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但为君故(31)

t7_933331115.jpg

阿巴斯靠在病房的舱壁上,听着里面叮叮当当的金属碰撞声。那是医生在为手术器械消毒。

遵照雪的要求,他得一直候在病房外。尽管这事实上毫无意义,他是施耐德的同谋。

微创手术确实不假,但不是体检,而是安装动脉锁。医生会在雪的身上做极小的切口,让无菌的铂金细丝进入她的体内,缠绕在她心脏周围的动脉上,整个手术过程比装假牙还容易,手术后雪也很难觉察自己身体的变化。控制装置只是指甲盖大小的薄片,藏在肋骨的边缘,全套装置加起来不过十几克重。

被植入动脉锁的人带着它过一辈子都没事,但拿着遥控器的人随时能杀掉你。

阿巴斯原本已经拒绝了施耐德的建议,但被施耐德的一句话动摇了。

施耐德问,“如果夏弥还活着,你会给她安装动脉锁么?”

是啊,夏弥,阿巴斯的禁忌词汇。时至今日阿巴斯都无法确定那个女孩是不是存在过,或者从头到尾都是一场精心设计的骗局。

如果时间倒回到北京地铁的前夜,他会不会选择放走耶梦加得?阿巴斯反复地询问自己,最后他对自己说我仍然会做同样的选择,因为那是耶梦加得,龙王耶梦加得。

也许夏弥真的存在过,是那个龙王精神分裂出的一个人格,可他不能为了留住夏弥的幻影而放走灭世的狂龙。

他曾经坚定地选择了站在人类的一边,这条路他必须走到黑,因为他曾为这条路支付了太高的代价。

他相信施耐德和恺撒,希望雪只是个普通的女孩。

他的手伸到自己的防寒服里面,某一节肋骨处,使劲按下去的话,会觉得有一丁点的疼痛。他确实做了那个微创手术,动脉锁寂静无声地在他的体内工作着。

做手术的时候他要求不打麻药,他清醒地感觉着那些铂金丝进入自己的体内,如同毒蜘蛛的触手那样缓缓地缠绕在他的动脉上。

这是他为自己的谎言支付的代价。他欺骗了那个因纽特女孩,无论理由为何。

***

三个人在一望无际的冰原上跋涉,损失了全部的雪橇犬之后他们只得自己充当雪橇犬,每个人都在腰间系着绳子,绳子后面拖着小型的雪橇,里面是他们从冰下抢救出来的物资。

极夜刚刚开始,太阳不再升起但天边还是有微弱的亮光,可以当作判断方向的参考,但不太精准,剩下的就得看运气了。

“老大你读不读推理小说?”芬格尔喘着粗气,但还有心情聊天。

“我不读推理小说,我有个女巫一样的未婚妻,任何推理小说她只要看到一半就会猜到结局。而且,她会跟我剧透。”

“1939年,阿加莎·克里斯蒂出版了她的成名作《无人生还》,十个有罪的人被邀请去一个岛上的别墅度假,全部都死在那里。你说像不像我们现在的处境?”

“你是说YAMAL号上载的都是有罪的人?”

“而且凶手就在船上,《无人生还》里就是这么写的。他会想办法让我们互相猜疑,最后把我们一个个干掉。”

“破解那个杀局的办法很简单,只要十个人中有两个人是绝对相信彼此的,一直呆在一起,凶手就不能得逞。”酒德麻衣加入了这个无聊的讨论,“但每个人都猜对方是凶手。”

“想不到美女也读推理小说。”芬格尔说。

“不,没兴趣读那破玩意儿,但交过写推理小说的男朋友。”

芬格尔一屁股坐在冰面上,捶打着自己的膝盖,“歇一会儿歇一会儿。”

恺撒和酒德麻衣也停下了脚步。确实应该休息了,遭遇利维坦之后他们连续不停地跋涉了十二个小时,体能接近枯竭。

恺撒隐隐有些后悔自己的决定,为了那个未知的科考站,放弃了撤回YAMAL号的机会。他们事实上已经迷路了,本应出现在半途中的好几个永久性地标都消失了。

从地图上看北极圈,会觉得一切尽在掌握,人类的足迹已经遍布北极圈的每个角落,甚至每年有上千名游客能够亲临北极点,拍照留念,甚至在那块浮冰上举办香槟酒会。

可一旦失去机械的支持,北极圈就骤然变作一片恐怖而迷幻的荒原,一个看不见障碍物的迷宫,你往任何方向看去它都是一样的,会觉得自己永远在原地转圈。

如果不是酒德麻衣猎杀了那头北极熊,他们的食物供给都是问题,原本充足的自加热罐头居然没能找回来,然而一路烤熊肉的话他们就需要大量的燃料,燃料的供给也是非常有限的。

“我们得学因纽特人堆一个雪屋,它比帐篷保暖,雪屋还能隔绝我们的气味,避免再被附近的北极熊闻到。”酒德麻衣说。

“它们来了岂不更好?这是送肉上门啊!”芬格尔说,“我现在一口气能吃两只!”

