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但为君故(6)

t7_933331115.jpg

数万吨的钢铁和数万吨的钢铁撞击,冰海被震动,巨大的裂纹向着四面八方飞速地伸展。

YAMAL号的龙骨像一张巨大的弓那样形变,然后反弹。龙骨的弹动带动了船身的形变,从船头到船尾的舷窗在瞬息间依次开裂,每个窗口都喷出雪沫般的玻璃碎片。

但它扛住了这轮冲击,芬格尔做了唯一正确的判断,用YAMAL号最坚硬的船艏去撞击对方最脆弱的船身中部。黑船如同被利刃从中截断,YAMAL号则是那柄霸刀,冲破了火焰和冰雪。

船上的每个人都间接地承受了这次冲击,舵机舱里的男人们有半数裤子脱落到膝盖,因为他们都想模仿雷巴尔科的操作。雷巴尔科解下了自己的腰带,把施耐德教授捆死在一个墙上的扶手上。这等于给施耐德临时找了一根安全带,这种程度的碰撞大约等于一辆60公里时速以上的车直接撞上电线杆,没有安全带也没有安全气囊的情况下,以施耐德的身体素质大概是难以幸免。当然不是每个人都来得及找到一个固定物把自己捆上去,所以撞上去的那一刻,至少有三四个裤子脱落的俄罗斯男人在舵机舱中飞行。

至于失去了腰带的雷巴尔科,反而保住了体面,前阿尔法部队特种兵的超级素质在此刻展现无遗,这个男人一手拎住裤腰,单臂拉住另一根扶手,愣是靠着臂力稳定住了自己。

豪气盖天的掌舵者芬格尔未能坚持到最后一刻,他其实也是紧紧地把着舵轮试图像雷巴尔科那样很帅地扛过冲击——这家伙虽然废物但即便在卡塞尔学院内部也没人质疑他的体魄,这大概要归功于他能从早吃到晚吃个不停的天赋——但冰面开裂后海水溅起接近十米高的狂浪,冰冷的海水扑进舵机舱,还裹着大群的北极虾,把这位刚刚力挽狂澜的英雄冲得没影了。

断成两截的黑船还在冰面上滑动,雷巴尔科已经第一时间冲到了控制台旁,迅速地检查起那些仪表来。

YAMAL号撞完还是完整的,但并不代表船没有损坏,苏联时代的设备素来以粗糙但坚固著称,但终究还是台精密的机械,某些内部结构的损坏足以让它彻底失去动力。

雷巴尔科的眼角猛地抽动了一下,某个仪表的指针突破安全上限进入了危险的红区,第三动力舱的压力值严重超标。

YAMAL号共有三个动力舱,第一和第二动力舱都是核动力舱,如果它们爆裂,后果会是恐怖的核泄漏,第三动力舱里安装了功率较小的柴油发动机,不存在核泄漏的危险,但它会爆炸……

“全船!准备迎接第二次冲击!”雷巴尔科大吼。

他还没吼完,YAMAL号再次剧震,震感甚至比撞击的那一下还要强烈。那些刚刚死里逃生裤子还没提上的俄罗斯汉子被震得口吐鲜血,全船的供电再度中断。

***

酒德麻衣亲眼目睹了第三动力舱的爆炸,那时候她正如一只伏虎那样蹲伏在YAMAL号的船舱顶层,后部甲板被冲天的烈焰撕碎,一台巨大的机械在火柱中腾空而起,直到差不多30米的高空才转而坠落,砸断了YAMAL号上那台巨大的龙门吊车。

正是安装在第三动力舱里的那台大型柴油机。

酒德麻衣接受过最高级别的忍者培训,可以牢牢地趴在墙壁上几个小时不动弹,撞击对她是小事。她没留在船舱里是担心船舱变形把自己挤死在里面了,此外就是某种警觉。

她当然也能猜到在冰风暴覆盖的范围之内他们跟外界的联络全部中断,接近北极的时候甚至最传统的罗盘都不管用,感觉就像是故事里女巫给骑士准备好的迷雾森林,骑士策马走进去,恐怖的东西就会整整齐齐地排着队来。

冰风暴、废弃的黑船……接下来还有什么?

