瑞吉蕾芙提着斧枪缓缓上前,寒风吹动她白色防寒服下的裙裾,像是雪下盛开着繁花。“殿下您的风格一直都是那么直接的么?”麦卡伦先生摊摊手,“不准 备跟我谈谈条件?”“我有什么资格跟圣宫医学会谈条件?”瑞吉蕾芙冷冷地说,“ 我这种复制品,不是可以源源不断生产的么?”“克隆过程中...

阅读全文

第18章 楔子 北极之墟(18)

置顶

麦卡伦先生拔起那根钢管,拎起奄奄一息的瑞吉蕾芙,丢到自己和耶梦加得之间。他的用意很明显,这是一场庄严的处决,应当由他们兄妹共同执行。旧神们和新神们的战争就要正式开始了,瑞吉蕾芙会是第一个献给这场战争的、神级的祭祀品。她的基因是重要的财富,理应由麦卡伦先生和耶梦加得分享,...

阅读全文

第19章 楔子 北极之墟(19)

置顶

麦卡伦先生和耶梦加得同时闪身后退,高速的移动在柚木甲板上留下了漆黑的印记。双方同时开启力场,力场快速张开,边缘稍微扭曲了景物,像是两个透明的气泡。气泡碰撞的时候,爆炸的冲击波横扫了甲板,堆在角落里的几排集装箱在片刻之后忽然坍塌,化为铁水奔流,里面的し 物已经成了飞灰...

阅读全文

第20章 楔子 北极之墟(20)

置顶

麦卡伦先生御风舞动起来,舞姿遒劲如苍龙转身。言灵·湿婆业舞,序列号117,释放者在巨大的范围内引发地啸,大地与山之王的专属权能。在ME-BJ-001事件中,大地与山之王芬里厄以巨龙之身起舞,地壳在他下方扭曲开裂,空间在他的舞姿中摇摇欲坠,现在麦卡伦先生以人类的身躯复现了...

阅读全文

第21章 楔子 北极之墟(21)

置顶

麦卡伦先生低低地咳嗽起来,鸟喙面具的嘴角和眼孔中都渗出血来。他看似完全碾压了那头巨兽,但实际情况可能是他不敢在巨兽面前有任何保留,极限输出后,龙王的身躯也濒临崩溃。他凝视着楚子航,觉得命运似乎跟自己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多年之前的雨夜里他原本有机会斩草除根,但出于某个特殊...

阅读全文

第22章 零号病人(1)

置顶

天蓝色的飞机掠过夜空,下方是黑色的大海,前方是灯光辉煌的城市。身穿乘务员制服的女孩匆匆走进公务舱,跪在某个沉睡的年轻人面前,摇晃起他的胳膊来:“路先生!路明非先生!”路明非如梦初醒,猛地坐直了,茫然地看着面前那双漂亮的灰绿色眼睛。那是这趟航班最漂亮的乘务员,明显的巴伐利...

阅读全文

第23章 零号病人(2)

置顶

三杯酒下肚,宾主之间的气氛融洽了很多,公猪尼奥也不是一定要跟学院硬刚,否则也不用设宴款待。大人的世界就是这样的,能用酒解决的问题就犯不着动刀,绝大部分的事情都有商量的余地。“我这个人呢,没什么野心,就想当一只自由奔跑的公猪,饿了就去猪槽里吃几口,看见漂亮的小母猪就玩命地...

阅读全文

第24章 零号病人(3)

置顶

街上人流密集,行动组成员都没有好的射击角度,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公猪尼奥助跑加速之后轻盈地跃起,一把就抓住了二楼露台的铁栏杆。他在垂直的墙面上如履平地,抓过的铁栏杆全部变形,踩过的大理石砖纷纷碎裂。维多利亚刚刚把新的弹匣塞进去,金色巨猿般的公猪尼奥已经在她面前升起,目光炽热...

阅读全文

第25章 十五岁少年的葬礼(1)

置顶

一周之后,伊利诺伊州北部的深山中,寂静的月台上停着一辆银色的布加迪威龙跑车。校服女孩站在跑车旁,微微踮起脚尖,望向铁轨的尽头,风吹着她的裙摆和绸缎般的长发。汽笛声扑面而来,红松林也跟着震动起来。一列银色的高速列车出现在轨道的尽头,速度极快,拉出的疾风带着落叶旋舞。它尖啸...

阅读全文

第27章 被征用的新娘(1)

置顶

天气晴好,白色的大型游船沿着芝加哥河的中线行驶,两岸的摩天大楼像是高耸的城墙。平常能坐200人的游船,今天只载了四名乘客,都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他们穿着黑色的礼服,戴着硬质礼帽,马甲里揣着金链怀表,手持烟斗,围坐在露天的咖啡桌旁低声地聊着天:“上次见面还是1961年吧,卡...