酒德麻衣白了他一眼,“我得睡一会儿,我睡着的这段时间里,如果北极熊来了就请弗林斯先生您留它们小坐片刻,我醒来再杀。”

恺撒懒得加入这种没营养的对话,已经拔出狄克推多就地挖雪。他的判断跟酒德麻衣相同,他们事实上已经进入了食物和燃料都很短缺的危险境地,从现在开始一切的能源消耗都得被降到最低,雪屋是个很好的办法,必要的话他甚至不介意生食北极熊的肉。

极地的积雪非常干燥,堆出一间小小的雪屋只花了他们不到两小时,门口用帐篷来挡风。三个人钻在雪屋里不得不膝盖碰着膝盖,脸也几乎贴着脸,像是三只一起冬眠的狗熊。

“谁的长腿?谁的大块胸肌?都收一收!”芬格尔边抱怨边喝酒,“两位大佬,说说呗,现在该怎么办呐?”

没有人说话,酒德麻衣和恺撒膝盖顶着膝盖,看似是在沉思,其实已经睡着了。

他们都是高效的人,不会把时间用在无意义的聊天上,此时此刻最重要的就是休息,唯有在体力储备充足的情况下他们才能应付突发情况。

芬格尔嘟哝了几句,困意卷了上来,拎着酒瓶子就睡着了。

恺撒只睡了不到两个小时就醒来了,外面寒风呼啸,雪屋里芬格尔鼾声大作,酒德麻衣的眼睛在黑暗里明亮异常,看上去若有所思。

“那个藏在幕后的家伙还真像是要一个个地杀了我们所有人。”酒德麻衣知道恺撒醒了,却没看着恺撒说话。

“就像《无人生还》?”恺撒挑了挑眉。

“十个人,犯了十种不同的罪,挨个判处死刑。现在被处死的人是部分的船员,还有我们三个,那个因纽特小女孩差点被船员们烧死,但你和阿巴斯救下她。你的朋友阿巴斯也差点被巨蛇咬死,又是因纽特小女孩救了他。如果把这些人除掉的话,剩下的是船长、那位随时都会咳死的教授、和你那个牛排烤得很好的秘书。”酒德麻衣说。

“帕西不会对我不利,虽然我也觉得他是个出色的侩子手。”

“作为你们家族的秘书,保护继承人是他的责任,但是我们现在在信号完全中断的冰海上,他杀了你也不会有人知道。”酒德麻衣说,“忽然有位带着牛排和酒来船上服侍你的秘书,你不觉得奇怪么?”

“我猜他更深的目的是那具龙骨。我的家族对龙骨的归属非常在意,如果我们成功地杀死利维坦,应该会得到龙王之骨。”

“雷巴尔科船长呢?他经历过一次神秘的事件,他也看到过那种青色的极光,可他居然说自己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他值得怀疑,但那些差点死掉的人里也可能会有人伪装。《无人生还》里的凶手就冒充成死者,避开了被怀疑。连这个正在打鼾的家伙都值得怀疑。”

“这话当着他的面说无所谓么?”

“无所谓。他可是当年格陵兰事件的亲历者,施耐德教授失去了几乎所有的学生,一心要复仇,这家伙失去了所有同级的同学,却跟把什么都忘了似的。”

“创伤性的经历会让人刻意避免去回忆某些事。”

“总之我们中没有人可以逃过怀疑,所有的线索都是乱的。”

“不,”酒德麻衣抬起头来,直视恺撒的眼睛,“有一个。”

“谁?”

“你,恺撒·加图索。你是黄金鬃毛的雄狮,没有任何必要去行诡计,你从荒原上走过,要吃掉一切卑鄙的动物。自以为正义,实际上是暴君,有时候愚蠢。”酒德麻衣淡淡地说,“如果只有绝对的信任能够破解这个阴谋,我选择相信你。”

恺撒沉默了片刻,“可我无法相信你。我甚至不知道你背后是什么人什么组织。”

“如果是想借机探问一些情报的话你可以闭嘴了,那个人的名字,不是你有资格问的。我只能请你放心一件事,这次我只是个观察员,想看看北极圈里到底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

恺撒还想说些什么,但酒德麻衣挥手令他闭嘴。

“最后说件秘密作为暂时结盟的诚意金吧。那个全灭的考察队是我们雇佣的,那个因纽特小姑娘似乎没说假话,他们在冰海深处找到了什么了不起的东西。”


坑边闲话:祝大家新春快乐!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53344926"即可领取新年惊喜!