当然她并不害怕,她见过太多的大世面,比这诡奇的比这壮丽的都有,如果真有位女巫或者神在幕后操纵这一切,她跟恺撒一样不介意跟它见个面。刀磨利了四处找你,你还送上门来,连路费都省了。

所以第三动力舱爆炸的时候她正抱着看热闹的心态,甚至有掏出手机拍下这一幕的想法,结果扭头就看见那台柴油机在火焰的推动下飞上天空,爆炸的冲击波之强,连她用于固定自己的那种“蝉附”的技巧都不管用了,她被狂风掀得飞起,眼看就要跟那台柴油机一样掉下去砸碎什么东西的同时砸碎自己。好在她几乎一直都随身带着射绳枪,她在狂风中转身,准确地射出了绳镖。冲击波过去之后,她轻盈地荡到了YAMAL号的天线上。

YAMAL号在冰海中剧烈地摇摆了很久,慢慢地恢复了稳定。第三动力舱的爆炸并未炸穿这艘巨舰的船底,经过两轮的考验之后,这艘船还是存活下来了。

冰风暴仍旧浩荡地扫过破碎的冰海,被撞成两截的黑船像是死去巨兽的两段尸骨那样静静地躺在冰面上,第三动力舱的火势在自动灭火系统的工作下开始减弱,看起来他们成功地避过了这场劫难。

然而酒德麻衣还是警惕地四顾,不知道为何,那种危机感并未消退,那种自己被邪恶的眼睛盯住的感觉。

她猛地扭头看向黑船的残骸,那种芒刺在背的感觉正是从那个方向传来的,那些黑洞洞的舷窗此刻看上去就是无数的眼睛!黑船的残骸像是已经死去的百眼巨人,一直瞪着无神的眼睛,盯着酒德麻衣。

不该有人能看到她的,她一直张开着“冥照”的领域,即使在光照很好的条件下旁人也只会觉得这里有团淡淡的黑气,何况这是在冰风暴中。

但那种感觉是那么地清晰,那些黑色的舷窗盯着她,酒德麻衣甚至能够感觉到它们在眨眼睛!

***

“结束了么?”阿巴斯直起身来。

他们算是这条船上最幸运的人,在冲击到来之前他们的运气爆发,冲进了YAMAL号上的儿童游乐场。恺撒扛着雪跳进了海洋球的池子,阿巴斯也跟着跳了进去。

这些柔软的小球接连救了他们两次,别人被震得吐血,他们却跟一家人逛游乐场似的,在海洋球的世界里颠来颠去。

“不,还没结束。”雪蹲在海洋球里面,巨大的瞳孔中仍然写满恐怖,“神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阿巴斯刚想安慰这个女孩几句,却注意到恺撒的脸色也有点奇怪。黑船出现的时候,恺撒都没有放弃自己“贵族就该说着笑话面对死亡”的风格,但此刻他的眼神凌厉,眼角的线条紧绷。阿巴斯见过恺撒的这个状态,这是他面对强敌时的状态。

“不,还没有结束。”恺撒低声说,“很多,大群。”

阿巴斯忽然也安静下来,静得像个木偶。恺撒拔出腰后的狄克推多丢给他,阿巴斯一把接过。阿巴斯的近战武器是一对波斯风格的弯刀,并不适合随身携带,而恺撒手中还有沙漠之鹰。

他原本就防备着阿巴斯,所以在船上行动也全副武装。

木偶般的安静是阿巴斯的迎敌状态,但他随时可以发出猛虎般的进击。

阿巴斯绝对相信恺撒的判断,因为恺撒的言灵是“镰鼬”,恺撒如此笃定是因为他听到了什么。

“心跳声,巨大的心脏,在我们周围,很多,大群。”恺撒轻声说。

“多大?”

“鲸鱼那么大的心脏吧,但是长着鳞片,我听见鳞片刮擦钢铁的声音。”

***

青黑色的巨蛇从黑色的舷窗里游了出来,不是一条,而是几十条上百条,远远地看去就像是黑色的土块里钻出了成群的青色虫子。

它们游动归游动,那些赤金色的蛇瞳却一刻不停地盯着酒德麻衣,显然知道这里有个活的东西,而且是个强大的敌人,令它们不得不全神贯注。

酒德麻衣从来没见过那么大的蛇,长度超过20米,粗壮的身躯在黑船的船身上经过时留下深深的刮擦痕迹。它们的外观跟普通的蛇类区别也很大,面骨凸起,纹路嶙峋,身体上还残留着四肢的痕迹,类似某些血统古老进化不完全的蟒蛇,但连最大的泰坦巨蟒跟它们相比也是小蛇。

