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楔子 北极之墟(10)

2123.jpg


这个时候,北极点附近的冰架旁停泊着黑红两色的巨船,暖融融的火光在黑暗里温暖了小小的一片空间,旅客们三五成群的说话。

全世界混血种都把目光投向了北极圈,卫星和高空侦察机反复地扫描着这个区域,破冰船的短期租赁价格在一夜之间暴涨了三倍,然而对YAMAL号的乘客们来说,这似乎依然是浪漫的旅程。

楚子航站在-个烧着煤块的铁桶边烤手,现在他看周围的人都可能是敌人,而那些买了船票的人想必也不希望他这个天降奇兵破坏探险计划,把他捆起来丢进冰海里去喂鱼应该是个好办法,但文森特见到楚子航的时候毕恭毕敬,其他人也就不敢贸然行动。

瑞吉蕾芙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了面子,于是愤愤然地去找男孩们喝酒了。她对自己的活泼可爱很有信心,相信他们还会接纳自己,果然她还没有走到男孩们的桌边,就有人为她腾出了座位,美少女就是可以为所欲为。那晚她当着众人的面从兔子服里跳了出来,购买船票的客人们应该已经知道那只兔子就是溜出来玩的圣女殿下,却也并没有什么人质疑她的圣洁,换作尼泊尔的信众,如果知道他们的处女神库玛丽白天接受供奉晚上去夜店蹦迪,应该会把她从神殿里赶出来才对。所以瑞吉蕾芙并不代表什么宗教上的信仰,在那些人眼里,她应该是一把活着的钥匙,问题是,如何使用这把钥匙。

有人来到了楚子航身边,跟他一起烤火。楚子航扭头看去,对方身穿长款的黑色防寒服,戴着奇形怪状的皮面具,看起来很像是死神之类的人物。这么个奇形怪状的人忽然出现,却像是完全没有人注意到,只是在他登上冰面的那一刻,很多人都压低了说话的声音。他的威严无声无息地笼罩着这片冰原,刀袋中传出了低沉的鸣叫。

“怎么称呼您?”楚子航挑了挑眉。

“名字什么的无所谓,你可以叫我麦卡伦先生。我来自圣宫医学会,组织的名字也无所谓。”麦卡伦先生微笑着说,“你好, 楚子航。”

楚子航望向停在高处停机坪的直升机:“您 就是昨晚登船的客人?”

“应该说是主人,”麦卡伦先生微微点头,“这场 长达13年的旅行就要抵达终点,主人当然要来见证奇迹。’

楚子航心里错愕。从他登上这艘船开始,每个人都讳莫如深,连萨沙都有些事瞒着他,麦卡伦先生说话却完全不加掩饰。

麦卡伦先生望着那只摇头晃脑的大兔子:“圣女殿 下对楚先生伸了橄榄枝,楚先生怎么不领情呢?她比夏弥差得很多么?”

楚子航的瞳孔骤然收缩,抓着包带的手上爆出了青筋。

“不至于为这点小事愤而杀人吧?”麦卡伦先生微笑,“楚 先生可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你知道的太多了,”楚子航把手探入刀袋中,紧紧地握住了刀柄, “你到底是谁?’

“你的事迹记录在《大地报告》里,既然有报告,那读过的人就不止一个。”麦卡伦先生慢悠悠地说,

“那是一段很特别的经历,龙王那样伟大的生物竟然跟一个人类产生了某种羁绊,这种羁绊甚至让她在最后一刻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断送了自己的计划。但你有没有思考过一个问题,耶梦加得为什么选中了你?如果只是想要学习怎么融入人类世界,那么这个世界上有千千万万可学习的目标,可她只选择了你一个人。”

