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但为君故(58)

t7_933331115.jpg


克里斯廷娜立刻松开路明非,弯腰就把零横抱起来。

她身材高挑而零娇小,公主抱这件事对她来说毫不费力,倒是零吃了一惊,下意识地想要挣扎,可克里斯廷娜已经抱着她飞跑起来,把路明非一个人留在原地。

路明非愣了一下,轻声笑了出来,克里斯廷娜还真是个直线条的女孩,着急想跑,又担心零身体弱跑不快,但事实上即使穿着高跟长靴皇女殿下也能跑赢羚羊。

望着鞑靼公主那且跑且跳的背影,路明非莫名其妙地想到林间穿梭的、矫健的独角兽。心情忽然明亮起来,像是阴霾裂开了一道缝,阳光透入。

他们沿着原路返回,冲进那间办公室。原本以为布宁开启了安保系统,荷枪实弹的警卫们已经把门口封锁了,可办公室中空无一人,桌上还摆着三人喝过一口的伏特加。

克里斯廷娜放下零,细白的手指几乎是点在路明非的鼻子上,“你所做的这些联邦安全局都会记录在案!在法庭上会为你减刑!”

那一脸的威武神气,看得路明非想笑。可他奇怪地想起源稚生来,于是又不想笑了。只有那些心里还是孩子的人才会一直坚守着自己的正义吧?克里斯廷娜是这样,源稚生其实也是。

所以他只是淡淡地说,“谢谢,克里斯廷娜情报员。”

克里斯廷娜转身去开办公室的门,忽然愣住。她使劲地拧动把手,但门纹丝不动。她使劲地捶了几下门,发出的声音像是在敲击一块厚实的钢板。

路明非心里一惊,立刻明白为何没有警卫出现在办公室里,因为不需要。安保系统开启的时候,一个重武装的连可能都打不开这个防空洞。

身后的通道里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隐约还能听到布宁气喘吁吁的声音。他已经是老人了,体力没法跟路明非还有克里斯廷娜相比,晚一步才回到办公室。

克里斯廷娜抽出藏在皮靴里的战术匕首,一脸凶相像是要跟布宁玩命,可看向路明非的焦急眼神却暴露出这姑娘心里很虚。路明非在心里叹了口气,推着克里斯廷娜的肩膀把她送进了办公桌旁那个老式的榉木衣柜里,这是办公室里唯一能藏下一个大活人的地方。零和路明非的判断完全一致,路明非伸手搭在克里斯廷娜肩上的时候,她已经拉开了柜门。

两人在桌边落座,各自举起之前所用的酒杯,交换一下眼神,不约而同地喘起气来,默契得就像演了多年对手戏的男女主角,感觉刚刚爬楼梯的长跑对他们都是不轻的负担。

布宁满头满脸的泥尘,跌跌撞撞地冲进办公室,转身用遥控器关闭入口,之后扶着双膝大口喘气。

“皇女殿下,路先生,你们没事真的太好了。”布宁喘息完毕,来到沙发上坐下,抓起酒杯一饮而尽,又给自己续上了一杯,“看来有联邦安全局的情报员上了我们的列车!”

不愧是老江湖,只凭那柄“乌鸦”半自动手枪,布宁就猜出了克里斯廷娜的身份。

“您的秘密恐怕保不住了。”零还是冷淡的语气。

布宁诡秘地一笑,“那又怎么样?如果是在莫斯科,那位勇敢的情报员应该已经用手机拍下一切传出去了,可这是023号城市,这里连卫星电话都打不通。他还在防空洞里,我刚才就已经锁死了所有出口。如果我们的朋友是个聪明人,很快就会敲那扇门投降了。”他顿了顿,摇晃着杯中的酒,盯着零的眼睛,“皇女殿下,我已经把我的底牌亮给两位了,不知道有没有荣幸看看您的底牌呢?”

“您是说真正的坐标?”

“当然!”布宁耸肩,“生意是有来有往的事,西伯利亚是我的地盘,没有我的帮助你们绝不可能找到那处神座,而我也非常希望有荣幸成为两位的合作伙伴!”

“只凭一具爬行动物的残骸,就想交换神座的坐标么?”零摇头,“布宁先生,您的出价还不够。”

“那不是什么爬行动物!那是龙!是活生生的龙!”布宁脸上那不忿的表情一看就是装出来的,就像是小商品市场上被客户狠狠砍了价的小贩,“那我做什么可以换到两位的信任呢?”

