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但为君故(16)

t7_933331115.jpg

“我的家乡是个小镇。我不知道我是否出生在那里,但从我有记忆开始我就在那里生活。”阿巴斯轻声说。

恺撒点了点头。卡塞尔学院的学生档案中当然会记载学生的出生地,阿巴斯的出生地是中东地区某个边远的小镇。

卡塞尔学院多半的学生都来自混血种世家,这些学生从降生那天开始,名字就被卡塞尔学院收录。尽管有些人的父母并非秘党成员,但他们也并不排斥把孩子送去秘党的学院接受教育。毕业的时候,这些孩子仍可以选择回归家族而不是加入执行部满世界屠龙。恺撒就是典型的案例。

至于那些从千万人中筛选出来、难以追踪血统来源的学生,通常评级不会太高,因为很可能他们父母其中一方完全没有龙族血统。但也有例外,比如路明非,再比如阿巴斯。

这个生在中东小镇上、无父无母、眼神深邃的男孩基本没有接受过系统化教育,却展现出极强的血统优势。他就像那种埋在矿砂中的巨钻,如果不被发现,一辈子都默默无闻,可一旦现世,就会放射出璀璨的光彩。

“镇子的位置在政府军和反对派的管辖地之间,双方经常在附近起冲突,有时能听到枪声,也会看到军车开过。镇子上像我这样的流浪儿还不少,今天想来,他们的父母可能是死在武装冲突里了。”阿巴斯接着说了下去。

听起来并不是那么令人愉悦的童年,很难想像那样混乱的地方却走出了这种高尚如贵族的年轻人。

“流浪儿们得聚在一起才能活,我们结成帮会,给自己起各种威武的名字。我们跟在那些带食物回家的女人后面,忽然冲出去把她推倒,抢了吃的就走。有时候冬天路上结冰,那些腿脚不好的老女人摔倒了就再也爬不起来,可能是摔断了腿或者摔断了腰,我们站得远远的,吃着从她们那里抢来的面包,指着她们大笑,从来都没觉得自己做的是错的。镇子上的警察很少,拿我们没办法,镇长一直说要凑钱找雇佣兵来,把镇子上打扫干净,要被打扫的垃圾就是我们。我们用石头砸碎了镇长家的窗户作为报复。”

“但雇佣兵我们还是怕的,他们有枪,孩子要是落到他们手里就会被送去当儿童兵。我们每个人都搞了一把小刀揣着,防身用。雇佣兵一直没来,街边却贴出了广告,说无家可归的孩子可以去城外的某个地方落脚,有温暖的床铺和火炉。可我们都野惯了,怎么会相信那种广告?那种广告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女巫立了牌子邀请孩子去她的糖果屋。冬天来了,我们越来越难弄到食物了,有时候会连续饿上几天几夜。我忽然想到了那个广告,起意去看看,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做。”

“镇子外面是山,山上长满了橡树,我去的那天正下雪,深一脚浅一脚,走到最后雪没过了膝盖。那地方根本没有门牌号,我只能凭着广告上的地图摸索。走着走着我就迷路了,橡树林像是巨大的迷宫那样,我怎么都绕不出去。我看到雪地上有野兽的足迹,吓坏了,我觉得自己走不出那片树林了。越是害怕就走得越快,走得越快体力就消耗得越快。我几天没吃东西了,身上只有一件薄外套,摔倒在雪地里,再也爬不起来了。救我的是一条很大的圣伯纳犬,它的脖子下面拴着一个小橡木桶,橡木桶里灌满了热水。它受过训练,走到我身边,打开橡木桶上的阀门,让热水流到我嘴里。然后它咬着我的衣服,拖着我穿过树林,它停下来吠叫的时候,我看见了一间种满了雪松树的西班牙式庭院,它被厚厚的白雪覆盖,烟囱里却冒着暖和的烟。直到今天我回想起来,都觉得那是一场奇幻的经历,那只叫伯纳德的老狗,一定是个变化成狗的德鲁伊。”

