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利维坦之歌(11)

t7_933331115.jpg

“不,她不会站在这里。”路明非看着自己的脚尖沉默片刻,抬起头来,微笑着回答。

“因为她肯定无法把你处决,对么?她其实是个心很软的人,她的所有犹豫不决,都是因为心太软了。”

路明非点点头,“如果我真的该死,我希望我死在她看不到的地方。”

“那我呢?你明知道我陪你来这里有我的目的,可还是放心让我陪你去最终的地方?”

路明非点点头,“放心。虽然我也不太知道原因,可是我相信你。”

零也点点头,“你可以相信我,把我看作伙伴。”

“伙伴?”路明非问,因为零特别用重音强调了这个词。

“就是可以把后背交给他的人,相互之间不会放弃,也不会出卖彼此。”零忽然停下脚步,隔着落叶的长街,眺望街对面的一块空地,“为了共同的利益,可以一直走到最后的那种人。”

“为了共同的利益,”路明非低声说,“利益不一样了,不就分道扬镳了么?”

他不知道零为何强调这个词,听起来并不给力,远不如“朋友”和“兄弟”。

“没关系,”零淡淡地说,“只要努力就好了,努力变成对伙伴有用的人,就不会被丢下。”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神情平静,却又气势昂扬,远眺的眼睛中熠熠生辉,感觉是青春片中的女主角在眺望朝阳,坚定地说出“年轻时向着朝阳奔跑总不会错”这种莫名热血却又唬烂的台词。

路明非真好奇零的世界观人生观到底是谁教她的,她行事风格那么地凌厉,有着跟外观完全不相称的成熟感,却陡然说出这么中二的话来,活像很多年前的路明非,觉得自己活在漫画里,对世界充满着“壮志”和“悲愿”。

现在他长大了,不再信这一套了,可忽然有人说出了他十四岁那年会说的话,莫名其妙地有点怀念。

路明非忽然抓起貂毛帽子,使劲地摩挲着零的头顶。他是带点恶作剧的心理,意思是你这小模样还说什么大话呢?

可出乎他的意料,女王殿下对于这个“僭越”的动作完全没反应,她还是静静地看着街对面,任凭路明非摸自己的脑袋。好像这件事很正常,她是你的猫,你养了很多年。

白金色长发的触感好得出奇,像是水洗过的丝绸,还带着微微的温暖,就是那种“撸猫不想停”的感觉。可路明非摸了两把实在尴尬了,只好重新把帽子给她戴戴好。

“这条街对面,原来是科学院图书馆,我在那里也住过。”零冲着街对面的空地努努嘴。

看起来摸头杀这个动作并未困扰她,根本没有“心中微微泛开涟漪”这回事,她只是自顾自地讲自己在意的事。

路明非疑惑地看向街对面,那片空地上落满了树叶,周围围着铁丝网,铁丝网上挂着俄语牌子,不知道是“此地出售”还是“私人土地禁止入内”。那块牌子也很旧了,想来很久都没有人管过这块地。

再远处倒还有几幢苏联时代的老建筑,都黑着灯,看不太清楚。

“我们过去看看?”路明非说。

“不用,很多年前就烧掉了。”零轻声说。

***

他们回到伊丽莎白宫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长街漫步花了很多时间,等他们回到车边的时候,连远处的教堂都熄了灯。

“早点休息,通行证的事我们再想办法。”路明非故作轻松的语气,在楼梯口跟零告别。他们的卧室楼上楼下,零住在最顶层的主人房里。

“谢谢你陪我散步。”零转身上楼。

路明非挠挠头,起初分明是说要带他看看莫斯科的夜景的,现在变成感谢他陪女王殿下散步了。

他走进自己的套间时,楚子航还赤着上身跟角落里练倒立,看到路明非推门进来这家伙的眼神立刻活跃起来,透出一种立刻想要迎上来问你们搞到通行证了么你们怎么去了那么久的感觉。

这位师兄当年也是个内心很八卦的人。

“闭嘴,没你事儿,继续练你的倒立。”路明非从他身边走过,懒洋洋地说。

零推开自己卧室的门,立刻就听到了水声。

她的卧室是奢华的巴洛克风格——倒不是她喜欢,而是这间卧室原本是伊丽莎白一世和情人共度春宵的地方,而零根本懒得改动它的结构——卧室正中央摆着青铜铸造的大浴缸,这个香艳的设计是方便女主人在沐浴后一丝不挂走向大床的。此时此刻浴缸里飘满了泡沫,亚洲风情的美人正拿刷子猛刷自己的大腿,说起来这位也算是凸凹有致窈窕可人,但对待自己的架势就像是皮匠对待皮子,毫不怜香惜玉。