“我要知道是谁下令处决了瓦图京大将。他被处死只能是一个原因,灭口。”零缓缓地说,“那个神座的秘密,这个世界上绝不只有你和我知道,不找出那个下处决令的人,你我谈何分享神座?以布宁先生您在莫斯科的影响力,应该查得出来,我有耐心,可以等。现在,还请您打开这间办公室的门。联邦安全局的情报员已经被您关在防空洞里了,构不成威胁,就麻烦您带我们在您的家乡四处走走。”

零站起身来,向着布宁伸出手去。她比出这个动作的时候,总是带着令人难以抗拒的威仪,似乎允许你触碰她是一种礼遇。

路明非心里暗暗叫好。他们一旦离开这间办公室,克里斯廷娜就有机会溜走。他没跟零说过克里斯廷娜的事,零也不问他为何要援助这位看起来不太靠得住的情报员小姐姐,但她知道路明非不希望克里斯廷娜出事,于是不动声色地做好了。

“乐意为您效劳,皇女殿下。”布宁叹了口气,接过零的手,象征性地用留着小胡子的嘴蹭了一下,权当吻手礼。

布宁按下遥控器上的按钮,那扇夹着防弹钢板的办公室门自动打开。

就在路明非心中长出一口气的时候,布宁忽然重重地打了个喷嚏,路明非也觉得鼻子痒,跟着打了个喷嚏。

防空洞里那阵密集的齐射打得水泥结构灰尘四射,他们几个都是一鼻子灰。

路明非忽然闻到了高而寒的香水味,像是玫瑰冻在冰块里的气息。克里斯廷娜的香水味,这个女孩总是不介意自己成为人群中的焦点,包括她独特的气味。她急于潜入防空洞因此没有时间洗掉这层气味,犯了谍报人员的大忌,幸运的是防空洞里空间太大,又充斥着黑蛇身上那股介乎潮湿和腐烂之间的气味,不太明显。但在这间办公室里,尤其是在打完喷嚏嗅觉重新变得敏锐时,就再也不可能被忽略。

布宁抽出腰间的马卡洛夫手枪,那双笑眯眯小商人一样的眼睛骤然变得冷厉,扫视办公室一圈,大步走到唯一能藏下一个活人的衣柜前,枪口指着柜门。

路明非还没来得及想出帮克里斯廷娜解围的办法,克里斯廷娜已经一把推开了柜门,她比布宁还高了一头,冷冷地俯视着这个凶狠的小老头。

她甚至连靴筒中的匕首都没拔出来,而布宁手中是一支上膛的手枪,可反倒是布宁后退了半步,像是被克里斯廷娜的眼神压迫到了。

“克里斯廷娜?”布宁的语调透着震惊。

“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克里斯廷娜少尉!”克里斯廷娜骄傲地仰起头,那架势简直就是共产党人在被反动派逮捕的前一刻,冷冷说出自己的代号。

两个人对峙了几秒钟,布宁忽然收起手枪,转身离开了办公室,丢下一头雾水的路明非和零。

克里斯廷娜冷着脸走出衣柜,在原本布宁的位置上坐下,把布宁倒给自己的那杯伏特加一饮而尽。

***

贵宾们的住处被安排在023号城市中一处废弃的高档公寓。023号城市有着普通小城镇该有的一切设施,除了酒店,因为并不会有常来常往的旅客。

说是高档公寓,但也只是一栋水泥外立面的四层小楼,看起来倒像是上个世纪中期遍布中国的那种老楼,挡风的回字形结构,中间是露天的操场,还矗立着已经半朽的篮球架。

小楼内部很明显经过细心的修整,厚实的羊毛地毯,古铜色的壁灯,天鹅绒窗帘,屋内陈设都是精美的雕刻家具,大床上铺着华美的丝绸床单,更像是老牌的欧洲酒店。墙内墙外,根本就是两个世界。这也足以证明类似的拍卖会是定期举办的,023号城市便是这群军火商的据点。

房间绰绰有余,路明非和楚子航都分到了单独的房间,零则理所当然地入住了顶层的套房。唯一的不便是老房子的隔音效果差强人意,总能听见走廊上的脚步声和歌声。这群苏联老家族的后代在火车上就没完没了地喝酒,到了023号城市更是放浪形骸,喝醉了就挽着膀子大声唱老歌。