Next:第128章 但为君故(32)



龙族粉丝QQ群:231584208 龙族粉丝③群

上一篇:第126章 但为君故(30)

下一篇:第128章 但为君故(32)

  • 评论列表:
  •  访客
     发布于 2019-02-08 09:41:36  回复该评论
  • 第一
      •  读者
         发布于 2019-02-08 10:59:04  回复该评论
      • 作为凌晨三点就开始等着,八点还看了没有抢第一的我十分无奈(┯_┯)
        我不就是吃了顿早饭么我(T_T)/~~
          •  读者
             发布于 2019-02-08 11:00:18  回复该评论
          • 早知道不该边吃饭边看电视的T_T
              •  读者
                 发布于 2019-02-10 10:08:52  回复该评论
              • 头像在你每次刷新或进网页时会随机变的好吗?!
          •  404
             发布于 2019-02-10 02:12:59  回复该评论
          • 说鸡不说吧,文明你我他
  •  访客
     发布于 2019-02-08 09:50:42  回复该评论
  • 阿巴斯就是奥丁。
    奥丁只修改了世界记忆,却没有修改因果。
    所以他抹去了楚子航在世界上的痕迹,但需要有人来顶替楚子航。这个人选由他本人来也是说得过去的,更可以认为他所图甚大。他是在骗人,为了完美他甚至将自己的记忆也修改了,现在的阿巴斯也许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就是龙王。
    参考楚子航母亲,也许记忆并不是被修改了,而是类似于封印,楚子航的身体年龄并没有改变,他终有一天会想起来他的过去。
      •  访客
         发布于 2019-02-08 12:42:45  回复该评论
      • 又或许阿巴斯就是楚子航在15岁以后的自己,不过是记忆被修改了而已
  •  访客
     发布于 2019-02-08 09:50:56  回复该评论
  • 开水烫jiba的壮士去哪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2-08 22:23:57  回复该评论
      • 就是,我还等着看他直播呢哈哈哈
      •  访客
         发布于 2019-02-08 22:39:22  回复该评论
      • 那位烫jiba的壮士你先别着急,我给你想了一个妙方:你在你的jib上安个动脉锁并把控制器给我,这样方便又快捷,还免了高温带来的痛楚(直接昏死过去)是吧? :-)
          •  访客
             发布于 2019-02-10 09:41:09  回复该评论
          • 以前在国外有一个视频,一个脑残老外(男)把掺了水搅拌好的水泥裹在不可描述的的部位上。谁都知道那玩意儿是在和水反应形成沉淀变成固体,并且这个过程放出大量的热……
            最后,水泥干了凝固了,老外也受不了了,拿东西再把凝固的水泥凿开……不知道他为啥这么干……
          •  访客
             发布于 2019-02-10 10:36:06  回复该评论
          • 不,你这样会导致某处血管断裂,不及时医治的话会截“肢”。疼痛感类似于割腕。
  •  访客
     发布于 2019-02-08 09:51:23  回复该评论
  • 这几天看到“东京塔点亮中国红”立马泪目,因为立刻想到了源稚生他们。看龙族比较晚,看到日本篇大概是自己刚刚上初二的时候,当时看到昔日的好朋友只剩鸦一人的时候,真的一把鼻涕一把泪。没有想到自己现在上高一,看到跟他们有关的事物还是会泪流满面!!!要是源稚生他们看到一定也会很高兴_
      •  访客
         发布于 2019-02-08 21:51:37  回复该评论
      • 乌鸦也死了,只剩下一群哀悼者
          •  访客
             发布于 2019-02-10 10:02:42  回复该评论
          • 发现其实龙族里江南写的一直都是悲剧
  •  楚路加图索
     发布于 2019-02-08 10:10:33  回复该评论
  • 大家好我是凯撒和诺诺的孩子
      •  长老会
         发布于 2019-02-08 11:06:13  回复该评论
      • 第一,我们同意之前你爹娘是不可能结婚的
        第二,我们同意之前你爹娘是不可能生娃的
        第三,我们同意之前你是不可能叫啥楚路的
          •  凯撒
             发布于 2019-02-08 11:10:13  回复该评论
          • 第一,老子早晚屠了长老会
            第二,为啥叫楚路?路我能理解,楚是谁?不应该是巴路•加图索?
            第三,老子讨厌加图索这个姓。应该随他娘姓。
              •  陈墨瞳
                 发布于 2019-02-10 09:47:02  回复该评论
              • 第一,你还没把老娘就出来呢!
                第二,巴路是什么鬼?“巴嘎压路”缩写?还是叫楚路吧,反正你早晚想起来楚是谁