阅读全文

第28章 被征用的新娘(2)

置顶

古巴,哈瓦那。傍晚时分,忽如其来的暴雨笼罩了这座斑斓的城市。居民们在几分钟里就收完了晾晒在屋顶的衣服,片刻之后街道上的车辆也几乎清空,只剩无休无止的雨水反复地冲刷地面,高大的红棕和蓝花楹树在狂风中摇摆。街角的小酒吧里,达尼娅听着雨声,擦洗着架子上的玻璃酒杯。她是这间小酒...

阅读全文

第29章 被征用的新娘(3)

置顶

克拉拉修女问完了自己想问的,又跟诺诺絮叨了片刻就走了。夜幕降临,不远处的教堂里点燃了蜡烛,敲响了钟,见习修女们开始做晚课了。诺诺依然坐在露台上。她从不参加晚课,她来这里就是形式上满足一下加图索家的长辈们,没想借机建立自己对上帝的信仰。上帝和巫女是冲突的,在上帝看来,巫女...

阅读全文

第30章 被征用的新娘(4)

置顶

诺诺点燃石墙凹槽里的烛台,就着烛光,路明非从架子上挑了瓶红酒。修道院的酒窖里珍藏无数,屋顶上还挂着整支的火腿。“居然选了2000年的勒桦庄,如今很懂酒了嘛!”诺诺从一条火腿上砍下一块,丢给路明非。这个时候厨房已经上了锁,诺诺只能带路明非来酒窖来蜇摸点吃喝,选酒的时候,这...

阅读全文

第31章 被征用的新娘(5)

置顶

芬格尔闭着眼睛闻酒:“2000年的勒桦庄,不愧是勃艮第的传奇!清幽的花香,让我觉得自己置身于一片蔷薇盛开的花墙下,浓郁的果味,就像鲜红的小浆果在我的味蕾上炸裂,啊!我是一只小蝴蝶,我在花丛中飞舞……”“行了行了,这逼刚才路明非已经装过了!”诺诺扶额,“你俩还真是秤杆不离...

阅读全文

第32章 群青殿中的龙吟(1)

置顶

米兰大教堂深处的小礼拜堂,中央矗立着圣母像,通道两边是一座座精美的石棺。天主教的习俗允许身份尊贵的信徒葬在圣堂里面,方便后世子孙前来拜祭。这些大理石方棺里都装着大人物的骸骨,方棺下方刻着他们的姓名和生卒年月,有些棺盖上还刻着逝者的形象。其中最新的那具石棺用晶莹的白色大理...

阅读全文

第33章 群青殿中的龙吟(2)

置顶

英灵殿的地下层,全封闭的特别护理室里,元老们和校董们站在救生舱前,透过有机玻璃罩看着里面的昂热。昂热浑身插满了管子,面容枯槁得像个死人,但管子里的体液和血液仍在缓慢地循环,通过体外的过滤泵之后回到身体里去。“他的心脏几乎被切成了两半,好在救援队及时赶到,用体外循环装置代...

阅读全文

第34章 群青殿中的龙吟(3)

置顶

路明非自己都没机会读过这份资料,数以百计的参数概括了他的战斗能力和精神强度,他的家庭关系、同学朋友、银行流水全部可查,各种琐碎的生活习惯也被EVA记录在案。这就是他曾经跟公猪尼奥说的大数据画像,每个人每时每刻都会留下一些数据,互联网默默地收集着这些数据,用它们画出一个栩...

阅读全文

第35章 群青殿中的龙吟(4)

置顶

英灵殿会议厅里寂静如死,人人都沉浸在巨大的恐惧中。庞贝的计划不可谓不周密,可那位尊神踏破虚空而来,当着他们的面杀死了弗罗斯特,EVA的行动也不可谓不果断,可他们真的把对手困死在金库里了么?看过昂热遇刺的全息回放之后,他们都没有信心,对方到底是怎么进出那条隧道的呢?像是在...

阅读全文

第36章 同学少年都不贱(1)

置顶

诺诺醒来的时候,眼睛上蒙着黑布,嘴巴上贴着胶带,感觉自己正蜷缩在一辆小车的后排座椅上。最后的记忆还是在酒窖里,路明非双手插在口袋里渐行渐远,湿冷的空气中弥漫着别离的味道。她心里刚动念头说要不就再帮他一把算了,牙一咬心一横姐就还是当年那个单手开法拉利的少女,忽然觉得脑袋里...

阅读全文

细说龙族里最难让你忘记的人是谁?

