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雷霆与守望者(36)

t7_933331115.jpg

他走出去不到十米,樱井七海带来的黑衣男们就迅速地冲到了诺诺的担架旁,有人架枪瞄准藤原信之介的背影,有人手握利刃藏在衣底组成人墙,剩下的几个人飞快地把诺诺拖走了。

“藤原君。”樱井七海在他背后说话。

藤原信之介站住,攥紧了捆在手腕上的利刃,慢慢地转过身来。

“你的人头,我还是会去取的。”樱井七海说,“这是我以蛇岐八家大家长的名义说的话。”

说完她就转身走了,踩着木屐踢踢踏踏的,像个传统的日本小女人。人墙打开又合拢,她走了进去,背影被她那些黑衣的子弟们遮蔽了。

藤原信之介站在那里愣了两秒钟,咧嘴想笑,那是他的招牌表情,得意的时候也笑,嘲讽的时候也笑,面临挑战的时候也笑。他一直都笑得很可爱,让对手看不透他。

可这一次笑容僵在了嘴角边,他实在有点笑不动,因为樱井七海是以“蛇岐八家大家长”的名义说的那句话。

如果是以她自己的名义,那没什么。藤原信之介自负不是好对付的人,就算打不过还可以跑,出了日本樱井七海也是龙游浅海,不可怕。这个老女人总是要死的,等她死了这个誓言也就破了。

可樱井七海是以蛇岐八家的名义在说话,这意味着从现在开始,蛇岐八家会不惜代价、无休无止地来取他的人头,直到他的死期。

***

“藤原信之介也失手了么?”阿尔法轻轻地叹了口气,“低估了蛇岐八家的勇气。”

“目前陈墨瞳在蛇岐八家的手中,蛇岐八家已经明确宣布,只有恺撒能带走她。”信使微微欠身,“蛇岐八家明确放出这样的信号,学院应该不会采取更进逼的态度,学院的主要目标还是路明非,他们不在乎陈墨瞳。”

洒满阳光的修道院大厅里,古老的大理石地面明亮得像是镜子,白袍的老人们端坐在拼花玻璃窗下,修士装束的信使恭敬地立在角落里。

阿尔法思索片刻,“恺撒已经进入北极圈了吧?”

“他们在12天前进入了北极圈,一路上破冰前行,速度不快,预计会在今天抵达法兰士约瑟夫地群岛,短暂修整后开始环北冰洋航行。”

阿尔法望向自己两侧的老人们,他们以目光交流,不发出任何声音。

片刻之后,他们形成了决议。

“阻断恺撒和蛇岐八家之间的联系,不能让他去东京。陈墨瞳的事先搁置一下,之后再想办法解决。”阿尔法说。

***

东京,湾区,一幢不起眼的白色建筑,入口却有荷枪警卫。

这是日本海上保安厅的一幢办公楼,东京海警部门驻扎在这里。说是警察,但负责着进出东京的航路安全,必要的时候可以动用重武器,跟军队也没什么差别。

合金制的密闭门缓缓洞开,警卫带着西装笔挺的男人踏入。他们的对面是一堵包裹着钢皮的墙,墙上排列着一个个方形的小门。警卫核对了手中的记录纸,上前拉开了其中一扇小门,冰气散去之后,露出白色的尸体袋。

警卫拉开尸体袋的拉链,露出袋中女孩那张苍白的脸。

警卫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因为很少见那么恬静的死者,有着修长的眉眼和柔顺的长发,长长的睫毛上还有白色的冰晶。乍看会觉得她只是被暂时地封冻了,只需一点温暖就可以醒过来。

“今天早晨刚刚打捞起来,身份还没查明,据推测跟那起沉船事件有关,目前还没有发新闻。”警卫说,“你们国际刑警是怎么知道的?”