恺撒偷偷地看了一眼雪,这个女孩醒了,正瞪着大而空灵的眼睛听阿巴斯讲故事。但阿巴斯沉浸在自己的故事里,并未意识到这一点。

恺撒比了一个“嘘”的手势,雪乖巧地点点头。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院长,他是个秃顶的老头子,裹着厚厚的睡袍从屋子里冲出来,看到我的时候显得很开心,说广告贴出去那么久,还是第一次有孩子来。他把我带回屋子里,让我用热水泡脚,给我吃热乎乎的糕饼。他没有人照顾,凡事都得自己亲自动手,但他似乎很高兴招待我这个客人。我甚至在他的别墅里住了一晚上,因为我缓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平生第一次睡在有条纹的棉布床单上,旁边还有个壁炉。”

“第二天早晨,他带我在庭院里散步,穿着有长拖尾的睡袍,就像是拜火教的僧侣。他给庭院里的每棵树都起了名字,一棵一棵给我介绍。他带着我堆雪人,又从书房里拿来玻璃球给雪人当眼睛。在那之前我从来不堆雪人,我看到别的孩子堆的雪人,就上去把它们的头踢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要跟老头子一起干堆雪人这种蠢事,也许是因为他是对我最友善的大人,以前我遇到的大人,好心的也不过是远远地递给我一点吃的。第二天离开的时候他问我愿不愿意邀请我的朋友们一起去他的别墅里住,他说他一个人住那么大的房子很浪费,多几个孩子会热闹一些。”

“我回到镇上,给我的兄弟们讲了老头子的别墅,有的人嘲笑我,说我在编故事,有的人想去看看。最后我们还是一起去了,老头子招待我们在他的长餐桌上吃饭,晚餐有牛肉和我们没见过的芦笋。圣诞节快到了,我们每个人都有圣诞礼物,我的礼物是一双厚羊毛袜。”

“就这样我们在老头子的别墅里住了下来,连我一共有八个孩子,最大的十五六岁,我在里面算小的。老头子给我们指派各种工作,春天是锄草和给松树剪枝,夏天往往是挖水渠和翻晒他的藏书,从秋天开始山里就很冷了,我们进山去捡树枝,把树枝烧成炭,冬天用来取暖。渐渐的,镇上的人都把那间老房子叫作孤儿院,我们也习惯了叫他院长。院长偶尔会讲他年轻时候的事,参过军、卖过古董、还在埃及挖过国王的坟墓。他出生在那个镇子上,闯荡很多地方赚到了钱,回到镇子上养老。他应该没有什么亲人了,因为每年他只会收到一次邮件,那是镇长给他寄的新年贺卡。他在那个镇子上算是很有钱的人,镇上缺钱的时候镇长就会进山来找他捐钱。他的脾气不是很好,如果我们什么事没做好他就会跳着脚大骂,说他收留我们我们就该好好干活,干不好要让我们滚出他的房子,但他没有真的赶过我们。骂完以后睡个觉,他好像就把什么都忘掉了。”阿巴斯说到这里停顿了片刻。

“人老了都会有点别扭,这没什么。比起来,我家里那些老家伙应该称为变态。”恺撒说。

插入这句话只是作为听众的捧场,他很愿意听阿巴斯那遥远、漫长、又有点寂寞的讲述,想像那座山中的小屋,大雪纷飞的冬天,男孩们踏着雪扛着成捆的枯枝归来。

美好和静谧,只缺偶尔来送礼物的圣诞老人。

“镇长来过,劝院长不要收留我们,他说我们是群野狗。院长说他老得就要死了,也只有野狗会跟快死的老家伙作伴。我们又去砸了一遍镇长家的玻璃,作为报复。院长对我算是最好的,给我讲故事的时间最多,那时候我就能在他专属的大壁炉前烤烤火。他真的很老了,又老又丑,很怕冷,几乎整个冬天都呆在那个大壁炉前面,锁在一个高背的沙发椅里,像只鹌鹑。他高兴起来也会喝点酒,许诺会给我一笔钱去上大学,说我是那些人里最聪明的。因为院长对我最好,比我大的那帮孩子就不愿意跟我玩了。但越是这样院长对我越好,你记得我跟你说过我想加入他们的乐队么?有一天别墅前面忽然停了一辆货车,车上搬下来一台架子鼓,院长说那是我的生日礼物,虽然我连自己哪天生的都不知道。”