楚子航长久地沉默,紧绷的嘴唇像是两片锋利的薄刀。

这些他偶尔想过,但随着耶梦加得的陨落已经无人可以对证,夏弥既是他的青梅竹马也是他的从天而降可他对她并不真的了解。

“您对瑞吉蕾芙小姐缺乏兴趣,想必也是因为耶梦加得吧?时至今日你都没能从她给你设置的陷阱中逃离。ME-BJ-001事件之后, 你失去了爱一个人的能力,只能咬着牙追猎奥丁,用仇恨来填补空虛。可奥丁只是在你面前撕开了这个世界温柔的面纱,耶梦加得却让你沉浸在不愿解脱的幻梦里,那个幻梦是,她从自己强大的龙王人格中分裂出了一个女孩来,那你跟那个女孩的感情是真实存在的。”

ME-BJ-001事件就是北京地铁事件的内部编号,ME指大地与山之王,BJ则是事件起源的地点。

《大地报告》、ME-BJ-001事件, 麦卡伦先生熟练地用着这些学院的内部语言跟楚子航聊天,好像圣宫医学会是学院的分支机构。

“可夏弥到底是什么东西呢?”麦卡伦先生又说,

“那是耶梦加得制造出来讨好你的东西,她符合你的

审美、懂你的心、拥有很多不同的身份却一直陪伴在你身边,你当然会喜欢她。可她终究是虚构的,连光都无法照亮。如果人生是段旅途,这么长的旅途里你子然一身。耶梦加得一直在利用你,她虚构出那个女孩来陪你玩,而事实上只有你独自在空荡荡的球场上打球。”

楚子航微微战栗,他的刀没能拔出来,麦卡伦先生却用一把看不见的刀剖开了他的胸臆。

他避免去深思这件事,是不是一直在欺骗自己?不愿承认夏弥是一个彻底的虚构之物。

“耶梦加得是能屡屡从死亡中归来的伟大生命,她是世界规则的一部分,没有空虚的内心需要感情去填充。她追逐的是你身上奥丁的烙印,你曾经踏入奥丁制造的尼伯龙根,获得了那个烙印。那奥丁为什么会允许你带着这个烙印活着呢?你远没有看到自己人生的真相,也许毁掉你人生的人是耶梦加得,而不是奥丁。

”麦卡伦先生注视着围绕篝火跟男孩们打雪仗的瑞吉蕾芙,“也许 她再怎么学都学不成你心里那个人的样子,可她是有血有肉的。不妨把她当作圣宫医学会的一件礼物。不必急于愤怒,想想你的夏弥,那不就是耶梦加得的礼物么?而我们的礼物,远比那真实得多。我们可以给你新的人生,也可以帮你找出过去的真相。”

他把一枚黑色的信封放在楚子航手里:“忽 然想到一句你们中国的古诗,送给你,‘夜深忽梦少年事 ,花自飘零水自流。

那句古诗纯是鸡头鸭脚,前半句出自白居易的《琵琶行》,后半句出自李清照的《一剪梅》,却莫名其妙地契合楚子航昨晚的梦。

他转身走向绵绵的飞雪,竟然不是去向船的方向,而是向着嶙峋的冰山渐渐远去。

楚子航忽然单膝跪地,剧烈地咳嗽起来,一口黑血喷在冰上,脑海深处传来巨大的吼声,所见的一切都带着色彩浓郁的晕边。刚才一直是麦卡伦先生在说话,他接的话不过区区几句,那并不完全是他被麦卡伦先生的语言压住了,而是麦卡伦先生的威严铺天盖地地笼罩了他,全程控场。他在学院已经是A+的评级,战斗力凌驾于S级的路明非之,上,跟“皇”级或者说“SS" 级的源稚生也交过手,但在麦卡伦先生的面前,他虽然握住了刀柄,可竟然没有信心把它们拔出来。