来人有预约也递过名片,名片显示他是国际刑警组织派驻日本的雇员,这次来是要看看刚刚打捞起来的无名尸体。

国际刑警组织鼎鼎大名,精英云集,持有外交级别的护照,跨国打击犯罪,各国政府也都会给予方便,跟海上保安厅也有很多合作。但作为基层人员,警卫还是第一次和这类精英接触,惊讶于这位国际刑警的气质。

他的气质介乎贵族和特工之间,合身的黑色西装,雕塑般的面孔,金发梳得整整齐齐,几乎从不摘下的墨镜,都透着一股“生人莫近”的疏离感。

国际刑警默默地看着女孩,并未回答警卫的问题。

警卫也不便多话,就在旁边等着,等得有点不耐烦的时候,他上前一步想询问这位国际刑警还有没有别的事情。这时候他忽然发现刑警的墨镜下挂着两行冰棱,他愣了一下,忽然意识到那是泪水,这位冷峻的刑警一直无声地哭泣着。

但他根本没时间思考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因为刑警微微一侧身,强有力的上勾拳把他打得离地飞起,一口碎牙合着满口鲜血喷了出去,落地之前警卫就昏了过去。

兰斯洛特恢复到凝望的姿势,好像刚才那记凶狠的勾拳根本就不是他打的,他一直就守候在女孩的床头,此刻是阳光灿烂的早晨,他等着自己的女孩醒来。

“苏茜,我们回家了。”兰斯洛特轻声说,他的声音很温柔,却又仿佛带着地狱恶鬼的哭嚎。



龙族粉丝QQ群:231584208 龙族粉丝③群

上一篇:第84章 雷霆与守望者(35)

下一篇:第86章 利维坦之歌(1)