置顶

七岁的上杉秀夫目睹了弟弟破体而出的暴虐景象,深受刺激,长大后,一心扑在围棋上面,却因为下棋太过专注,无意之中,与夏洛特陈相互吸引,爱情战胜了对生育的厌恶,终于还是有了后代。幸运的是他们的孩子在胎儿时期并没有展现强大的杀伤力。为了他们母子的后半生可以有平静安宁的生活,上山...

阅读全文

第5章 楔子 北极之墟(5)

置顶

卧室的门被人大力地推开,瑞吉蕾芙只来得及关闭投影,甚至没有时间披上一件衣服,文森特已经扶着轮椅来到床前了。“穿好衣服跟我来,投资人们都在等你。”文森特的语气严厉,并不像是谦卑的侍从官在对主人说话。他依然佝偻着背,但不再像白天那样老态龙钟,眼睛里像是燃烧着鬼火,目光沿着瑞...

阅读全文

第6章 楔子 北极之墟(6)

置顶

总工程师奥列夫和大副尼金斯基把渐渐僵硬的卡珊卓夫人抬起来放进了一具铝合金打造的棺材里一一YAMAL号上备有这种设备,以免在漫长的旅途中有旅客意外身故- -萨沙最后看了一眼那张曼妙的脸蛋,合上了棺盖。他们的身旁,船员们正有条不紊地武装自己,他们在腰间捆上子弹带,在肩带上插...

阅读全文

第7章 楔子 北极之墟(7)

置顶

落在停机坪上的是一-架米-17直升机,如萨沙所料,这是一架血统纯正的俄制”飞机。原本YAMAL号的停机坪只够轻型直升机起降,这样的庞然大物降临,YAMAL 号的船身也微微震动。也只有这种大型直升机带着辅助油箱才能飞跃茫茫的冰海,它的起”飞平台很可能是位于北海的石油钻井平...

阅读全文

第8章 楔子 北极之墟(8)

置顶

楚子航从一场悠长的梦里醒来,望着船舱顶部长时间地沉默。梦里好似是在江南的水乡,他划着一艘小船顺水而行,两岸的桃花隐现在雾气里,不知何处的鸟啼声尾随着他。前方出现了一道拱桥,打伞的女孩站在桥上,身形被雾气侵染。他的小船从桥洞中悠然穿过,那一刻他抬起头来和桥上的女孩对视,隔...

阅读全文

第9章 楔子 北极之墟(9)

置顶

芝加哥的郊外,一座欧式的庄园,能跑马的草地上满目苍黄,用作围栏的高树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杈狂风呼啸,无数的风滚草团从天边滚了过来,大的有一人多高,堆积在空荡荡的马厩外,几乎要把那个棚子掩埋。墨绿色的玛莎拉蒂跑车带着尘烟驶来,驾驶座上的老人穿着黑色的西装和风衣,叼着雪茄,胸口...

阅读全文

第10章 楔子 北极之墟(10)

置顶

这个时候,北极点附近的冰架旁停泊着黑红两色的巨船,暖融融的火光在黑暗里温暖了小小的一片空间,旅客们三五成群的说话。全世界混血种都把目光投向了北极圈,卫星和高空侦察机反复地扫描着这个区域,破冰船的短期租赁价格在一夜之间暴涨了三倍,然而对YAMAL号的乘客们来说,这似乎依然...

阅读全文

第11章 楔子 北极之墟(11)

置顶

雪地车跑了十几公里,楚子航远远地看见了刚竖起不久的铁架,柴油发电机吼叫着,给铁架上的照明灯具和船员们手里的机械设备提供动力。船员们在一条巨大的冰缝旁钻探,不时有猩红色的海浪从冰缝中涌起,化作漫天的红雨,楚子航用手电筒照射脚下的冰架,冰晶中布满血红色的纹路,瑰丽中透着诡异...

阅读全文

第26章 十五岁少年的葬礼(2)

置顶

深夜,路明非疲惫地坐在校园中央的喷水池旁,身旁坐着心理教员富山雅史。过去的几个小时里,他想了各种办法去证明楚子航的存在,可是EVA的服务器里没找到楚子航的名字,守夜人讨论区里也没有“村雨”这个ID;他冥思苦想,记起了楚子航的学号,那个学号倒是存在的,但属于阿卜杜拉·阿巴...

阅读全文

龙族2悼亡者之瞳第103章

  很难想象这种老楼里会有带落地窗的敞亮房子,这里原本大概是配电房一类的地方,电路改造后设备被移走了,空出这么一间向西的屋子。就一间,连洗手间都没有,空空的,一张在屋子正中央的床,蓝色罩单上落满灰尘,一个老式的五斗柜立在角落里,另一侧的角落里是一个燃气灶台和一台老式...