                第三,我对我的姓也不太感冒……没必要专门随我姓……不如随我娘姓?
              •  凯撒
                 发布于 2019-02-10 10:04:40  回复该评论
              • 为啥不随我娘姓?我也挺喜欢我娘的啊?
              •  陈墨瞳
                 发布于 2019-02-10 10:07:14  回复该评论
              • 你说啥?(^_^)
                你生不生孩子最终还不是老娘说了算……嗯~!?
              •  访客
                 发布于 2019-02-10 11:41:24  回复该评论
              • 江南你懂个屁的龙族?小心我寄刀片!
          •  访客
             发布于 2019-02-09 11:08:02  回复该评论
          • 八路................................说...你是什么地干活....
      •  我是江南
         发布于 2019-02-10 10:38:18  回复该评论
      • 放心。和我的水准,你们两个就是结婚了,我也写不到生娃的……
  •  访客
     发布于 2019-02-08 10:15:20  回复该评论
  • 不着急烫,还没开始给雪做手术,而且看这一张你的铺垫,铁定出事,没事的话,我就评论你们我QQ号和时间,你们来看。
      •  访客
         发布于 2019-02-08 10:17:29  回复该评论
      • 不着急烫,还没开始给雪做手术,而且看这一章的铺垫,铁定出事,没事的话,我就在评论区发我QQ号和时间,你们来看。
  •  
     发布于 2019-02-08 10:18:32  回复该评论
  • 麻衣姐姐你怎么还跟凯撒结盟?!
      •  麻衣
         发布于 2019-02-08 10:56:22  回复该评论
      • 女皇殿下才不会说这么软萌的话╮( ̄▽ ̄)╭
          •  
             发布于 2019-02-08 21:44:56  回复该评论
          • 嘻嘻我只在老板和你、恩曦面前撒娇~
              •  零号
                 发布于 2019-02-10 09:51:21  回复该评论
              • 不,你是只在我面前撒娇……我的把妹技术真心不赖啊……
                人格魅力实在太大了么?(无奈)╮( ̄▽ ̄)╭
              •  路鸣泽
                 发布于 2019-02-10 09:54:30  回复该评论
              • (路明非)有你什么事儿,我在这儿和我的妞儿们说话
  •  访客
     发布于 2019-02-08 10:35:28  回复该评论
  • 说开水烫几把的人在126章第5个回答。看到请给个房间号
  •  访客
     发布于 2019-02-08 11:10:41  回复该评论
  • 我记得前面说阿巴斯这条因果线小龙女并不是因为和阿巴斯的纠葛而死,所有应该不存在施耐德以小龙女来询问阿巴斯的对话(拒绝反驳)
      •  访客
         发布于 2019-02-09 20:33:21  回复该评论
      • 在人蛇船上,路明泽称楚子航是被龙血洗礼的人
      •  路明非
         发布于 2019-02-10 09:59:21  回复该评论
      • 不,没人否决过。只是我记得是师兄和夏弥相爱相杀而换成了那个中东人不爽
  •  寻人启事
     发布于 2019-02-08 11:46:28  回复该评论
  • 寻人启事:——————————现2019年2月8日11时43分寻找一名曾发誓要开水烫JB的壮士。若有人训得,请将其直播间公布于下或录起视频,放于网上。谢谢,我大杠精社团必将感激不尽!!!
  •  jb
     发布于 2019-02-08 11:48:41  回复该评论
  • 不要烫我啊~~~啊~~好舒服
  •  
     发布于 2019-02-08 13:32:15  回复该评论
  • 雪还没做手术呢,铁定要出事
  •  访客
     发布于 2019-02-08 13:49:09  回复该评论
  • 开水烫jiba的兄弟还没有输,这不是才刚刚开始手术器械消毒么
  •  
     发布于 2019-02-08 15:16:16  回复该评论
  • 有一个冥冥之中的力量让我先做完手术,不知道为什么?
  •  小薰
     发布于 2019-02-08 17:26:47  回复该评论
  • 因果线再修一次的话,小龙女能复活么
  •  夏弥
     发布于 2019-02-08 17:32:05  回复该评论
  • 老娘和楚子航师兄相爱相杀和你这个中东人有个鬼关系啊?乱给自己加什么戏啊…北京地铁前夜我在求师兄见家长好嘛?放走我?轮得到你么?
  •  汉高
     发布于 2019-02-08 19:57:09  回复该评论
  • 年轻真好
      •  昂热
         发布于 2019-02-10 10:27:02  回复该评论
      • 呵。年轻真好。我不就是比你活力四射了点吗?我咋就被割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