“晚上院长得意地跟我说他就是要让大家都看到他对我好,谁最听他的话就会得到礼物,这样我们都会争着孝敬他。可我很讨厌他那种得意的嘴脸,连着好几天都不去他的大壁炉前烤火。他大概是感觉到我的不满了,有一天晚上带我去他的卧室里,给我看他保险柜里存着的金条,他说他真的有好多钱,可以送我去读大学,还要帮我出唱片。我觉得那都是他瞎说的,这个孤老头子不过是没有孩子想要找人陪而已。我把金条的事情给我的兄弟们说了,然后忽然有一天我被兄弟们叫到地窖里,他们说我们不如偷了院长的金条逃走吧。有了钱外面的世界可有趣多了,难道一辈子呆在山里陪一个老头子?我有点心动,但还是拒绝了,毕竟院长只给我一个人看了他的金条,我这么做会对不起他。”

“再然后的一天夜里我忽然听到响动,忽然发现我旁边的床铺都空了。响动从老头子的房间里传来,我跑过去敲门,可是房门是锁着的。我敲了很久,门开了一道缝,我的一个兄弟露出半张脸来,他的脸上有血,但他对我很开心地笑着,他说去去,没你的事,收拾好东西,今晚我们就离开这里,但你如果说出去,我们就把你也埋在地窖里。门又一次锁上了,这次我终于意识到卧室里的响动是什么了,那是一群人在用木棍殴打一个人,那是院长的哀嚎声和骨头断掉的声音。”

恺撒打了个寒战,他想到了男孩们会打金条的主意,却没想到这个温馨静谧的故事会有恐怖的结尾。

“我害怕极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既不敢冲进去救人,也不敢等着分钱。我开了门往外跑,想跑回镇子上去。院长的哀嚎声好像在我背后追,这一次我没有迷路,直到爬上树林边的那座高坡我才敢往身后看,树林里的老房子正熊熊燃烧,像是一盏被点着的灯笼。漫天大雪。前面就是城镇,灯光温暖,我很想去那里,逃到那里我就安全了。可我忽然想起那个下大雪的晚上,那个鹌鹑似的老头子嘿嘿笑着跟我说,我是所有孩子里最聪明的,他要送我去上大学,还要给我出唱片。”

“我从没相信过他说的话,我觉得那些都是他要骗我们留在老房子里陪他的谎言。可我忽然明白他的笑容了,那是一个父亲看着儿子的笑容。我忽然意识到我其实永远都跑不出那片林子的,也跑不出那个老房子。”阿巴斯说,“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可以称作‘家’的地方。”

“我又发疯似的跑回去,老房子烧得只剩废墟了。伯纳德趴在庭院里,它的喉咙被割开了,流出来的血和小木桶里的热水都还没有结冰。我的兄弟们得手了,他们带着钱去外面的世界了,只有我永远留在了那里。直到现在我还经常梦到那间老房子,梦里反反复复地上楼下楼,房子在熊熊燃烧,可我从来不想逃走,因为那间房子里,还有我没做完的事。”

他的语气平静,甚至说得上温柔,可恺撒觉得那张平静的面具后藏着悲伤的恶鬼。

“你后来找到了你的那帮……兄弟么?”恺撒问。

阿巴斯摇了摇头,“我找了很多年,直到今天我还在找,但即使借助EVA的网络,我也还是查不到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好像做完那件事之后他们就人间蒸发了似的。”

“如果找到他们你会怎么样?杀了他们?”