  • 评论列表:
  •  预测
     发布于 2018-10-31 09:34:50  回复该评论
  • 为啥他的泪水是冰棱?难道他身份特殊?新登场的人物都有点怪,带代替楚子航的两个人,兰斯特洛和阿卜杜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31 09:48:21  回复该评论
      • 因为停尸房的温度太低啊 他们进去的之前江南写了“待冰气散去blahblah”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26 09:22:28  回复该评论
      • 兄弟兰斯特落不是新人物楚子航当年当狮心会会长时他是副会长
  •  兰斯洛特
     发布于 2018-10-31 10:56:48  回复该评论
  • 藤原信之介,你的人头我也会去取的,还有加图索家族的老不死们,以个人名义。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31 11:35:41  回复该评论
  • 怎么烂死特烂有抢戏之嫌呢,好不喜欢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31 12:04:39  回复该评论
  • 追龙族八年了,从小学到大学,我经历了黑月下的绝望,北极圈的孤独,地铁站的感动,误闯女厕所的窘迫,可现在,我却失去了继续追下去的动力,江南,开始灌水,一大篇话,可以浓缩为一句话,这种景象,在龙族前几部可曾见到?或许,我就不应该来看这本书,或许,龙族在江南心中,已经结束了,路明非将灵魂全部卖给了小恶魔,师兄为了复仇而冲向王座,凯撒愈发的成熟,龙王已有五位授首,一切都走到了正轨上,可师兄却消失了,世界上只有两个人记得他,只有一个人愿意付出生命去寻找他,或许,那位龙王的言灵本就是如此的无害有无解,正如源稚女那般,拥有倾世无敌的力量,言灵却如此的诡异,如此的无害,又是如此的,可怜。也许奥丁也是如此,他可以模拟出其他四大龙王血裔的言灵,自己的言灵去不像他们那般拥有灭世的力量,却又是那么的可怕,也许,龙族在奥丁之渊就该完结了,留给我们更多的想象的空间,我们想着师兄被找了回来,凯撒诺诺的婚礼得到了路明非的祝福,路明非决定不在与小恶魔做交易,同时也期待着心爱的人的到来,这些,如果都存在于我们的心中,该多好。
    江南,你真的让我好失望。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28 15:43:44  回复该评论
      • 爱看就看,不爱看就滚,装你马呢?你牛逼你写啊,傻逼
      •  访客
         发布于 2019-07-09 20:38:53  回复该评论
      • 想看就看,没人逼你看,不爱看就别看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31 12:04:58  回复该评论
  • 啦啦啦,熟悉一下
    利维坦 也有译为 勒维亚坦 的字意为裂缝,在基督书中是象征邪恶的一种海怪,通常被描述为鲸鱼 利维坦常与另一种怪物贝希摩斯联系在一起,关于利维坦的记载紧跟在 约伯记 中记载贝希摩斯的下一章,书中描述的利维坦实际上就是一条鱼,拥有坚硬的鳞甲,锋利的牙齿,腹下有尖刺,令人生畏。 在基督教中利维坦成为恶魔的代名词,并被冠以七大罪之一的“嫉妒”。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31 12:05:09  回复该评论
  • 船上的船员,他们是和楚子航一起进去,然后出来了。出来之后,很明显他们继续当海员,但是不代表记忆被篡改,只要再次和楚子航相遇,便是故人相遇时。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31 12:05:37  回复该评论
  • 刚发现这艘船和就是楚子航消失的那条,船上的船长也是见过楚子航的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31 12:06:07  回复该评论
  • 墨,分开是黑土,能不能有点文化,还黑王,下次能不能看清楚了再说,丢人,明非只是说她们相似,把诺诺强行和黑王联系起来是不是太牵强?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31 12:07:09  回复该评论
  • 船长及一群水手跟楚子航进过尼伯龙根,会不会跟一点有关联?但是当时进尼伯龙根是在圣诞节。然后利维坦会不会藏在尼伯龙根里?那些白色的坚冰,在阳光下闪烁的像一面面镜子,镜子不就是奥丁离开尼伯龙根的方法?还有一个,楚子航他们进尼伯龙根是沉到海里然后在浮到尼伯龙根,海水只是两个空间的介质,从海洋中听到心跳会不会是从尼伯龙根出出现的?还有一个问题,龙族究竟是基于那个神话体系?之前我看别人解读是基于基督教的,白王就像背叛上帝的天使,坠入地狱的撒旦。然后奥丁可能就只是一个名字,所以奥丁是利维坦也说不定呢?以上的都是个人歪歪,欢迎喷。
      •  NRVN
         发布于 2018-11-01 14:03:21  回复该评论
      • …北欧神话…记得老贼早就说过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1 17:12:17  回复该评论
  • 为什么我,不救苏茜,因为我已经没有力量了,我还剩下四分之一的生命了。这四分之一的生命必需帮助明非消灭最强的敌人。所以苏茜对不起,我很快就会来赎罪。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1 17:13:20  回复该评论
  • 兰斯洛特会疯狂成为下一个昂热吗?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1 17:13:57  回复该评论
  • 酒德麻衣笑笑:“以前有个剧作家追我,跟我约会了三四次。有一次我问他说你刚开始写一个故事的时候,知道结局是悲剧还是喜剧么?他说我知道,悲剧还是喜剧通常在开篇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即便结尾还未确定,我已经知道我想表达的是什么样的情感。我说那如果你要写一幕让人流泪的悲剧,你又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去写悲剧发生前的欢乐呢?他说喜剧中欢乐是为了让人笑,而悲剧中的欢乐是为了让人在结尾时的悲伤加倍,你曾有多快乐,就得用双倍的悲伤来买单,所以一个好的剧作家必须学会写欢乐,即使他们根本不相信世界上存在欢乐这种东西。”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给路明非制造了一场爱情,但因为剧作家是老板,是标准的浑蛋,所以他一定会想办法把这个故事写成悲剧?” 酒德麻衣点了点头:“老板不像是个能写出喜剧结局的人,这不取决于他想不想。那个剧作家说,当他开始写一幕真正的好剧时,即便他自己都无法改变结局……你可以挣扎,但无济于事。” 苏恩曦沉默了片刻:“如果是我,会在悲剧结局到来之前开开心心地过。” “多年之后路明非会记得这个世界上曾有一个深爱过他的女孩,名叫绘梨衣,但那只是骗局。那几天的欢乐是剧作家为了映衬结尾...
      •  广电总局
         发布于 2018-11-02 03:12:04  回复该评论
      • 抱歉,该剧不符合核心价值观,经毛主席审批决定改为喜剧,外交部已经派人去地狱引渡绘梨衣了。
        #建国之后不得成精,龙也不行#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1 17:15:10  回复该评论
  • 很多人刷绘梨衣这点可能让有些人看不惯,但真正看过龙族的人就能分辨谁才是真实的读者。要承认的是绘梨衣因为老贼的众多刻画的确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如果你站在明妃的角度就能明白,每一个角色都有自己的特色,大家选择记住谁是自己的选择。没必要互相否定,一千读者一千哈姆雷特。请尊重角色的同时也尊重每一个认真读书的读者。
  •  警卫
     发布于 2018-11-15 12:40:26  回复该评论
  • 就算我tm没名字,你就这么随便打我?有王法么还?!
  •  我爱绘梨衣
     发布于 2018-12-21 23:28:09  回复该评论
  • 大胆推测,本书名为悼亡者的归来。所有死去的人都会重生,至少有亡魂的形态还能够保留自由意志。盛杉绘梨衣小怪兽重生吧。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无弹窗阅读和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雷霆与守望者2345,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