如果是某种龙血亚种的蟒蛇的话,那能“看到”酒德麻衣就好理解了,蟒蛇除了眼睛,还能用鼻子下端感知温度的感受器探寻猎物,而冰海之上,除了那熊熊燃烧着的第三动力舱,就是酒德麻衣最暖了。

酒德麻衣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她每次出差都没好事儿,对于这次北冰洋之旅也没抱什么太好的期待,不过YAMAL号的船舱还挺舒服的,那条帮她从餐厅带饭的狗也挺好玩的,本以为还能再悠哉几天来着。

她往嘴里丢了几粒口香糖,从后腰拔出两支格洛克手枪,枪口冲蛇群招了招,意思是来吧。

蛇群仿佛真的看懂了她的手势,沿着船舷游上冰面,再纷纷从裂缝中扎入冰海。酒德麻衣毫不怀疑那些巨蛇正从冰面之下接近YAMAL号,不过这才对嘛,这些才是真正的杀手,至于那条黑船,不过是运输杀手们的工具而已。

酒德麻衣掉头就跑,她招招手的意思只是来吧,可没说自己要去跟蛇群玩命。对付这些龙血亚种,YAMAL号岂不正载着满满一船的杀手。

坑边闲话:

PS: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553344926”即可领取红包,吃个早点,买杯饮料肯定够了,幸运的话最高可以领取99元红包!


龙族粉丝QQ群:231584208 龙族粉丝③群

上一篇:第101章 但为君故(5)

下一篇:第103章 但为君故(7)