这大概要归于两个原因:首先她是个搞技术的死宅,其次在卖弄风情这件事上她豁出全身的劲儿也比不过酒德麻衣,不如改走豪放路线。

零并没有多看这位豪迈美人一眼,走到窗边的书桌前坐下,若有所思。

苏恩曦把自己洗干净擦干净了,裹上件丝绸浴袍,袅袅婷婷地绕着卧室走了一圈,在镜中360度打量自己,深感满意之后,大大咧咧地在沙发上坐下,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袋薯片来。

“麻衣呢?”零淡淡地问。

“去北极了,利维坦那事儿也得有人盯。”苏恩曦说,“俄罗斯这边的股市跌得很凶,我过来改改投资结构,顺带给你帮帮忙。”

“罗曼诺夫家族”能从欧洲调集如此巨量的现金进入俄罗斯,这位“黑金天鹅”才是幕后功臣,也是她指挥着这笔钱在俄罗斯的各个市场杀进杀出。至于零,应该说是一个吉祥物。

“我的事我自己能做好,”零说,“你是首席助理,你出主意,我执行就好了。”

“首席助理?”苏恩曦从鼻孔里哼出两道气来,“我就是个老妈子,给你们两位大小姐搭桥铺路提供经费的!在老板心里,还是你这个特别助理更宝贝,最小最可爱的嘛!”

“对他来说谁都重要,谁也都不重要。”

“回来不过是一个半小时的车程,你们居然花了四个半小时,手拉手逛街去了么?”苏恩曦跳到零的椅子背后,张开胳膊把她和椅子一起抱紧,“我说你还记得你这趟的任务是什么吧?”

“送路明非去终点。”零缓缓地说。

“没错,是个快递的活儿,他是你的货物。你只负责把他送过去,至于送到之后会怎么样,不关你的事。”苏恩曦顿了顿,歪着脑袋看零,“你会心软么?”

“你给我安了窃听器!”零的眼神骤然犀利,像个炸毛的小动物。

“好好好,是我错,我道歉。”苏恩曦赶紧举手投降,“我不该偷听你们说话,可你俩只是看看风景聊聊闲天,又没在街头激吻,犯不着杀我灭口吧?”

她从零的领口解下那个海狸鼠毛做的小狐狸,向她晃了晃,远远地丢了出去,“真就这一个,骗你是小狗。”

通过这个小狐狸她听到了零和路明非在小街上的对话,零说诺诺是个会心软的人,苏恩曦的问题其实是顺着那句话问的。零敏锐地猜到了苏恩曦给自己装了窃听器。

“你会心软么?”静了好一会儿,苏恩曦又问,“就像陈墨瞳那样。”

“不会,我是老板的人,老板叫我做什么,我就一定要做到。”零缓缓地说。

“我是个杀手,我莫得感情!”苏恩曦又是一把搂住零,嘻嘻哈哈。

可零不笑,她直直地盯着苏恩曦的胳膊,苏恩曦的胳膊上有明显的擦痕。黑金天鹅虽然是个大大咧咧的人,但按照她自己的话说她是个“文职干部”,并不参与打打杀杀,而这种伤痕看起来是在树林里奔跑时无意中磕碰到造成的。

零抓住了苏恩曦的另一只胳膊,不容她挣扎。苏恩曦的另一侧胳膊上也有类似的擦痕,时值秋天,莫斯科已经很冷,出于什么原因苏恩曦会在一片密林中狂奔,还露着胳膊?

“来之前你去哪里了?”零冷冷地问。

苏恩曦不笑了,从零的手中抽回了胳膊,走到沙发旁坐下,为自己点燃了一支细长的烟。她其实很少抽烟,而她一旦抽起烟来就像是变了个人,有些黑暗有些妖娆,还有些厌世的冷。

零站在沙发前,距离她两步左右的地方,像是个孩子在等大人的训示,可又有种她随时会抽出一把刀扑上来的感觉。

“瓦图京陆军大将死了。”苏恩曦喷出一口烟雾,“可别想错了,不是我杀的他,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在你离开那间木屋的十五分钟后,他被俄国人处决了。”

零野兽般突前,一把抓住苏恩曦的手腕,力量之大,苏恩曦觉得腕骨就快骨折了。但她还是强忍着痛楚静静地看着零,以这种眼神告诉零,那不是什么玩笑话,是冷冰冰的事实。

看到苏恩曦身上的伤痕时,她委实怀疑过苏恩曦跟着她们去了瓦图京的住处,那里恰好是一片茂密的白桦林。虽然是文职干部,但是“黑金天鹅“办起事来也是个狠角色,零不愿用在瓦图京身上的手段,苏恩曦却没什么可犹豫的,她跟瓦图京也没私交。

