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但为君故(3)

t7_933331115.jpg

YAMAL号的雪茄房里,恺撒端坐,凝视着墙上的电影海报。1942年,《卡萨布兰卡》的原版海报,陈旧泛黄,今天已经能算是一件收藏品了,却被遗忘在这里,无人问津。

这艘船还是北冰洋上最大的赌船时,爱抽雪茄的赌客们很喜欢聚集在这里,抽抽雪茄,看看老电影。如今格局依旧,只是落满灰尘。

恺撒来这里并不是为了抽支雪茄享受独处,他释放了“镰鼬”,倾听着来自上层船舱的动静。

这个言灵很适合用来窃听,即使敏锐如阿巴斯,也难以觉察到隔墙有耳。

恺撒本不该怀疑阿巴斯,他和那个男人算是朋友,尽管也有相互较劲的时候。他们有很多共同的回忆,如果最后证明阿巴斯真的不存在,那连恺撒都会觉得人生有点虚幻。

回想伊斯坦布尔的那个雨夜,他也是这样放松地坐着,一再地举起盛满茴香酒的酒杯,而对面那个男人笑一笑就一饮而尽,每个笑容都历历在目。是说那个温暖的雨夜其实并不存在?还是说那天夜里他只是对着空气举杯,对面的座椅上也像此刻这样空空如也?

可恺撒也不得不承认阿巴斯身上是有疑点的,他没有家庭也没什么朋友,他的过去无法考证,而他又是那么地勇敢、坚定和自律,连中世纪骑士小说中的男主角都没有他那么完美。

人类真的可能那么完美么?连恺撒也不敢说自己完美,他会有骄傲的一面、任性的一面、浮华的一面……但阿巴斯是任谁都挑不出错的,他安静下来的时候像个与世无争的僧侣,行动起来就像出鞘的利刃,绝不向任何邪恶妥协。他还无欲无求,对漂亮姑娘都没有流露过兴趣。

恺撒甚至觉得把他送去梵蒂冈呆几年他一定能选上教皇,由他来代行上帝的意志,恐怕连上帝也只有说,“你办事我放心。”

让恺撒意外的是施耐德也存有同样的怀疑,在阿伯丁两个人有过一场短暂的交谈,施耐德希望恺撒能时时刻刻地盯住阿巴斯,并且不能让阿巴斯觉察。

“也许有些时候,整个世界都错了,对的是一个疯子。”施耐德是这么说的。

所以恺撒才会尾随阿巴斯离开图书馆,他始终在阿巴斯的下一层船舱,跟着阿巴斯的脚步声移动。

冰风暴忽然袭来,尽管EVA也说这种大气现象在北极东风带中不算罕见,可总是让人有点不详的预感。此刻从吸烟室的窗户看出去,外面简直就是冰雪构成的地狱。船上的供电系统可能有点老化了,即使带走了那瓶最贵的伏特加,大副也还是没有修好它。这种时候除了各守岗位的水手,大部分人都聚集在图书馆里,人多的地方感觉安全,这是人类的本性。但阿巴斯却离开了图书馆,独自在YAMAL号上游荡。他漫步过赌场大厅,在厨房稍作停留,穿过健身房,再去往那间奢华的圆形舞厅,那里跟恺撒所处的雪茄房一样,除了满地轻尘,什么都没有。

完全无法搞清楚阿巴斯的目的地,感觉他根本就没有目的地。他的行为模式就像一个幽灵,一个多年之前死在这条船上的幽灵,一直在寻找返回自己船舱的路。

不只是今天,阿巴斯一直在做这件奇怪的事,夜深人静的时候——尽管北极圈里并没有绝对的昼夜之分,但船上还是会有时钟,方便大家按时作息——鬼魅般地出没于YAMAL号不同的船舱。

这种行为模式很像猫。曾有人给一座小镇上的所有家猫挂上定位器,惊讶地发现几乎所有能自由行动的家猫——它们的主人会在墙壁上特意留供它们出入的小门——都会在深夜里悄无声息地离开住处,在镇子周围漫步上好几个小时,巡视它们自定义的庞大领地。一个萌软可爱的小猫甚至会每晚走上30英里,去附近山顶上的某棵树上蹭蹭,留下自己气味,宣布自己才是这里的主人。

但阿巴斯显然不是家猫,那是整个卡塞尔学院公认为猛虎的男人,他半夜不睡四处游荡是为什么?