他不得不全神贯注来对抗麦卡伦先生的压力,这时候松懈下来,身体立刻出了问题。他这才想起自己把药盒遗忘在船舱里了,赶紧强撑着起身,想要回到船舱去,症状发作的时候他会有明显的暴力倾向,那是龙血中的嗜血基因被活化了,留在这里对那些普通的乘客可能很危险,而他的心里隐隐地想跟那些拿到船票的旅客们恶战一场- - -大家不用再戴着假面玩游戏,最后还是要决胜负。

剧烈的眩晕感让他根本站不稳,不断地在冰面上打滑。周围的人都扭头看着他艰难地爬向舷梯,却没有人过来帮忙,眼神不知道是惊诧还是冷漠。这个时候很需要萨沙,但偏偏萨沙趁着旅客们都来冰面上散心,自己带着团队去了底舱检查。关键时刻还是粉红色的兔子跑了过来,瑞吉蕾芙拉开兔子脑袋上的拉链,露出那张白瓷般精致的小脸,脱出上半身来,一把抱住楚子航,皱着眉头大吼:‘服务生! 服务生!快来看看这个人!

她抱住楚子航并不全是出于关心,而是看出他有失控的趋势,在场的人里也许有潜在的高阶混血种,但她应该是有可能控制住楚子航的那个人。可这个举动在其他人看来过于亲密,女孩抱着男人倒在细雪中,对着周围大声地呼喊,所以反而没有人上前帮助,有人端坐不动,有人黯然神伤,大概是觉得真情终究是错付了,每次都被兔子女孩当成跟那个中国人斗气的工具。

楚子航只觉得心脏跳得像是擂鼓,想要吼叫想要撕咬的冲动就像热潮那样要从心脏里流出来,这时候他看到了瑞吉蕾芙那纤细的手腕,青色的脉管微微浮凸出来,看起来竟然有“可口”这种奇怪的感觉。他控制不住地狠狠咬了上去,随着微甜的血液进入他的喉咙,居然有一股古怪但清新的气味在鼻腔中弥漫开来,他竟然瞬间平静下来了,旋即被巨大的疲惫感笼罩了,失去了意识。

瑞吉蕾芙冷着脸挥挥手,意思是想来帮忙的人不用管了,她把楚子航放在冰面上,双膝并拢跪坐在他身边,任凭他咬着自己的手腕。

再度醒来的时候,楚子航躺在医务室的病床上,身上插满了针头,但看一眼药剂瓶他就知道都是些生理盐水和葡萄糖这种帮助稳定身体状况的常规药。卡塞尔学院的医疗水平都没法治好他,这里的船医更不可能,连他因为什么而犯病都查不出来,这一关他应该是靠着自己挺了下来。

学院的预警其实并没有错,他的身体状况已经不允许他在一线工作下去了,他才24岁,却到了要退休的时候,生活似乎总是在跟他开玩笑。

瑞吉蕾芙穿着-件波西米亚风格的裙子,双手抱怀坐在床尾,那件裙子上印满了灿烂的纹路,令人想到鲜花和毒药,衬得她的皮肤更加素白清冷,完全不符合她之前的穿衣习惯,楚子航却觉得有点眼熟,但没有细想。麦卡伦先生知道了可能会很上心,他为这条裙子是付出了心力的,但楚子航就是这种人,就算他对某个女孩念念不忘,他记得的也只是光线在她的小屋里呈现的丁达尔效应,和两个人并肩坐在巨大夕阳下的摩天轮上,坐在鲸鱼静静游弋的水族馆里的那种“气氛”,却不记得她的衣品。

那枚黑色的信封就放在床头柜上,楚子航把它拆开,倒出一张手机大小的金属卡,磨砂卡面上用激光雕刻着“枯朽世界树”的纹路,背面雕刻着-枚繁复的二维码。

“这就是去往神国的船票?”楚子航看向瑞吉蕾芙。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负责卖船票的销售员!”瑞吉蕾芙没好气地说,“我 只是个迎宾小姐!

