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王座第53章

  “没事的,没事的。”塞尔维莉亚是在对西泽尔说,也是在对食髓者说。

  双方之间的距离渐渐缩短,食髓者手中锋利的刀具探出来就可以砍下塞尔维莉亚的手腕。但他最终没有,塞尔维莉亚摘下自己的黄金十字架,吻了一下,按在食髓者的额头:“神在看着你,孩子。”

  西泽尔略松了一口气。

  “我被神诅咒了,”食髓者用沙哑的声音说,“即使这样还会被救赎么?”

  “只有不愿被救赎的,没有不能被救赎的。神的力无边广大。”塞尔维莉亚轻声说着,把那个黄金十字架套在食髓者的脖子上,取代了他那个自制的丑陋吊坠。

  西泽尔也试图靠近,“你!站在那里不要动!”食髓者转身露出警惕的目光。

  “别害怕,他是我的朋友,我们只是来这里躲一躲。”塞尔维莉亚。

  外面已经传来的刺耳的铁哨声和密集的脚步声,骑士们已经攻破了外面的壁垒冲了进来,他们正在整个建筑中搜素一切的活人。有反抗者便处死,顺从者被收押。任何极端手段在这种情况下都是合法的,他们握有最高等级的授权。

  “怎么办?”塞尔维莉亚的脸色苍白。

  “不要发出任何声音,他们找不到这里。”食髓者嘶哑的说。

  “我们应该把你妹妹放出来,藏在隐蔽的角落里,这里有很多地方可以藏身,比如那张大床下面。”西泽尔指着角落里一张沉重的木床,上面堆满了各种用于杂耍的布偶。

  食髓者想了想,点了点头。他伸出手把钥匙交给了塞尔维莉亚,手微微颤抖。塞尔维莉亚看了一眼那复杂的钥匙,即便明白了为什么食髓者一直没有把自己的妹妹解放出来。这种精密的锁需要很熟练的手法才能打开,但是因为先天的脊髓疾病,食髓者无法做精微的动作,他的手一直是这样颤抖着。

  塞尔维莉亚熟练地打开了锁,这种程度的锁在美第奇家族并不算复杂,美第奇家族储藏金币的仓库上,挂着需要三个人同时操作才能打开的锁,同时这三人必须经过数百次的配合。

  那个苍白细瘦的少女被西泽尔从笼子里拉了出来,这是忽然有个沉重的铁靴声在门外顿住了。显然是有一名骑士发觉了这个被忽略的拐角。

  “藏到床底下去!”西泽尔低声说。

  他抱起那个虚弱的少女,直奔角落而去。食髓者愣了一下,也跟着跑了过去,塞尔维莉亚也跟着他们。

  “咣”的巨响把塞尔维莉亚的心跳都要吓得停顿了,她在奔跑中踩到了一个铜盆。原本他们还有机会藏起来,但是现在外面的人无疑听见了这声音,知道里面有人。西泽尔愣了一下,一把拉住发呆的塞尔维莉亚“别管了!先藏起来!”

  他把塞尔维莉亚拖到床边,把她整个人推了进去,扭头看着食髓者:“我把你妹妹抱进去,稍等一下。”

  食髓者点了点头,西泽尔抱着少女也滚进了床下。就在食髓者要跟着进来的时候,西泽尔把短剑抵在了少女的喉咙上,冷冷的看着食髓者:“这里地方已经不够了,你呆在外面吧。”

  食髓者忽然明白了西泽尔的用意。外面的人已经意识到这里有人了,如果他们找不到人,反而会搜查。西泽尔必须抛出一个人,这个人对他而言不可能是塞尔维莉亚。

  “卑鄙的贵族!”他嘶哑的咆哮着。“你只需要被逮捕就可以了,”西泽尔冷冷的说,“按照我说的做,不要反抗你就不会死,我有办法把你从监狱里弄出来。”“西泽尔你不能这样做!”塞尔维莉亚哀求这个冷酷的少年。“塞娅你要活下去,作为美第奇家族的族长活下去,”西泽尔不为所动,“我也希望你活下去”他盯着食髓者的眼睛:“你只能相信我。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做,我会找大夫给你妹妹治病,我会付钱让她受教育变成一个上等人,否则,我先杀了她,然后我们一起死。”食髓者狠狠的看着西泽尔,好像要把他的脑子挖出来吞掉,然而最终他的眼神软化了,低下了头:“你若再次毁约,神罚你被乱刃刺死。”

  塞尔维莉亚忽然觉得一阵悲怆。这个畸形的男人,神没有给过他任何帮助,神所庇护的贵族以他为牺牲。但他仍旧相信神的公正。

  暴躁的敲门声伴随着骑士们的大吼,食髓者一跃而起,跌跌撞撞的去开门。西泽尔一手用剑锁着少女的喉咙,一手紧紧地搂住塞尔维莉亚,把她的头按在自己的胸口上,怕她忍不住惊悸发出呼喊。塞尔维莉亚感受着他的体温和那只手上的暴力,不知道到底什么样的灵魂藏在这个十五岁少年的身体里。她闭上眼睛,战栗着听外面的声音。

  “是个侏儒。”一名骑士说。

  “看起来倒还温顺。”另一名骑士说,“给他做笔录么?”