恺撒最初怀疑他是想记住船上的地形,如果你确定会在某个战场上和敌人决战,那么提前记住地形的每个细节是至关重要的。而这艘船有多达数百个船舱,地形复杂得像是迷宫。

可是再一想还是不对,阿巴斯从来不去那些有人的船舱,比如轮机舱和核反应舱,这些舱可远比他经常游荡的赌场和客房区重要。

而且舱位分布图就挂在雷巴尔科的船长室里,阿巴斯只需去找雷巴尔科的时候偷偷拍张照就行了,根本不必用自己的脚掌丈量船上的每一寸空间。

今天也是这样,直到进入某间舱室之后他才停止了游荡。那间舱室就在恺撒的正上方,恺撒在吸烟室里坐了足足半小时,脚步声再也没有响起过,但毫无疑问阿巴斯滞留在那间船舱里,因为一直都能听到他强有力的心跳声。

焦躁渐渐地累积,累积到恺撒忍不下去的时候,他起身离开吸烟室,无声但迅疾地来到上一层船舱。阿巴斯的心跳声从走廊尽头传来,那里有一扇沉重的舱门。

恺撒握了握插在腰后刀鞘中的“狄克推多”,缓步上前,猛地推开那扇门。

恺撒愣住了,舱门背后是一间面积巨大的阳光厅,有着弧形的玻璃穹顶,原本可能是供客人们喝下午茶用的,如今座椅都被撤空,只剩下米白色的大理石地板。尽管正航行在冰风暴里,阳光厅中的亮度仍然远高于大多数船舱,甚至有点晃眼的感觉。

看到恺撒进来的时候阿巴斯的眼神有点惊慌,倒不是别的,而是他手里那袋奶酪球没地方藏。这家伙居然独自坐在阳光厅的地板上,头戴耳机听歌,往嘴里一颗一颗地丢奶酪球——一种奶酪混合面包糠炸出来的小零食。

两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干瞪眼。

“我可以来点么?”恺撒说。

他其实不太吃奶酪球这种“廉价的小食品”,但总不能一直干瞪眼下去,得有个人先破局。

阿巴斯愣了一下,把耳机摘下来挂在脖子上。

“奶酪球,我可以来点么?”恺撒只好走上前去,重复了一遍。

阿巴斯没理由拒绝,只好把剩下的半袋奶酪球都递给了恺撒。恺撒在他身边席地而坐,摸出一个奶酪球望空抛出然后用嘴接住,周围的地板上散落着几颗奶酪球,想必在他进来之前阿巴斯也是这么吃的。

一个血统评级A+的混血种,甚至可以凭预判躲开子弹,却会接不住奶酪球,可以想见这家伙在独处的时候有多松懈。

恺撒忽然有点明白这家伙幽灵般的行为方式了,他根本就是在瞎溜达。

他戴着耳机,听着音乐,那副耳机是高保真的不会漏音,恺撒又不敢靠得太近,释放“镰鼬”也听不到。这就解释了他为什么总是会经过厨房,他听音乐的时候还喜欢吃零食。

由此推论这家伙以往冥想的时候,坐垫后面可能也藏着奶酪球或者橡皮软糖。

两个嚼着奶酪球的男人并肩盘膝而坐,望着窗外,风雪呼啸如地狱,偶尔还有旋风卷着雪片而过,像是雪龙夭矫地飞舞。

“在听什么歌?”恺撒问。

阿巴斯摘下耳机递给他。

歌者的声音略有些沙哑,但歌声空灵飘渺,像是风吹过原野。恺撒对流行乐也有些了解,但这个歌手的作品他没听过,而且听不懂,歌手用的是某种很小众的语言。

“一个用盖尔语创作的独立音乐人,他的专辑卖得不怎么样。”阿巴斯看出了恺撒的疑惑。

“唱的什么?”

“亲爱的流浪人,你若到了斯巴达,告诉我那亲爱的妻子,如果她还在等我。告诉她我们战死在这里,还带着她给我的情书。亲爱的流浪人,你若到了斯巴达,告诉我那亲爱的妻子,如果她已不再等我。告诉她我快乐地去了远方,丢掉了她给我的情书。”阿巴斯帮恺撒译成英文。这首歌真的就这两句词,来来回回地唱。

“像是写在什么慰灵碑上的词。”

“是用一个斯巴达战士的口吻写的。流浪的巫师路过温泉关,在那里遇到了已经风化的骷髅。巫师把他从尸骨堆里召唤起来,他对巫师唱了这首歌。”

“你这种人居然会听歌。”

“小时候孤儿院里有个小乐队,我在里面是鼓手,那时候我的偶像是林戈·斯塔尔。”