她脸上的惊讶却说明了这就是那张价值2000万美元的船票,圣宫医学会对他还真是有诚意。

“喂!那么多人在场,只有我过来照顾你!你不应该向我表示感谢么?何况你还咬了我一口!”瑞吉蕾芙大声说。

楚子航凝视着她那双漂亮却凶神恶煞的眼睛,忽然理解了麦卡伦先生的话,瑞吉蕾芙身上确实有些地方像夏弥,像朵张牙舞爪的花。她笑起来像夏弥,走路的姿势像夏弥,连从空中坠落的样子都像夏....可夏弥是耶梦加得虚构出来的人,瑞吉蕾芙却是活生生的。

想起当年他的身体出了状况,照顾他的人还是夏弥,她也是这种“不干老子屁事儿但是老子就是爱来看看你你还得领情”的态度。

“谢....女殿下,或者你愿意我叫你瑞吉蕾芙?”楚子航也觉得自己的语言有些笨拙。

“随便你!在你心里应该是捣蛋 鬼瑞吉蕾芙’或者‘总是 勾引我不成功的捣蛋鬼瑞吉蕾芙’这类的名字吧!”瑞吉蕾芙双手枕着头靠在床尾的围栏上。

“我没有觉得你在勾引我。”

“那我是闲得无聊要爬得那么高,当着一群人的面要高台跳水往你怀里跳?”瑞吉蕾芙大怒,“你是无性繁殖生下来的么?你长这么大没谈过恋爱?”

“我想....我是喜欢过一个人的,”楚子航的眼神忽然有些茫然,“可我也不太确定, 也许只是我在渲染自己的回忆。”

“别跟我解释这些!我没有很喜欢你,我只是逗你玩的!”这回轮到瑞吉蕾芙尴尬,“ 我完全没有对你负责的想法!”

楚子航愣了片刻,这才意识到自己依然沉浸在麦卡伦先生的那番话里。相比眼前活色生香的圣女殿下,倒是诡秘的麦卡伦先生更能触动他的情绪。

瑞吉蕾芙见他若有所思,又说:“可我在你眼 里真的就那么差劲么?上船的男孩子都喜欢我,只有你连看我都懒得,我不配么?

楚子航移开了视线:“不是配不配, 你是个很好的女孩,和别人愿意在你身上花时间是两回事。你是觉得如果我喜欢你,就会帮你离开这条船么?

“当然咯!”瑞吉蕾芙的坦荡程度不在麦卡伦先生之下,“你喜欢我我又不吃亏, 你喜欢我,我们的盟约才有保障,至于我是不是喜欢你,那是我的事。

“那你不用操心了,我已经向学院申请了对你的庇护,我已经跟学院失去联系12小时以上了,以卡塞尔学院的风格,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激活了在北极圈附近调动军用武器的特权,我们的救援随时会赶到。”楚子航低声说,“在那之前我 会尽我的全力保护你,我许诺的事从来都会做到,这跟你是不是漂亮女孩没关系。

瑞吉蕾芙好奇地上下打量他:“这 个时候你倒是挺有男性魅力的嘛!你喜欢过的那个女孩喜欢你么?”

楚子航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我们还是别说这件事了,谢谢你,瑞吉蕾芙。”

“那你怎么会喜欢上她的?你看起来就像头鲸鱼,跟人类不是一个物种,永远自己游泳。”

“积累爱和恨的都是时间。”楚子航轻声说,“可我已经没有时间了。 ”

瑞吉蕾芙沉默了片刻:‘我帮 你完成你的任务,你帮我离开这条船,我不会让你死的,你的命包在我身楚子航诧异地看着这个忽然自信昂扬起来的女孩,她听起来完全没有开玩笑的意思,每个字都铿锵有力

“你从没有想过为什么圣女是我么?我其实根本不知道什么去往神国之门的路,我也不怎么相信文森特的那套理论,但我是药,我的血能让濒临临界血限的混血种平静下来,延长他们的生命。玛利亚不是我的曾