“烧死,他们应该被烧死。”极其残酷的话,但阿巴斯说来根本不需要思考,更别说迟疑。显然这个念头已经在他脑海里盘桓了很久。

坑边闲话: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53344926"即可领取红包,吃个早点,买杯饮料肯定够了,小伙伴们都领到了10-20快的红包,你足够幸运的话最高可以领取99元红包!动动小手一分钟的事!



龙族粉丝QQ群:231584208 龙族粉丝③群

上一篇:龙族3黑月之潮下:尾声 さよなら,Friends

下一篇:第113章 但为君故(17)

  • 评论列表:
  •  楚天骄
     发布于 2019-01-04 09:41:23  回复该评论
  • 第一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18 02:12:24  回复该评论
      • 一个老头,富有,老态,收留了八个孩子,除去阿巴斯,还有七个,他们盗窃了金条,并烧死了老人
        世界树,世界都是他的,和时光一样久远,他充满力量,黑龙,白龙,奥丁,地火水金,正好七个,他们获得了世界树的力量,
        以此推断,阿巴斯就是。。。
          •  访客
             发布于 2019-07-01 07:49:52  回复该评论
          • 四大君主不是双生子吗,我觉得老人是黑王。。。。
  •  
     发布于 2019-01-04 09:44:35  回复该评论
  • 我也不想这么写,但我没办法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4 09:45:29  回复该评论
  • 又水了一章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5 13:33:35  回复该评论
      • 你行你来写?怎么算不水,龙族死完了,大家团圆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5 17:25:02  回复该评论
          • 水还说不得?看龙族的只剩下有你行你上的逻辑的人了吗?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6 13:25:06  回复该评论
              • 水?那么重要的暗喻叫水?那是不是只有打架才不算是水?从头打到尾然后就很精彩咯?
              •  访客
                 发布于 2019-02-06 23:22:04  回复该评论
              • 第一,你行你上这个逻辑没错。江南写书给你看,你要不爱看就别看。别跟我杠说他为了赚钱,这和你不爱看别看不冲突。
                第二,什么样叫水?一点营养没有叫水。先不说这是不是暗喻,最少最少他是不是在更全面的、深入的塑造一个角色?读书的乐趣之一就是可以在不见面的情况下见到一个人。你可以想像你是凯撒,或是雪,听着一个朋友或是父亲讲着只记得故事,倾诉自己的内心。你会发现不同的人会是不同的感觉,这是一种乐趣。而且,在那帮兄弟行凶时,你有没有期望着下一秒阿巴斯就冲上去为院长抗揍?
                当他们得逞后,你有没有不自觉的代入进了阿巴斯,有没有一种负罪感?这种强烈的代入感又是一种乐趣。这一章并不水。水你当然可以说,但要是其实不水只是你读不进去呢?
                第三,看你这句话,委实有一种小孩子一样的不讲道理也听不懂道理撒泼的感觉。
                真是……
                幼稚。
              •  访客
                 发布于 2019-02-06 23:22:53  回复该评论
              • 比看龙族的就你这样的人了来的好
      •  不药自愈
         发布于 2019-01-06 13:54:34  回复该评论
      • 有一个问题,如果8个孩子是四大龙王双生子,那阿巴斯的另一个兄弟或者姐妹呢,他记忆里完全没有提到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6 17:26:05  回复该评论
          • 说不定是路明非,他正好没有同伴,路鸣泽是世界树,路鸣泽之所以在路明非那里是因为奥丁那时候还在另一个世界。4里面路鸣泽把其他龙都杀了,唯一没杀掉奥丁不就是因为他比较宠奥丁吗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7 02:58:18  回复该评论
              • 路明非肯定和路鸣泽双生子啊,根据路鸣泽的说法“几千年了,你在别的事情上糊涂,在这件事上从未答应过我,这个叫诺诺的女孩改变了你那么多么?让你愿意付出这么惨重的代价,让你连底线也放弃?”就能看出来,要不然干嘛每次要路明非用1/4生命作代价交换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7 00:30:40  回复该评论