“披头士乐队的鼓手?一般人都会喜欢约翰·列侬。”

“我其实不会唱歌,乐器玩得也不好,想加入乐队就只能打鼓,就像林戈·斯塔尔。”

“我以前也组过一个乐队,后来解散了。”

“听说过,除了你都是女孩子,后来还因为你闹掰了。”

“这你都知道?”恺撒有些尴尬。

那个电音乐队是学生会舞蹈团的前身,如阿巴斯所说,除了恺撒其他都是女孩子。

恺撒让她们都穿上复古的白裙,营造出弥撒音乐的宗教感,可到了高潮段落女孩们会从长裙里翻出藏好的电音乐器,狂歌劲舞起来,根本就是一群混世的小魔头。

恺撒带着她们去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演出,也曾在巴黎街头演出,读着乐评家骂他们亵渎音乐殿堂的评论笑得满地打滚。

后来闹掰的原因也如阿巴斯所说,后宫分赃不均,搞不定陛下的归属,跳舞最棒的女孩、唱歌最棒的女孩、长得最漂亮的女孩都觉得自己理所当然地应该是恺撒的女朋友。

吹长笛的那个后来去了茱莉亚音乐学院深造,如今已经是经常登上杂志封面的年轻艺术家了,上个月还给恺撒寄来她个人演奏会的门票,恺撒只是回寄了一张贺卡,贺卡里夹了他跟诺诺的合影。

他不是当初那个叛逆的男孩了,即使去听那个女孩的演奏,他也会选择在无人注意的角落里默默地听完,不会上台送花,甚至不会打招呼。

“其实我想加入那个乐队,只是想跟大家在一起玩点什么。”阿巴斯说,“不然我就只有一个人呆着,有点孤单。”

“你会是那种害怕孤单的人么?”恺撒揶揄。

阿巴斯怎么会害怕孤单呢?他是武士,是丛林中的猛虎,对于这种人来说,孤单是他们引以为傲的气息。

“习惯了而已。”阿巴斯笑笑。

恺撒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习惯于孤单的人未必喜欢孤单,就像总是喧闹的人也未必那么喜欢喧闹,恺撒是喧闹的人而阿巴斯是孤单的人,但这也许都不是他们的本意。




龙族粉丝QQ群:231584208 龙族粉丝③群

上一篇:第98章 但为君故(2)

下一篇: 第100章 但为君故(4)

