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利维坦之歌(1)

t7_933331115.jpg

北冰洋,巴伦支海,法兰士约瑟夫地群岛。

这个庞大的岛群由150个小岛组成,加起来的面积超过一万平方公里,属于俄罗斯的领土。岛上并没有常住民,但有苏联时代留下的科学考察站。

往年的盛夏,总有满载游客的北极游轮在这里的港口停泊。乘客们会被允许在这个群岛登陆,跟着导游跋涉上一段路,呼吸冰爽的海风,欣赏北极地区特有的植被,幸运的时候还能看到成片的北极罂粟,盛开的时候,它们的花瓣像是镜子那样反光。

但此时此刻,恺撒站在船头眺望出去,却只有白茫茫的坚冰,明晃晃的太阳低悬在地平线上。眼前的世界就像一面凹凸不平的镜子,光影在这里都是扭曲的,感觉随时都会生出幻觉。

远处的冰面上,船员们正清理着那些苍白的人形,用刷子扫去积雪,把它们搬上皮划艇,再用雪地摩托拉着它们返回YAMAL号。感觉像是一场雕塑展刚刚结束,工作人员正在清理展台。

YAMAL号在法兰士约瑟夫地群岛停泊,正是为了这支遇难的科考队。半个月过去了,此地的严寒仿佛连时间也冻住了,一切还是他们刚死时的模样。

背后传来香槟开瓶的声音,恺撒转身返回餐桌边。这张餐桌被设在YAMAL号的甲板上,洁白的桌布,纯银的餐具,还有专门吃鱼子酱用的珠母贝小勺子,简直就是一张巴黎顶级餐馆里的餐桌。

只不过客人们都穿着厚厚的防寒服戴着墨镜,在这种高纬度地区要是不戴墨镜,紫外线很快就会照瞎他们的眼睛。

“秘鲁产的海鲈鱼,搭配1990年的沙龙香槟,请趁热享用。”帕西揭开餐盘上的银盖子。

海鲈鱼散发着令人陶醉的香气,配菜是烤白芦笋、蒜片煎小牛肉以及鞑靼鲔鱼。

“你们一定是世界上最富有的研究所!”雷巴尔科船长赞叹。

“预祝我们此行会有震惊世界的研究成果。”施耐德举杯。

施耐德团队宣称自己是一个来自美国的私人研究所,他们为了研究这个奇怪的寒夏,所以不惜重金买下YAMAL号,进行这场极地探险。

酒杯碰在一起,其他人都一饮而尽,只有施耐德浅浅地抿了一口。他的呼吸系统原本就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进入北极圈之后,情况更糟糕了。眼下支撑他的大概已经不是空气和食物了,而是某种强烈的意志,强烈得像是随时能燃烧起来。

“不过我们在遇难者的旁边吃吃喝喝会不会有点不尊敬?”雷巴尔科望向恺撒刚才眺望的方向。

“没什么,自古以来去往世界尽头的探险就伴随着牺牲。如果我牺牲在这条航道上,希望找到我的人在我旁边举杯,而不是为我哭泣。”施耐德缓缓地说。

“施耐德教授您一定是学哲学的!”雷巴尔科大笑。

宾主们再度碰杯,聊着天享用海鲈鱼。雷巴尔科颇为健谈,从食物聊到女孩,然后是他航行世界各地的经历。他们已经相处了一段时间,以雷巴尔科为首的东欧船员们是群豪放的家伙,经验老道,不惧危险,热爱伏特加。

帕西不断地为大家斟酒,雷巴尔科酒到杯干,很快就进入了微醺的状态。

“一起航行了那么久,还不知道各位出海的原因呢。”雷巴尔科又干了一杯香槟,舔着嘴唇

“登船的时候不是就说了么?”恺撒微笑,“我们是一间私人研究所,今年北极圈的反常气候很值得研究。”

“这么说可有点不够朋友了啊,加图索先生,”雷巴尔科摇晃着酒杯,“要想骗过老水手可没那么容易。”

芬格尔的神情有点紧张,施耐德和恺撒对视一眼,阿巴斯仍旧低着头,细心地拆解着那块已经冷了的烤海鲈鱼。

“船长您是觉得我们说谎了?”恺撒淡定地举杯。

雷巴尔科也不拘束,又是碰杯之后一口喝干,“你们不是做研究的,你们身上透着一股军人的味道。当然,你们很有钱,军人不应该像你们这么有钱,但你们是一个军事化的团队没错!”