      • 不想看你可以滚,别在这恶心人没脑子的东西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7 19:50:27  回复该评论
      • 这一章在塑造阿巴斯这个人,让你知道这个突兀的人是怎么个性格,让你有了新的资料去猜他的身份。所以什么叫不水?人物的塑造这么让你看不下去吗?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9 14:03:23  回复该评论
      • 求求你别看这书了吧,这是在浪费你时间,我代替江南谢谢你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8 23:46:49  回复该评论
      • 这剧情发展的够快了,还说水,真怀疑你能看懂吗。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4 09:51:45  回复该评论
  • 你看。
    老江早就说过:
    龙族世界有五种元素
    四个龙王的属性元素加白王的精神元素。
    阿巴斯同志果断开发出个雷元素
    所以显然龙族世界里还有个雷王
    专门儿跟黑王不对眼的那种
    没准儿就是奥丁
    毕竟奥丁和阿巴斯的出现有直接关系
    我真是个天才...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4 17:54:10  回复该评论
      • 四个龙王4个元素+一个白王1个精神不就是5个元素吗
      •  阿巴斯
         发布于 2019-01-05 20:42:34  回复该评论
      • 其实我觉得阿巴斯是青铜与火之王的后裔:青铜算金属,普遍金属里有电子,阿巴斯再控制电子的运动就形成了电流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5 22:26:53  回复该评论
          • 你们不觉得天空与风更合适吗
            雷元素......
            天上打雷......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5 22:37:48  回复该评论
          • 这章提到在无尘之地中【因陀罗】都可以维持 和金属就扯不上什么关系了
  •  老鹌鹑
     发布于 2019-01-04 09:56:20  回复该评论
  • 儿啊儿啊我滴儿 我要送你上大学 我要给你出唱片 今年年初 中美合拍 文体两开花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4 09:58:33  回复该评论
  • 阴谋论:阿巴斯已经觉醒了,回忆到了自己是龙王。老人是原本“王”,那群坏孩子是路鸣泽口中的“逆臣”。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4 10:45:51  回复该评论
      • 大兄弟,你真有才啊!!!还真没准儿。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5 01:26:32  回复该评论
          • 你的逆臣还有8个这么多?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10 02:43:19  回复该评论
              • 加阿巴斯八个孩子,其他七个孩子圈踢老头,龙一中七宗罪有七把,风水火山可能只有七个
  •  老头是奥丁
     发布于 2019-01-04 10:00:16  回复该评论
  • 这叫伏笔!怎么能算水呢?斗气化笔,恐怖如斯,恐怖如斯。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4 10:01:24  回复该评论
  • 每个人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总会留下一点点痕迹,不管是在哪里,机场,路边,银行,总会留下照片,一群普通人,Eva却找不到他们的痕迹,这就说明问题,这个阿巴斯问题很大
  •  我路明非还会回来的
     发布于 2019-01-04 10:09:37  回复该评论
  • 我觉得这个故事倒像是带着多位龙王谋害黑王的意味,在他的记忆里被模糊成这样。那么阿巴斯的身份就更有意思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6 02:18:43  回复该评论
      • 按你这么说,黑王最喜欢他,那他是谁
  •  阿巴斯
     发布于 2019-01-04 10:32:04  回复该评论
  • 这个故事里的人一共有8个,四大君王的每个王座上有一对双生子... ...