  • 评论列表: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30 09:44:03  回复该评论
  • 恺撒啊,不能心慈手软,现快下手,在一切迈向毁灭前,必须灭了阿巴斯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30 09:48:16  回复该评论
  • 那些到现在看了五部龙族还在说三五和零不是一个人的,真的有带上一点脑子看书吗?我觉得小白文挺适合你们的。你自己逻辑沙雕也行就别发帖子出来丢人了好吗?不好意思我这样的暴躁老弟就是看见一个喷一个,不服来干。
  •  阿巴斯
     发布于 2018-11-30 09:48:21  回复该评论
  • 听完歌你就要睡觉了 凯撒的 来闭眼. 3 2 1 你是一直漂亮的竹鼠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30 09:54:52  回复该评论
      • 敢动恺撒,不怕加图索家族,不怕楚子航丶路明非?嫌命太长?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30 09:48:40  回复该评论
  • 看第98章时,我感觉气氛突然苏维埃起来。毛子气息自【龙族III · 黑月之潮】上和【龙族IV · 奥丁之渊】后再一次出现。江南在第98章时表明了自己对俄罗斯民族的认知:以核动力为能源的大脑和以伏特加为生命之源。不得不说,我很喜欢俄罗斯民族,豪放的性格、大条的神经和高超的技术无一不让我佩服。
    话题扯回来,本章埋下了很多伏笔。比如说EVA的失联和突如其来的低温风暴。
    首先说一说风暴,以【龙族】的思路来看,这无疑是一个龙王,而且是给施耐德带来灾难的那位龙王。但是根据【龙族】目前提供的情报,似乎只有海洋与水之王符合该形象。可这样又有一个问题,假设凯撒一行目前遭遇到的是海洋与水之王,同时在北冰洋附近有奥丁和阿瓦隆,那么这两位龙王之间为什么不开战?是不是有共同目标?或者有交♂易?(滑稽)
    题外话:我猜奥丁本人是天空与风之王,虽然他们目前表现出的属性是水火不相容。四大龙王只有天空与风之王没有出现,而且奥丁的本人也没有出现过。这很难不让人把这两位联系到一起。进而推测,陈墨瞳被奥丁追杀的原因。自【奥丁之渊】后第二个奥丁面具佩戴者再也没出现过,是因为奥丁畏惧路明非...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30 09:55:45  回复该评论
      • EVA估计要倒向明妃那边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30 09:57:36  回复该评论
          • 我看出来了,明妃是属贾宝玉的,从诺诺丶零丶麻衣到小怪兽,估计母龙都喜欢
      •  耗子
         发布于 2018-11-30 18:53:38  回复该评论
      • 奥丁和阿瓦隆应该就是海洋与水之王的两个双生子而楚天骄应该是偷了一具棺材内的东西不喜勿喷
      •  路山彦
         发布于 2018-12-01 20:26:47  回复该评论
      • 天空与风之王出现过,在龙族前传哀悼之翼中出现了。他的人类名字叫李雾月,哥哥叫李元昊。当初要不是我开启封神之路挡了他一下,卡塞尔也来不及跟他打。
          •  卡塞尔
             发布于 2019-02-12 20:16:23  回复该评论
          • 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讲,明明是我卡塞尔伯爵做的事好吧
      •  楚子航
         发布于 2019-06-22 20:50:03  回复该评论
      • 我认为第一个奥丁面具是楚子航,用君焰把庞贝弟弟烧成碳,第二个奥丁面具应该是楚子航老爹,因为他与校长言灵同样是时间零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30 09:49:09  回复该评论
  • 阿巴斯就是奥丁,孤独的太久了就来代替了楚子航的位置体验生活
      •  访客
         发布于 2018-12-10 22:29:01  回复该评论
      • 嗯嗯,小龙女当时不也大篇描写过孤独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30 09:49:58  回复该评论
  • 今天重新看龙族,在第一部,路明非开着布加迪威龙载着诺诺去山顶的路上,小魔鬼送给路明非一个烟花的作弊码,然后说"我不会祝福你好运,因为你和她不会有好结果 "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30 10:11:59  回复该评论
      • 龙族二里,昂热说,2012年之前,四大君王都会苏醒,明非是09年入学,,,所以,,,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30 10:03:37  回复该评论
  • 阿巴斯有没有可能是极地和零一起逃出来的那个男孩儿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30 10:15:44  回复该评论
      • 那个人是路鸣泽(路明非)啊
          •  零号
             发布于 2018-11-30 10:54:14  回复该评论
          • 那你把我放哪去,
            你没看外传吧
            路鸣泽不等于路明非
            一个是龙王的精神
            一个是龙王的肉体
            其实我是猜的(滑稽)
              •  楚天骄
                 发布于 2018-12-01 12:34:50  回复该评论
              • 路鸣泽是白王,他说过他最想杀的是黑王。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30 10:11:52  回复该评论
  • 跷着脚吃着卤大肠的豆公又水了一篇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30 11:11:00  回复该评论
  • 江南可以转业卖刀片,各式各样都有,而且货源充足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30 14:26:42  回复该评论