阅读全文

龙族2悼亡者之瞳第102章

  “无法想像会发生什么事。”酒德麻衣轻声说。  幽深的隧道里,一辆崭新的SFX02地铁列车亮起了车头灯,灯火通明的车厢中空无一人,脑袋上扣着个肯德基全家桶的男人指间夹着一张北京公交卡,走到车头,他吻了吻那张卡,把它夹在列车的前风挡上,拍了拍簇新的不锈钢车身,“嗨!...

阅读全文

龙族2悼亡者之瞳第101章

  炼金领域!  死亡领域中的铁渣汇聚为钢铁的龙卷,裹着刺眼的电弧,正面轰击路明非。煤渣燃烧铁渣融化,扑到路明非面前的时候已经是熔铁的河流。  路明非,或者说……真正的路鸣泽,迎着铁流上前。他前方仿佛有无形的利刃他铁流中分为二,擦着身体左右流过。他咳出一口鲜血,不以...

阅读全文

龙族2悼亡者之瞳第100章

  他抱住了楚子航,觉得自己就像是被一辆快车当胸撞上了,根本站不住。他和楚子航一起撞向深厚的岩壁。  “路鸣泽!”他大吼。  “yes,sir!”小魔鬼忽然在他背后的虚空中闪出,又抱住了路明非。但仍然站不住,三个人叠在一起狠狠的撞在岩壁上,路明非嘶哑的号角,承受了最...

阅读全文

龙族2悼亡者之瞳第90章

  他的眼角抽动了一下,直起身来,忽然间肩胛处的胎记好像要烧起来了。  “你帮我看一下肩膀那里行吗?”他转过身。  “嗯,你是在展示你强有力的肩大肌么?不用那么可以啦,我在路上已经鉴赏过了,HOHO好心动……”夏弥满嘴白烂话,但还是乖乖地凑过来细看。  胎记颜色赤红...

阅读全文

龙族2悼亡者之瞳第99章

  妈的,口气怎么那么怨尤呢?  生日都没见你发个短信,要死的时候却记得叫我逃命。婚庆大厦?是去选戒指还是去拍婚纱照?其实你要想对我好,就该消失在我的世界里,让我不要再记起你。  “看你妹啊!师兄你比我还惨不是?”路明非心理嘟囔,低着头摸了摸旁边的黑箱,埋怨这个师兄...

阅读全文

龙族2悼亡者之瞳第89章

  “跟”、荷官终于下定决心。  万博倩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好像忽然轻松了o最后一张明牌翻开,红桃“Q¨!路明非面无表情地翻开自己的暗牌,至尊无敌的”皇家通花顺“万博倩的暗牌只是可怜”3“和”4¨,可她施施然站了起来,脸上洋溢着微光,凹陷的面颊好像都丰润了一些。“别哭...

阅读全文

龙族2悼亡者之瞳第98章

  凯撒还在电话亭里。  他走不出去了,隔着玻璃他能看到的东西只有镰鼬,几百只或者几千只镰鼬彻底覆盖了这间电话亭。就像是在最深的噩梦里,放眼所见都是干枯的面骨,每双眼睛都闪着饥渴的金色,它们用身体撞击,用刃爪在玻璃上使劲划,划出一道道白色的痕迹,发出像发疯的声音。这...

阅读全文

龙族2悼亡者之瞳第88章

  “什么意思?”  “你怎么那么笨呢?德州扑克每局只有一个赢家,输家都赔赢家,也就是说一桌上一起玩的人越多,越会有暴赢的机会。如果这里有几万个倒霉鬼一起攒孤独,都换成筹码,再把筹码故意输给某个人,这个人就能离开迷宫。明白?”  “还是不太明白。”路明非老老实实的说...

阅读全文

龙族2悼亡者之瞳第97章

  “哦哦。”工作人员匆匆下楼。  唐森摘下皇帝顶戴在额头一抹,一层细汗。  “还有声音。”恺撒低声说。唐森看得出他的紧张,他的眼角在急速的跳动,瞳孔深处金色流淌。  “几只?”唐森压低了声音,必须在被人发现之前收拾掉这些不知从哪里来的镰鼬,好在大厦里已经不剩多少人...

阅读全文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江南的新书《龙王:世界的重启》属于玄幻/奇幻/魔幻/科幻系列的小说,目前最新章节第8章 楔子 北极之墟(8)已经更新,每周一、周四连载更新。湮灭的希柏里尔,被遗忘的极北之地,通往神国的门。古代文明的秘密一点点显露出来,这是所有人所觊觎的。少年们的成长之战即将拉开序幕,他们走在了其他人前面,似乎在靠近神国之门。凡人为了通过那扇门,会把同类的骨头当做阶梯,残酷的境遇,也同样摆在了他们面前。但是,神国的门外或许是地狱,他们应该如何选择,又如何迎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