    通过eve的网络,连这几个人的蛛丝马迹都没有查到,如果是正常人,这个是不太现实的。
    阿巴斯的身份需要用路明非四分之一的生命来换。
    这个故事是不是在隐喻什么?
      •  不药自愈
         发布于 2019-01-06 13:55:30  回复该评论
      • 有一个问题,如果8个孩子是四大龙王双生子,那阿巴斯的另一个兄弟或者姐妹呢,他记忆里完全没有提到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4 10:40:45  回复该评论
  • 有些人欠了别人很多东西,所以路明非是来讨债的?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4 10:41:04  回复该评论
  • 八个孩子,四大龙王双生子,正好八个
      •  不药自愈
         发布于 2019-01-06 13:55:49  回复该评论
      • 有一个问题,如果8个孩子是四大龙王双生子,那阿巴斯的另一个兄弟或者姐妹呢,他记忆里完全没有提到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4 10:56:44  回复该评论
  • 阿巴斯是啥王啊,天空与风之王。
  •  阿什么巴斯
     发布于 2019-01-04 11:06:50  回复该评论
  • 我是龙王奥丁,我和其他四大君主一起围殴黑王,黑王在痛苦的嚎叫!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4 11:24:09  回复该评论
  • 这不就是四大君主反抗黑王 的人类版本么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4 12:20:45  回复该评论
  • 我觉得是阿巴斯精神分裂杀了院长
  •  卢本伟
     发布于 2019-01-04 12:23:20  回复该评论
  • 每个王座都是双生子 8个孩子 很自然的就想到了八个龙王 这样想的话那老人就像是黑王 Eva查不到几个普通人? 听起来就不太实际 老人收养八个孩子当儿子 “逆子” 路鸣泽口中说过 “逆臣” 阿巴斯同志也是八个孩子其中一个 那阿巴斯很可能也是龙王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4 12:34:38  回复该评论
  • 八个孤儿等于八条龙。不过老唐康斯坦丁夏弥芬里厄好像没那么残暴,可能阿巴斯杀死黑王后心里过意不去,变成人后给自己编了这么一个童年故事来麻痹自己。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5 19:31:39  回复该评论
      • 夏弥对康斯坦丁说我们曾发过誓,要一起战斗,想想细思极恐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4 12:36:25  回复该评论
  • 阿巴斯所言的这段历史很可能和昂热所言的夏之哀悼历史一样可能是伪造的。如果真如阿巴斯所言,他的"兄弟"只是一帮恶劣至极的流氓小孩,凭借eva的定位能力能找不到几个人类吗?所以我猜测的是,这"八兄弟"就是传说中四大双生君主,"老院长"可能就是尼德霍格,这个"小镇"很可能是当时龙族君王生活的地方,在成为君王前。而这"八兄弟"欺凌镇中老弱之人,很可能是当时他们的力量远比同族强大,但是完全不受同族待见。他们被"老院长"指引前往住所,很可能是尼德霍格赏识他们的力量,为这"八兄弟"封王。他们在住所"工作"不好会被"老院长"骂,很可能是尼德霍格命令他们执行他的意志,如果有所违抗会遭受惩罚。那条狗,(这里我是猜测的)我觉得很像冰海王座楔子黑天鹅港下面的龙,记得那条龙被称呼畜生吗?镇长可能是反对四大君王势力的势力,但是又威慑于"老院长"的权于力,只能卑躬屈膝。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4 16:07:36  回复该评论
      • 龙王都是孤独的,院长如果是龙王的话,会需要其他君主的陪伴吗?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4 12:37:11  回复该评论
  • 那个我说一下啊,酒精的凝固点是-117℃,所以他们还能喝这酒,不存在冻成冰坨子。就算这里的酒不是纯酒精,那至少度数会高于50°吧,那么让这酒结冰零下30℃貌似是不可能的了。
    那个我一直把龙族当做文学性小说来读的,所以还望作者下笔严谨一点。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4 13:50:18  回复该评论
      • 可见你不懂酒啊,文中说帕西端的是50年的麦卡伦Wiskey,麦卡伦50年款是43%的酒精,45%的酒精大概-25℃凝固,而这个凝固点随酒精度数下降是成指数上升的,50年的麦卡伦大概-20℃就会凝固了,而文中的-30℃是完全足够的好吗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4 17:55:13  回复该评论