“何以见得呢?”恺撒笑笑。

雷巴尔科耸耸肩,“加图索先生,您是一个极其敏锐的人,虽然您尽量不表现出来,但你在任何地方一站,周围所有的情况都在您的监视中,甚至包括发生在您视线之外的事,虽然我不知道您怎么做到的。”

他转向阿巴斯,“阿卜杜拉先生,我算是这条船上最强壮的男人了,可是如果不到迫不得已,我绝对不想跟您玩徒手格斗。”

他再转向施耐德,“至于教授您,您看起来确实像是搞学术的,说话也挺哲学,可您凭眼神就能指挥加图索先生和阿卜杜拉先生,您可千万别说那是因为您出色的学识。”

他最后转向芬格尔,端详了片刻,跳过他再度看向恺撒。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是这俩家伙的师兄!你可不要小看我!”芬格尔就差拍案而起了。

“可你看起来确实像一个搭船观光的,”雷巴尔科摊摊手,“不过我对你的酒量印象深刻。”

恺撒及时地举杯向芬格尔敬酒,借此消弭了一场无意义的斗嘴。

“您的洞察力令人惊讶,不,这么说并不准确,亚历山大·雷巴尔科少校,以您的履历,当然应该具备这样的洞察力。”施耐德抬起手,帕西立刻把一台iPad放到施耐德的手中,施耐德把iPad沿着桌面推到雷巴尔科的面前。

听到“亚历山大·雷巴尔科”这个名字的时候,雷巴尔科的脸色就变了,醉醺醺的神情瞬间消失,眼神警觉,像只觉察自己踏入包围圈的豹子。

但他不敢动,因为阿巴斯的手背上跳出了青筋,虽然他还是低着头操作,看起来很醉心于把那块海鲈鱼沿着鱼肉的纹理拆解开来。那把纯银打造的叉子在雷巴尔科的眼中是那么地危险,不亚于一柄锋利的刺剑。

雷巴尔科拿起iPad,翻阅那份已经打开的电子文件,神色越来越惊恐。

那里面记录着关于他的一切。

萨沙·雷巴尔科,真名亚历山大·雷巴尔科,曾隶属于俄罗斯国家安全局阿尔法特种部队,少校军衔。即使退役,他也依然是“高度危险”的人物,他受过非常完整的反恐训练,所以如果他愿意也可以变身为顶级的恐怖分子。

他应该在政府的严密监管下过完自己的一生,但他并不满意于这样的人生,尤其是退休金的数量委实不足以支撑他的生活开销。

他给自己凭空制造了一个新的身份,拥有丰富航海经验的老海员萨沙·雷巴尔科,当上了YAMAL号的船长。这艘船曾经是北冰洋航线上叱咤风云的大赌船,接待过来自世界各地的豪赌客,这样履历的人担当船长自然是很合适的。

而他手下这批海员也都是前阿尔法特种部队的成员,退役之后觉得钱少或者生活枯燥,想要找点能赚钱也有趣的活儿干。

雷巴尔科慢慢地放下iPad,深吸一口气,凝视施耐德的眼睛,“你们有备而来。”

“我们买下这条船,不仅因为它是条好船,也是因为它有个素质过硬的水手团队。”施耐德说,“你们的价值是这条船的一部分,我们当然要了解清楚。”

这句话并不很准确,考虑到雷巴尔科船长的隐藏背景,EVA考虑过只买船,但不雇佣这批船员,但YAMAL号建于苏联时代,采用全套的苏联技术,临时雇船员的话实在玩不动,所以才勉为其难留下了这些船员。




龙族粉丝QQ群:231584208 龙族粉丝③群

上一篇:第85章 雷霆与守望者(36)

下一篇:第87章 利维坦之歌(2)

  • 评论列表: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31 09:42:41  回复该评论
  • 这个船长如果记起楚子航就是bug,所有人都被修改了记忆。如果他想不起来,那他重新登场有啥意义呢
  •  天鹅港
     发布于 2018-10-31 10:05:03  回复该评论
  • 已有的将会再有,已逝的也将再次登场,然而已死去的,却不可能死去第二次,在这里,将会让上帝的归于上帝。
    因果线从此开始,从此终结。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31 10:43:45  回复该评论
  • ipad一段大笑出声,正确的剧情应该是帕西拿出ipad递给施耐德,然后施耐德把ipad推到雷巴尔科面前,雷巴尔科少校脸色变了,看着面前已经因为低温而关机了的ipad,察觉到阿巴斯手上暴起的青筋。
  •  
     发布于 2018-10-31 11:42:36  回复该评论
  • 老娘出场一章就又下线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31 16:13:29  回复该评论
  • 很明显芬狗才是这个团队的大boss,因为这个人在你身边,你却根本没发现他的存在,他要使坏,防不胜防。
  •  俄罗斯海军司令
     发布于 2018-11-02 03:08:00  回复该评论
  • 嘿嘿,又给美国SB卖掉一艘前朝破烂,再攒攒钱就可以修好我的核动力巡洋舰了。
  •  芬格尔
     发布于 2018-12-03 00:26:34  回复该评论
  • 所以说,能一剑砍断大桥的我才是隐藏最深的人么?
  •  访客
     发布于 2019-02-11 10:31:26  回复该评论
  • 希特勒的头骨会是BUG吗?毕竟没了,那是那个前纳粹的命根子。
  •  清明
     发布于 2019-05-11 12:07:49  回复该评论
  • 老贼这写的什么鬼啊。。。。你告诉我在北极的甲板上ipad还能开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但为君故(119),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