祖母,我是她的克隆体,她被神国之门里的东西沾染了,我继承了那种沾染。我就是圣杯,我的身体里装着神血,神血对我没用,但对你们这样的人有用,愿意上这条船的人,很多都跟你一一样。”瑞吉蕾芙缓缓地说,“可我不想当那样的一个药罐子,我知道这样很自私,但我生下来不是要拯救谁的,我只想活蹦乱跳地过完这一生,喜欢谁就是谁。”

她推门出去了,片刻之后萨沙闪身进来,想来船长先生已经在医务室外等了好一会儿。

“抱歉我的朋友,”他拍拍楚子航的肩膀,“我 当时正在忙点别的事,圣女殿下貌似对你兴趣很浓厚?

“她刚才跟我说只是开玩笑而已。“

“那就好,爱情这么虚无的事情不适合咱们真正的男人,我们要集中精神做大事。”

“安娜也是虚无的么?你还等着回莫斯科去看她。”

“安娜可能也是虚无的,在没有我的那段时间里,谁知道她对谁动过心.....亲过谁的嘴....跟谁在我给她付房租的那间公寓里过夜?”

“听起来可真糟心。”

“是我想要回去看安娜,但那些未必是安娜想要的,我要回莫斯科去看我的前妻,也许她会觉得我只是个陌生人。”萨沙笑笑,“她可 能会跟我哭着要求见她的男朋友,医生说失忆症有时候会从前往后发,有时候会从后往前发,前面那种她会忘记前男友,后面那种她会忘记我。就算没有失忆症又如何呢?她还是应该记住眼前的人,我也不确定我会比她眼前的那个人更优秀。

“可你还是要回去看她。”楚子航说。

“是啊,因为我害怕那个没有忘记我的安娜,醒来之后找不到我。

“我也不想之前那个人觉得这只是一场梦境....虽然那个梦境是她造给我的,连她自己也是虚无的。

“虽然我听不懂你说的这些,但如果有机会,我会带你去莫斯科见见安娜。

“希望她还在等你。”楚子航和萨沙握了握手。

男人之间的友谊就是这样,一起看过鲸鱼,聊过一些各自的不如意,好像就可以交托生死了。

可能是太寂寞了,就像大海里遨游的鲸鱼,如果离了群失了伴,就得很久才能遇到另一个伙伴。

“我来是想跟你说,麻烦越来越大了,我的总工程师做了一个简单的长波发射台出来,以船上的元器件也就能拼凑出这么个东西了。理论上说它能接收几百海里内的信号,而且不受太阳磁暴的干扰,因为它用不到电离层的反射,但到现在为止我们什么信号都没收到,”萨沙说,“还有, 我们的船航行到这里就停下了那些组织今天早晨侵入了核反应堆,核反应堆的输出功率降到了临界点,我们不得不启用了柴油发电机

组。我的人带着狗拉雪橇去侦查了一圈,看到了红色的大海,冰川的底部都被染得血红。那种现象叫赤潮,

是一种红色的海藻爆发式生长造成的,但赤潮藻并不耐寒,而北冰洋里的海水是接近零度的。”


上一篇:第9章 楔子 北极之墟(9)

下一篇:第11章 楔子 北极之墟(11)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江南的新书《龙王:世界的重启》属于玄幻/奇幻/魔幻/科幻系列的小说,目前最新章节第8章 楔子 北极之墟(8)已经更新,每周一、周四连载更新。湮灭的希柏里尔,被遗忘的极北之地,通往神国的门。古代文明的秘密一点点显露出来,这是所有人所觊觎的。少年们的成长之战即将拉开序幕,他们走在了其他人前面,似乎在靠近神国之门。凡人为了通过那扇门,会把同类的骨头当做阶梯,残酷的境遇,也同样摆在了他们面前。但是,神国的门外或许是地狱,他们应该如何选择,又如何迎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