          • 45%酒精的熔点是-25℃你是怎么得出来的?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4 12:37:44  回复该评论
  • 暗示了龙族君王? 金条是黑王的权势,被初代夺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4 12:38:15  回复该评论
  • 八个流浪儿是八个龙王,院长是黑王,金条就是所谓的权与力。别墅可能就是世界树。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4 12:38:35  回复该评论
  • 有兄弟说
    院长就是黑王
    小孩儿们是逆臣们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4 12:38:56  回复该评论
  • 首先,地点在中东,其次,下雪,中东地区下雪的国家少之又少,伊朗,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北部可能降雪,土耳其也可能有雪,但是,过膝的雪?想想中东地区也不可能吧?
    所以这个童年故事一定是暗喻,而且,跟黑天鹅港无关。
    那么下面就说一下个人猜想:
    小镇:暂且不说,如果比巴卜真是出生在这那这个小镇就是真实存在的
    孤儿们:如果这个暗喻成立,孤儿们就应该是四大君王
    院长:无可争议,黑王
    孤儿院:应该是象征黑王集齐血裔统治地区
    镇长:想一下哪位人物敢于和黑王对抗呢?当然是白王啦
    雇佣军:龙王们无所畏惧,然而雇佣军们确让他们要怀揣小刀,所以这一群雇佣军不是普通人物,正是白王叛乱之后跟随白王的一部分龙族(注意,此时的白王并没有叛乱,这一部分龙族可能是白王下属,或者是正在跟黑王开战的龙族,这个确实不好说,因为就算第三部也并没有解开白王叛乱的原因以及他到底有多少势力)
    院长的金条:黑王的骨血与力量
    接下来大致猜想剧情
    四大君王诞生之初,力量尚不完全,又恰逢乱世,这个乱世可能...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4 12:40:03  回复该评论
  • 人心经不起考验,看似弱小的人类,其实是最恐怖的魔鬼。
  •  Arwen
     发布于 2019-01-04 15:24:34  回复该评论
  • 八个孩子?老人是老黑王?他是八条龙中最小的一个?海洋与水之王?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4 20:22:42  回复该评论
  • 镇长会不会是龙族中的长老一类的,不是四大龙王,在黑王与白王大战之时逐渐崛起并管理龙族事务。因为黑王与白王大战所以元气大伤,本来白王就是黑王分裂自身而成,而白王被消灭后黑王的部分力量起码四成也随之失去。而龙族向来强者为尊,所以奥丁作为龙族长老上位,而黑王为了延续收留了八条龙族内的龙,并准备将自己的力量留给阿巴斯,但其他八龙杀死了年迈的黑王,分割了黑王的遗产(力量),得到了足以登上王位的实力,从此称王。那么,第二部小龙女所说的只有三个人拥有改变血统的能力就明确了,那三个人分别是黑王,长老奥丁,以及叛变被灭的白王。因为旧黑王的遗产(力量)被八王分割所以并不会产生新的黑王,只有长老奥丁,受宠的阿巴斯或者曾经复活的白王吞噬掉其他龙王,才可以成为新的黑王。但白王又挂了,这次是真的。本来封王之路就只剩下奥丁和阿巴斯之战,但尼玛黑王的尸体,消失在阿巴斯描述的大火中,他只看到了狗的尸体。黑王应该留下了卵,在前传中有描述,确实有卵,并且秘党找到了,在卡塞尔庄园之战,唯一幸存者是校长,和带卵离开的秘党长老会成员银翼。那么这么久过去,我有理由猜测,卵的去处只有校长知道。
  •  机灵鬼
     发布于 2019-01-04 22:49:18  回复该评论
  • 也许那七个小孩并没有逃走,老人(黑王)释放了言灵,烧死他们也烧死自己。阿巴斯是侥幸活下来的人。那条狗是先杀的、怕狗来搅乱行动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4 23:29:33  回复该评论
  • 江南老贼快把断的两章补回来!!!
  •  绘梨衣的日记
     发布于 2019-01-04 23:52:33  回复该评论
  • 我想问问,之前有个三无少女,到哪去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5 01:10:45  回复该评论
      • 她是零号(雷娜塔)呀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5 16:14:26  回复该评论
          • 不是,雷纳塔的言灵能力是分析复制,而三无的言灵是君