可真相居然是瓦图京被处决了,苏恩曦是不屑于就这种事撒谎的,如果真是她杀了瓦图京,零提着刀站在她面前她都会承认。

“我跟着你们去了瓦图京的住处,他被监视居住的那个区域算是军事禁区,我只能停车在禁区外。你们离开后不久我就听到了枪声,为了抄近路我翻过一个坡跑过去的,我赶到的时候,处刑已经结束了,那帮人正用火焰喷射器在焚烧现场。”苏恩曦说,“想用森林火灾的说法来掩盖吧。”

零松开苏恩曦,缓缓地后退,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眼中一片空白。

“所以不必再揣着什么心事了,他知道自己会被处决,所以才赶你走。有人猜到了你会去找他,你们之间的每句话都被监听。”苏恩曦说。

“你杀了他们么?”零问。

“什么?”苏恩曦没明白。

“那些行刑的人,你杀了他们么?”零还是没什么表情,可她身上透出可怕的气息,像是一位迫不及待想要绞死叛国者的女王。

利维坦之歌(12)

“杀了那些人有用么?那些只是动手的人,是工具而已。有人杀了你的朋友,你折断他的武器,这只是泄愤而已。”

静了很久,零微微点头,那股可怕的气息略微平复。

“当然,我也没让他们好过。我把他们都抓了起来,分头审讯。有人不回答,我就打断他一根骨头,答案不一致,各每人打断一根骨头。从博弈学上说,这样一定能问出真相。”苏恩曦说,“所以你们夜游莫斯科的时候,我正在干骨科医生的活儿。”

零摇摇头,“你问不出什么的,幕后的人藏得很深,瓦图京觉得我们根本无法跟那些人为敌,所以才不愿意告诉我真相。”

“没错,刑讯逼供的结果是,处决瓦图京是一个特殊部门下达的命令。这帮人就是一帮俄罗斯特战队员而已,他们奉命盯住瓦图京,必要的时候有权处决他。”苏恩曦说,“幕后的人借军人的手除掉了瓦图京,他们的势力渗透到俄国人的军队和政府内部去了。”

两个女人默默地对坐,直到苏恩曦把那支烟抽完,零都没发出任何声音。

“关于那座研究所,你在里面住了那么多年,可就只有那么点儿印象?”苏恩曦问。

“我现在不想谈这件事。”零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不用去那儿看了,烧得什么都不剩了。遗体我帮你收拾好送去火葬场了,墓地也买好了,下葬之后我会给你个地址,要吊唁的话就去那里。”苏恩曦又点燃一根烟。她的执行效率素来都很高。

“我是要去楼顶吹吹风。”零把双手抄进口袋里,从她进卧室到现在,大衣都没脱。 她忽然僵住了,静静地站了片刻,从口袋里抽出了一张字条。因为一直戴着手套,即使在深夜里散步,她都没有把手伸进口袋里。

她默默地读着那张字条,按说那张小字条上已经写不下多少字,可她读了很久很久。苏恩曦觉得有什么不对了,凑过来跟她一起看。

“其实我知道你是谁,我在那些档案里看过你的照片,你是她们中唯一不笑的女孩。去做你觉得对的事吧。”字条写得很潦草,反过来的另一面上,是某个人的名字和地址。

***

路明非脱下自己的猎装外套挂在衣架上,卸下藏在猎装里的武器,包括袖管中的短弧刀和口袋里的备用弹匣,他如今也是走到哪里都带着家伙的男人了。

那支备用弹匣被掏出来的时候,带出了一张白色的纸条,路明非疑惑地打开纸条,上面是潦草的手书,蹩脚的中国字,“世界上不能被辜负的,除了国家,还有一直陪你的女人。”

思来想去,唯一的可能是瓦图京在把外套丢给他的时候把这张字条塞进了他的口袋。

塞纸条这种事实在不像是瓦图京的风格,有什么话不能开诚布公地说?意思也看不太懂,“一直陪你的女人”,难道是说零么?老爷子大概误会了他跟零之间的关系。

路明非躺在床上,对着那张纸条发了会儿呆,困意涌起,睡着了。

***

伊丽莎白宫的楼顶是个大理石浮雕的阁楼,周围是一圈雕花铁栏杆,零趴在栏杆上,眺望着夜色中的莫斯科。星星点点的灯火,向着遥远的地平线绵延开去。

风很大,她已经在这里看了很久,动都不动一下。脚步声从背后传来,苏恩曦在睡袍外披了一件长及脚面的貂皮大氅,把长发在头顶盘起,踩着高跟拖鞋上来了,跟19世纪的贵妇似的。