  沉默了几秒钟。“着东西听的懂人话么?带去做笔录有意思么?连当异端都不配吧?像动物一样。”

  “该死,别怕麻烦,命令是所有活人都要带走!”

  “死人呢?死人就不用带走了……”一个阴阴的声音说。

  随即是手铳上膛的声音,杀戮的禁忌一旦破了,就再也无法控制,这些其实今晚已经杀了不少人,人命在他们的心里无形中变的低贱了。但他们没有想到的是食髓者的智力和正常人很接近,在这死亡的宣告面前,食髓者忽然暴起,扑向那个持手铳的骑士。他猴子一样趴在那名骑士的背后,挥舞刀具想要把他的头盖骨掀开。速度快的肉眼难以分辨。然而一道幻影般的剑光闪灭,食髓者的身体从骑士背上摔了出去,他的头颅从中间开裂,满嘴银币飞溅。

  “李斯特大人!”骑士们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惊恐。

  “滥杀的人,都会被军纪惩罚,不要以为你们握着一切授权。”李斯特冷冷的声音。他转身离去,不再在这个微不足道的地方滞留。

  食髓者的尸体滚到床边,他裂开的面骨痉挛了几下。他所在的位置恰好可以看到床底下的三人,此刻他已经失去了一切生的机会,他本可以把床下的人也一样拖入死地。但他的眼睛里满是狰狞……和问询。

  “我会履行承诺。”西泽尔用嘴形说。食髓者的神色忽然松弛了,露出一丝仿佛是笑容的表情。最后一瞬间,他的目光落在了瑟拉的脸上。

  “算了,不用给那种肮脏的东西收尸了,我们走!”惊魂未定的骑士说,连带着这间屋子也懒得搜索了。

  “队长……刚才那东西,脖子上带着一个黄金十字架,那不是这东西能戴的起的。”有人说,“屋子里……也许还有别的东西。”

  塞尔维莉亚脑海中一片空白。他们都忽略掉了那小小的东西,这本是她用来对食髓者表示善意的一个小礼物,却最终把他们都葬送了。

  “塞娅,”西泽尔沉默了片刻,轻声说,“一会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出来。”

  他从床下慢慢的爬了出去,抚摸着袖口里某个坚硬的东西,脸上漠无表情。骑士们惊讶的看着这个忽然现身的贵族少年,不约而同的举起了手铳。他们并不准备射杀他,那可能是个贵族,但是这种情况下无论如何都要警戒。西泽尔只有两柄短剑。

  西泽尔看也没看他们,蹲在食髓者的尸体旁。

  “我不信神的,塞娅能做的我做不到。我不能代表神或者其他什么东西许诺给你拯救,但我可以许诺你一些其他的事,比如……复仇。”西泽尔轻轻合上了食髓者的眼睛,“如果这件事能让你安息的话……”

  他用力掰断了藏在袖口里的玻璃试管,把其中宝石红色的液体倒进嘴里。

  他的眼睛忽然变了,仿佛一滴血滴入水池,把整个池塘染红。他凝视着骑士们,缓步登上马戏团用于表演的御座,仿佛神之君临。骑士们看着他的眼睛,居然没有任何人生出开枪的念头,因为在那一瞬间,他们如同看见了童贞圣女那双空白的眼睛。不,远比那更可怕,仿佛一个地狱般的景象在他们面前展开,最深的梦魇,心里最大的恐惧,无依无靠的孤独,混合着妖女般噬咬心脏的欲望在一瞬间涌上心头。他们的面孔抽搐,眼神空洞。在他们眼睛里那是一个皇帝在登基,然后从他的御座上无数的乌鸦撩空而起。

  那是群鸦的巢穴,诸恶云集的圣殿!

  西泽尔提着短剑,走过去关上门,一个一个地把利剑刺入这些骑士的心脏。他这么做的时候很熟练,因为这件事他曾经做过不知几何。

  阿黛尔的血在他的身体里燃烧,此刻他无敌于整个世界。

  床底下的塞尔维莉亚只能看见浓腥的鲜血四处泼洒,一个又一个生命被剥夺,那是活生生的噩梦。但这噩梦里有她最爱的人。

  【尾声】Ending

  西泽尔疲惫地睁开眼睛。他漂浮在寂静的台伯河上,就像是一具浮尸,今夜的台伯河上有太多的浮尸,因此巡查的骑士们也略过了他。

上一篇:荆棘王座第52章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但为君故(119),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