            焰诶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7 03:06:13  回复该评论
              • 零的言灵叫镜瞳,可以复制别人的言灵,第一部里复制了楚子航的言灵,这就是她在楚子航后面才发动君焰的原因
      •  
         发布于 2019-01-09 10:22:44  回复该评论
      • 那是我媳妇儿,我带回家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5 10:02:14  回复该评论
  • 不太关心隐喻 但这个故事真让人不愉快啊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5 10:38:20  回复该评论
  • 至于那些从千万人中筛选出来、难以追踪血统来源的学生,通常评级不会太高,因为很可能他们父母其中一方完全没有龙族血统。但也有例外,比如路明非,再比如阿巴斯。 比如路明非?
  •  章承恩
     发布于 2019-01-05 13:26:06  回复该评论
  • 提到烧死,我就想到了孙悟空当年也是在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被烧出了火眼金睛,今年下半年,中美合拍的……我将继续扮演……文体两开花……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5 15:35:04  回复该评论
  • 通过淘口令¥pzZjbptU5CP¥ 领取大额优惠券!
  •  田晶晶
     发布于 2019-01-05 22:27:00  回复该评论
  • 真相
    首先个人认同隐喻
    阿巴斯是他的兄弟中最聪明的;阿巴斯没有得到黄金
    奥丁狡猾会使诈,相较于秘党遇到的其他龙王,奥丁更像个人类
    阿巴斯说找到他的兄弟们后要烧死他们
    奥丁途经的地方都有剧烈的高温
    奥丁满世界追杀诺诺
    凯撒他叔也被奥丁烧死了
    与奥丁正面交锋过的还有楚天骄楚子航昂热路鸣泽
    在图书馆路鸣泽曾暂时压制了奥丁
    楚子航在北极曾感觉到夏弥的存在,后来楚子航遇到了奥丁
    这样一来几个人物的身份就可以看出个七七八八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6 11:01:32  回复该评论
  • 感觉奥丁会不会不是一个确定的人,而是一种抽象的权与力,任何人得到这种权与力都会成为奥丁。因为神话中奥丁是献祭自身而从泉水中看懂卢恩符文,得到至高的智慧的,而泉水就在那里找泉水的路就是封神之路找到后要等价交换才能获得权与力,得到权与力,他就是奥丁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6 17:22:39  回复该评论
  • 老人是世界树,坏孩子是其他龙王,他是奥丁,这样正好解释了奥丁为什么没和其他龙王一起
  •  读者
     发布于 2019-01-06 21:10:32  回复该评论
  • 如何洗白,让人同情和喜欢上一个反派或者充满被怀疑的人?
    给他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去。
  •  阿巴斯
     发布于 2019-01-06 23:49:50  回复该评论
  • 我如果是混血种的话不是有血之哀的吗?
      •  阿巴斯
         发布于 2019-01-06 23:50:31  回复该评论
      • 那我为啥小时候还有一堆玩伴,果然我是……
  •  路人
     发布于 2019-01-19 10:37:14  回复该评论
  • 八个孩子应该是 四王 加黑王白王加奥丁加阿巴斯吧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23 16:25:24  回复该评论
  • 路明非,哪里是例外了,他妈爸不同意S级。瞎扯。
    至于那些从千万人中筛选出来、难以追踪血统来源的学生,通常评级不会太高,因为很可能他们父母其中一方完全没有龙族血统。但也有例外,比如路明非,再比如阿巴斯。
  •  访客
     发布于 2019-07-04 12:41:32  回复该评论
  • 阿巴斯的童年是楚子航的翻版,原本的阿巴斯应该是死在那场大火里了,而楚子航逃出了尼伯龙根却又痛恨自己从那里逃走了,因果线更改之后变成了楚子航死在尼伯龙根,阿巴斯逃出了那场大火然后痛恨自己逃了出来,所以阿巴斯的童年是一个尼伯龙根?阿巴斯和楚子航是双生子之一吧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无弹窗阅读和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雷霆与守望者2345,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