“我是个杀手,我莫得感情。”她把一杯热巧克力递到零手里,和她并肩趴在栏杆上眺望,“要真能那样,你应该会开心很多吧。”

她搂了搂零,让她把头靠在自己肩上。




龙族粉丝QQ群:231584208 龙族粉丝③群

上一篇:第95章 利维坦之歌(10)

下一篇:第97章 但为君故(1)

  • 评论列表: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3 09:54:39  回复该评论
  • 第一?
      •  江南旗下打工仔
         发布于 2018-11-24 18:38:28  回复该评论
      • 出错了
          •  江南旗下打工仔
             发布于 2018-11-24 18:39:06  回复该评论
          • 瓦图京知道路鸣泽和路明非之间的关系
              •  江南旗下打工仔
                 发布于 2018-11-24 18:43:04  回复该评论
              • 路鸣泽(路明非)是龙,
                龙不止有“茧化”这种重生方式,还有“转生”
                路鸣泽转生成了一个孤儿
                送到黑天鹅港后人格分裂
                路明非人格可以说是源稚女
                路鸣泽可以说是风间琉璃
                这是我最后一次剧透,谢谢大家的支持
                ps.零的地位高于路鸣泽
                那次在黑天鹅港的重生是“龙血洗礼”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3 10:04:24  回复该评论
  • 近日,日本空中自卫队在岐阜基地举行了航空开放日活动。在活动中,大量的现役战斗机进行了飞行表演,日本最先进的F15和F2战斗机和T4教练机也竞相展示了自己的风采。
    本次航空开放日,吸引了大量的观众前来参观,他们前来的主要目的并不是来看飞行表演的,说句实话,无论是F15J还是F2战斗机在国际上都已经落后。大量观众前来是为了再看一眼他们的“心神”五代验证机。因为日本已经宣布在本次航空开放日之后,“心神”将会被拆解,结束自己失败的一生,日本的五代机也将正式走上寻求外来技术的道路,将与美国合作研发一款五代隐身战机。
    心神最成功的飞行出现在一个军盲的小说里,写的还挺吊的,和一龙王打的有来有往。
    拆卸现场大家情绪都很稳定,甚至有龙族读者笑出了声。
    心神生前好歹是一架体面飞姬,大家看到评论别急着走,吐口痰再走也不迟。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3 10:15:25  回复该评论
      • 一开始就感觉是吹牛,飞机可以躲导弹?当然,科技使一切都有可能,但感觉日本当时说心神是吹牛!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5 20:15:42  回复该评论
      • 在龙族里的时间可不是2018。更新换代很正常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3 10:05:37  回复该评论
  • Sakura一定要好好珍惜零啊,作为路零党,赶紧来水一下,我之前写的关于绘梨衣和零的区别和相似之处也希望大家看一下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3 10:20:28  回复该评论
  • 零在第二次契约后不是蜕变了么?跟原来差距那么大,他看档案里的照片怎么能认得出来???
  •  昂热
     发布于 2018-11-23 12:15:36  回复该评论
  • 刘瑞,你咋还不让我上,在不让我上,老子就快挺尸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3 12:33:24  回复该评论
  • 纵观龙一到现在,明非每次的暴走,都有身边一个生命的消逝。
    明非在孤独的路上越走越远,于是他越来越像一个怪物。
    接下来,有去死的价值的,可能只有诺诺,还有一个不清楚和路明非到底是什么关系的蕾娜塔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3 12:34:51  回复该评论
  • 首先梳理一下:零号是路鸣泽最初使用的名字,后来给了雷娜塔,然后路鸣泽的代号就是老板了,俄罗斯小妞成了零,也就是三无、皇女等多个外号。
    三无:这是龙1里面长腿妞的调侃好么,龙1气氛很好所以经常说骚话。而且奶妈三人组(麻衣、苏恩曦、零)这个设定大家应该懂吧(不懂建议重看龙族,否则完全失去逻辑)只有这三个人和老板有联系,也只有她们三个人才会组成团体执行任务,三无如果不是零那有什么逻辑? 凭空出现三无这个人来和长腿和薯片还有老板联系? 这真是尴尬了 这么简单的逻辑 加上奶妈三人组的设定 对号入座真的很轻松好吧。
    至于君焰和镜瞳,别在说什么君焰稀有言灵了好吧,零的血统是老板路鸣泽亲自给她升级了的 复制一个君焰很难?
    最后调侃一下,我发帖是因为看到很多高中生还在纠结这个问题我真的佩服,你们纠结加图索的背景,芬格尔的背景,奥丁和楚子航我都觉得正常,你给我整个三无?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3 12:36:15  回复该评论