  • 评论列表:
  •  哥哥
     发布于 2018-12-07 09:41:20  回复该评论
  • 没有资格参与更高级别会议的人们纷纷起身。
    “恺撒,你也去休息一下。”贝奥武夫面无表情地说,“有进一步的消息,我们会通知你。”
    恺撒愣了一下,跟着其他人起身,离开了会议室。
  •  哥哥
     发布于 2018-12-07 09:43:56  回复该评论
  • 突然觉得屯文好爽,从25章一口气看到100章,找到了以前看小说绘的感觉。
  •  访客
     发布于 2018-12-07 09:45:15  回复该评论
  • 不要跟自己过不去,不要纠结于别人的评说,照自己舒服的感觉生活。幸福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你的幸福,不在别人眼里,而在自己心里。
  •  访客
     发布于 2018-12-07 09:46:12  回复该评论
  • 仕兰中学旁边 街上有一间网吧 老板是一个衰里衰气的中年人,整天为了卡里缺钱和水电欠账而发愁,偶尔会望着北边发呆 老板娘是一个漂亮的日本女人,她不会说话,只能用纸和笔与人交流,平时就喜欢安静的陪在老板身边,偶尔陪老板打打星际,在网吧里看着一部又一部动漫 金发男人偶尔会带着红发魔女来包场;蓝发冷峻的师兄不时会来找老板喝酒聊天,陪在他身边的是搞怪,爱吐槽的中国女孩;废柴师兄总是带着一个身材极好的女人来网吧里蹭吃蹭喝;老板还能时常收到从巴黎寄来的防晒油。
      •  访客
         发布于 2018-12-07 12:15:48  回复该评论
      • 幻梦终醒,本无不散之宴!根本没有什么仕兰中学,也没什么网吧,红发少女连同那些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都像阳光下的气泡一样破灭,他从来都不是什么衰里衰气的人,他是诗蒂寇的剪刀,黑云压城的绝望,更是命中注定的审判。唯有天空一侧的白王座可与之匹敌,山一样高耸的钢铁帝位下,四大君主与浩荡的龙族皆已枕戈以待。纵然是战无不胜的奥丁,从他提上命运之枪,跨上八足天开始,也终究是踏上一条不归路。那么开始吧,让旧世界的鲜血染红新王的地毯。
      •  访客
         发布于 2018-12-07 12:27:37  回复该评论
      • 可惜的是,那位老板娘已经被埋在了井里,那位爱说笑的中国女孩,被他亲手杀死,而那个红发女孩,已经全身重伤濒临死亡,只有那位师兄,不再废柴。
          •  访客
             发布于 2018-12-08 12:10:35  回复该评论
          • 对啊,一开始路明非最弱,后来变成的最强,如果最强的过程需要挚友的离去,那变强的意义又在哪里,该走的还是会走,得不到的还是得不到,
      •  访客
         发布于 2018-12-10 21:49:31  回复该评论
      • 其实这样就很好啊。平平淡淡才是真(卧槽忽然…哦嚯麻生·真。。我哭,我哭还不行吗……)不过龙族就像一个爱而不得的悲剧,盛大又悲伤。龙族从一到五已经死了多少人了。所有人都是死小孩啊,可以说是执念吧,其实如果重新开始,怎么说呢人生若只如初见(什么)
          •  路明非
             发布于 2019-01-21 15:41:30  回复该评论
          • 我本来是个废柴,衰小孩,后来不知道怎么地踏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变强的意义是保护那些我生命中为数不多的重要的人,可现在他们一个个的死去,我所做的都是为了什么?
  •  访客
     发布于 2018-12-07 09:52:44  回复该评论
  • 花呗红包0.1元 :) 江南的抠门原来不只体现在更番上。。。
  •  访客
     发布于 2018-12-07 10:51:27  回复该评论
  • 每次刷新头像都不同,这就没意思了,这还怎么杠的起来!
  •  访客
     发布于 2018-12-07 11:52:00  回复该评论
  • 如果一切重来,路明非会怎么做……
  •  零号
     发布于 2018-12-07 16:02:13  回复该评论
  • 这些蛇是当初在北极圈我宠物下的崽么
  •  访客
     发布于 2018-12-07 18:26:51  回复该评论
  • 这个蛇不就是师兄失踪前那个岛上的蛇吗?!?!!
  •  访客
     发布于 2018-12-07 18:27:14  回复该评论
  • 怎么感觉这艘船和满船的蛇形亚中其实是这个雪召唤来的呢。。。有没有这个可能,雪提前知道了和凯撒一行人的相遇,或者没有意料到但是她在杀死了第一队探险队后被一行人发现后来的将计就计。。。。?想想当初夏弥和楚子航的相遇,当初不就是在车站灾难后的废墟中和楚子航偶遇的吗。。。?如果真是这样,那么阿巴斯可能就是双生子了,虽然我怀疑他的存在有可能是楚子航15岁以后的记忆的化生。
  •  访客
     发布于 2018-12-07 22:49:48  回复该评论
  • “要不是他当年跟我抢电脑玩,我不是更孤单了么?当年我们还睡在同一间屋里的两张竹席上,大夏天的他晚上睡不着就冲我扔纸团子。”路明非说,“我就那么一个弟弟,所以他做什么我都会原谅他的。”
    他似乎听到了阴阴的冷笑声,下意识地扭头看去,路鸣泽却并不在他的身后。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魔鬼版的路鸣泽特别讨厌小胖子版的路鸣泽,真奇怪,小魔鬼那么清秀高贵,不贱的时候仿佛不食人间烟火,却那么讨厌那个没追求的小胖子,小胖子在他眼里不该是尘埃一样渺小的东西么?
    “谢谢你,路鸣泽。”路明非歪着头看他,“到底为什么你要叫路鸣泽,这不是真名对么?你故意要用和我堂弟一样的名字。”
    “不是,我真的叫路鸣泽。”小魔鬼摇摇头,“在你生命里一直有个路鸣泽陪着你,但那是我,不是你叔叔家里的胖小子。”
    “这世界上其实从不曾有一个人能取代另一个人的位置,所谓的取代,只是以前的那个人被遗忘了。”老板笑笑。
    无数的画面在他眼前飞闪,像是老电影或者被遗忘的时光。他曾经在雨中拥抱这个魔鬼取暖...
  •  访客
     发布于 2018-12-09 10:51:14  回复该评论
  • 路明非,有一天,你也会忘了他们吗
  •  AK47
     发布于 2018-12-10 06:15:10  回复该评论
  • 弱弱的问一句 我们给蛇挠痒痒嘛
  •  刘瑞
     发布于 2018-12-10 12:39:33  回复该评论
  • 我大佬刘怕过谁??江南老贼给我站出来!!
  •  昂热
     发布于 2019-01-08 18:42:11  回复该评论
  • 小的们,挺住,老爷子我喝完这杯龙舌兰就来
  •  冬日饺子
     发布于 2019-04-08 15:12:01  回复该评论
  • 腐女的心蠢蠢欲动,有没有一起站凯撒×阿巴斯的?〔手动滑稽〕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无弹窗阅读和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雷霆与守望者2345,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