  • 让我开一下脑洞。阿巴斯有没有可能是鸣泽的那两只宠物猫的一只?
    龙三中开头有一段苏恩曦去日本什么地方买下了一栋府邸,然后有两只猫出现,说是路鸣泽的宠物,而且这两只猫显然不一般,并没有其他猫的健忘记忆。今天这章又暗示阿巴斯行为像只猫,所以可能吗?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30 16:56:33  回复该评论
  • 阿巴斯的性格好像卡二,莫名的喜欢,但江南肯定不会给好结局,阿巴斯和师兄只能有一个是真实的,师兄有明妃罩着……莫名的心疼阿巴斯,不说了先给江南老贼准备刀片……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30 20:21:17  回复该评论
  • 龙四开头楚子航给她妈妈发的邮件因为电磁干扰没有出北极圈,一直在北极圈上空穿梭。所以江南打算什么时候让它被接收?被谁接收到呢?
      •  读者
         发布于 2018-12-02 21:46:22  回复该评论
      • 他可能已经把这个坑忘掉了,或者他根本没想过这是个坑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30 20:22:16  回复该评论
  • 明妃面对危急关头总会有小魔鬼出现力挽狂澜,说是每次会付出四分之一生命的代价,但是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小魔鬼救了他四次,前三次姑且算是明妃还有机会,可第四次面对奥丁时明妃燃烧了最后的四分之一血量,结果因为一些不知名原因未啊被收取性命,这本来就很可疑! 路明非现在就是个残血,但他依旧活蹦乱跳,身体机能(战斗力)甚至增强了,强行解释难道是回光返照?反观小魔鬼,每次出现都变得比以前虚弱,最近一次甚至身受重伤,不得不让我们怀疑拿命换取力量的是小魔鬼本尊啊 铁子们!!!
    所以我猜想消耗掉的生命可能是小魔鬼本人的,小魔鬼死去之日就是明妃得知真相暴怒变身黑王之时 orz
    我觉得是真相了,大家怎么看?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30 21:09:42  回复该评论
  • 这章终于看出了点江南巴巴的风格了,继续
  •  你爹
     发布于 2018-11-30 21:39:07  回复该评论
  • 我猜测:阿巴斯应该是海洋与水之王的胞胎之一,而那只“鲸”应该也是胞胎之一,他俩最终应该会合为一体。如果节奏快的话龙族最后几个Boss都会一一出现,如果慢的话这一部应该就是打海洋与水之王了。
  •  长风破浪
     发布于 2018-11-30 21:43:13  回复该评论
  • 奥丁应该是已经合体了的天空与风之王,否则无法解释他现在所拥有的强大力量。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30 22:50:38  回复该评论
  • 老贼塑造人物真的很不错,他的每一个人物身上都有闪光点,像阿巴斯,像兰斯洛特,其实感觉他们以后可能会炮灰,但是他们真的是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老贼的文笔不是吹的,而且也不算很水,可能对于有的人来说,剧情没有进展就是水了吧
  •  访客
     发布于 2018-12-01 00:37:44  回复该评论
  • “你办事,我放心”……
    江南是真不怕被河蟹掉么……
  •  访客
     发布于 2018-12-01 01:15:01  回复该评论
  • 阿巴斯是楚子航他爹,悼亡者的归来,楚子航早就回归了,如果悼王者是楚子航的话,这部标题可以说是名不符实。我更倾向于悼亡者是楚子航他爹,而且阿巴斯也表现了父亲的潜质,这几张也和我印象的楚子航他爹毫不违和。
      •  读者
         发布于 2018-12-02 21:50:25  回复该评论
      • 悼亡者可能是楚天骄,但但阿巴斯不可能是啊。
      •  访客
         发布于 2018-12-10 22:33:11  回复该评论
      • 楚天娇现在不是在学院吗 失去意识了
      •  天国防线
         发布于 2019-02-07 11:39:49  回复该评论
      • 原谅我的激动,卧槽!你这么一说,我那么一想,感觉一切都还很有道理的样子!!!?
  •  楚天骄
     发布于 2018-12-01 12:27:49  回复该评论
  • 我一直怀疑诺诺的身份,我觉的诺诺是天空与风之王。为什么变成奥丁的楚子航要杀她。还有诺诺的言灵到底是什么,诺诺有言灵只是没登记。
  •  访客
     发布于 2018-12-01 23:01:58  回复该评论
  • 我也觉得阿巴斯是师兄的爸爸,因为那首歌,不正式写给苏小妍的吗?
  •  白桦林
     发布于 2018-12-02 05:21:49  回复该评论
  • 这首歌背后的故事,真像一个游戏里面的小彩蛋。故事里有个好男人、
  •  读者
     发布于 2018-12-02 22:02:30  回复该评论
  • 话说楚子航的行李还留在这条船上吗,在的吧,既然船长没有丢失记忆,船员也没有,就是说这条船该是不受影响的,那师兄的东西一定有留在船上。
    那阿巴斯在船上四处游荡是在干什么呢?
    身处尼伯龙根附近,半夜做猫,甚至听着音乐在阳光厅里抛着吃奶酪球?
    他不是非常自律的人吗,被放在梵蒂冈都能做教皇,可以被上帝信任办事的吗?
    连凯撒都看出来他极其放松,这到底是真的在享受片刻宁静,还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既然阿巴斯可能不是人了,那他不可能没有察觉凯撒在干什么了,这是不是解释了他最后为什么停在了阳光厅呢?
    阿巴斯,你,想怎样......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31 10:40:31  回复该评论
  • 难道没人关心那首爱尔兰盖尔语的歌是什么吗......网上找不到啊...是不是被强行改了因果线.....难道我是唯一看到那段歌词的人..!
  •  访客
     发布于 2019-02-06 18:55:11  回复该评论
  • 有漏洞啊,不是说阿巴斯和凯撒关系不是很好么,但是既然阿巴斯这么优秀,还能跟凯撒关系不好么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但为君故(119),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