  • 瓦图京认出来路明非是零号。。。然后一直陪你的女人。。。细思恐极。。。
      •  路人甲
         发布于 2018-11-23 13:04:34  回复该评论
      • 认出来了? 不可能吧. 零号那时不是穿着拘束衣在单间里嘛. 而且. 性格完全不一样了 零还能用“唯一一个不笑的女孩”来推测 . 零号就 ..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3 12:36:36  回复该评论
  • 今天的章节。
    第一,撸猫不想停,老贼怕不是把他自己的兴趣带进去了?
    第二,给零的字条,会不会是那个变态博士?反正龙三里说他死了我是不信的。
      •  赫尔佐格
         发布于 2018-11-23 13:06:21  回复该评论
      • 我死了你还不信? 我都被老板设套弄的渣都不剩了 . 你还以为我活着? 想让我再死一次呗? 你 莫得感情
  •  楚子航
     发布于 2018-11-23 14:17:53  回复该评论
  • 我就问问我暴走怎么回事?还有我怎么变成奥丁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3 14:34:34  回复该评论
  • 路明非又睡着了,下一章可能老板登场,老板每次登场都是路明非失去意识的时候!!!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3 15:41:41  回复该评论
  • 今天是不是复制粘贴多了,怎么还有利维坦之歌(12)的
  •  老板
     发布于 2018-11-23 18:24:47  回复该评论
  • 我的小妞,只要你对我仍然有用,那么约定依然奏效,我们把背后放心的交给对方,不出卖彼此不彼此背叛,直到死亡的尽头。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3 22:32:32  回复该评论
  • 零说我们是“伙伴”的时候,忽然就想到灰原哀了。零和路明非,成为伙伴为了去往最后的王座;灰原哀和柯南,成为伙伴为了抗衡黑衣组织;因为共同的利益,他们可以毫不犹豫地相信彼此,即使是在最绝望的时刻。可是如果有一天路明非去到了终点,柯南变回了新一,他们革命般的情谊就会变成了形同陌路。
    灰原是喜欢柯南的,不难看出,零对明非也是别有情愫的。但是过于相似的品性往往会让这样的感情无疾而终。
    但我还是心疼灰原,心疼零,她们都经历了人生的至暗时刻孤独绝望,可是给了她们光亮的人却心有所属。
    我会想,如果先出现在路明非生命里的,不是踏风而来的女王诺诺而是舞会上翩翩起舞的公主零,是不是结局会完全不同了呢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7 10:52:48  回复该评论
      • 零早就出现在他的生命里了,在黑天鹅港的时候...只不过他忘了
        零应该从一开始就只能在他身边 无法在他心里
        曾经有高中的女神,但最后也只有诺诺...
        还是没有零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4 18:46:07  回复该评论
  • 零不记得也就算了,当初是零号亲自背着雷娜塔走出黑天鹅港的,老板自己也不记得了吗,还是说老板并没有完全信任三个手下?或者零号跟老板这两个身份有着微妙的差别?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5 05:01:43  回复该评论
      • 记得零的是老板(零号精神分裂的主人格-路鸣泽),路明非只是零号分裂出的另一个次人格罢了。路鸣泽知道零号和路明非的事情,但次人格没有那么多的记忆的,所以不知道并不奇怪!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5 05:05:19  回复该评论
          • 嗯,零号脑子被做了手术!所以出了点小毛病吧,可能...!
  •  宝儿姐
     发布于 2018-11-24 19:28:58  回复该评论
  • 我是个杀手 我莫得感情 江南是看了一人之下吗哈哈哈哈哈哈
  •  奥丁
     发布于 2018-11-27 09:16:43  回复该评论
  • 我是谁,我在哪。我才是谜团的关键好吗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7 10:54:54  回复该评论
      • 不,想多了,你不是,你就是个炮灰
  •  龙族G孤独
     发布于 2019-01-12 21:42:03  回复该评论
  • 末尾的那瓶热巧克力让我想到了路明非和绘梨衣站在天台看东京的情节《龙族3中》。说到这里似乎心脏正在无形的流血。为活在我们心中的小怪兽默哀。
  •  龙族G孤独
     发布于 2019-01-12 21:52:21  回复该评论
  • 多少红颜爱傻逼,多少傻逼不珍惜。
    这句话说的一点不错。
    你喜欢的人不多,喜欢你的人也固然不多
    所以希望零不会死。
    我觉得我的人生和路明非一样
    孤独。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但为君故(119),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