路明非坐在窗前的沙发上,打着酒嗝,望着操场孤灯下的篮球架,这景象令他莫名地安心,像是回到了童年时的家中。

那个家属大院里也都是这样的老楼,楼下也有锈迹斑斑的篮球架,只是没有这么精美的内部陈设。邻里之声相闻,大家还要带上各自的脸盆和毛巾去公用浴室洗澡。他一点都不烦那群醉鬼弄出的声音,因为小时候也是这样,他在家里的窗下写着作业,听到熟悉的脚步声就知道是父母回来了。那时候他对父母的陪伴还没有什么明显的感觉,因为反正每天醒来都会见到,下了班他们就回来,但路麟城回来的时候经常会给他带点吃的。如今坐在这扇陌生的窗下,听着外面的声响,好像那个熟悉的脚步声还会忽然出现,路麟城推门进来,拎着一袋糖或者橘子。

PS:欢迎加入龙族粉丝QQ群:973661548



龙族粉丝QQ群:231584208 龙族粉丝③群

上一篇:第153章 但为君故(57)

下一篇:为什么大部分男生更喜欢绘梨衣而不是夏弥和诺诺?

  • 评论列表: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17 10:37:28  回复该评论
  • ??等了两天等来个这_(:з」∠)_哭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18 14:11:03  回复该评论
      • 攒了两天的龙族MMP的给我这个??
          •  凯撒
             发布于 2019-04-21 18:56:26  回复该评论
          • 加图索家族的人,已经沦落到在这里借楼问一声,我到底怎样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18 22:39:42  回复该评论
      • 借楼,所以请假就是没有?而不是延迟?
      •  江爸
         发布于 2019-04-21 20:25:57  回复该评论
      • 我望车外看了看,说:“我买几个橘子去。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江南看那边月台的栅栏外有几个卖东西的等着顾客。走到那边月台,须穿过铁道,须跳下去又爬上去。我是一个胖子,走过去自然要费事些。江南本来要去的,我不肯,只好让我去。江南看见我戴着黑布小帽,穿着黑布大马褂,深青布棉袍,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难。可是我穿过铁道,要爬上那边月台,就不容易了。我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我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这时江南看见我的背影,江南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江南赶紧拭干了泪。怕我看见,也怕别人看见。江南再向外看时,我已抱了朱红的橘子往回走了。过铁道时,我先将橘子散放在地上,自己慢慢爬下,再抱起橘子走。到这边时,江南赶紧去搀我。江南和我走到车上,将橘子一股脑儿放在江南的皮大衣上。于是扑扑衣上的泥土,心里很轻松似的。过一会儿说:“我走了,到那边来信!”江南望着我走出去。我走了几步,回过头看见江南,说:“进去吧,里边没人。”等我的背影混入来来往往的人里,再找不着了,江南便进来坐下,江南的眼泪又来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5-01 13:13:54  回复该评论
          • 初二小姐,语文给我补一下吧?俺,,,,,
      •  访客
         发布于 2019-05-02 19:42:05  回复该评论
      • 要怎么样才不水?有的看就不错了.不能有感情戏吗?最后路明非的回忆很感人的啊不会想到自己的父亲吗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17 10:37:55  回复该评论
  • 老贼你……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19 09:56:51  回复该评论
      • 也许你记得,也许你不记得,也许你装作不记得,曾经有个叫绘梨衣的姑娘把一生停留在你一刹那的目光里,她要燃尽一生的力量才能追上你,看到你看到的那个世界,笨拙的走向你。
        而你所能给的,也只是锦衣华服,灯火辉煌的假象,或者某一刻的眷顾而已。
        你最后还是把生如夏花的女孩遗忘在藏骸之井,转身去追寻无论如何也得不到的陈墨瞳。
        你的女孩死掉啦。这辈子从来没得到过你的爱的女孩,在她可能被拯救的生命的最后几个小时,你躲在橱柜里喝闷酒,你在害怕在犹豫,你在衡量为了一个交情不深的黑道公主卖掉1/4条命到底值不值得。
        你对绘梨衣是恻隐,是同病相恋
        可是对于绘梨衣来说,sakura就是整个世界啊。
        那是个为了上杉绘梨衣豁出命去的男人,带她去看这个世界最好的模样,为她抗下全黑道追杀的刀锋,为她不惜打破禁忌的力量和世上最强大的怪物为敌。
        sakura是这样的存在。
          •  刀片
             发布于 2019-04-19 12:15:19  回复该评论
          • 她是那么的相信你,你怎能看着她死?!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19 17:29:03  回复该评论
              • 明妃和小怪兽血统大高,说不定会生出白王或者小龙女那种怪物,烧个圣母院表示反对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20 19:43:01  回复该评论
          • 没人有资格指责路明非,他也曾在东京街头,众人的围捕下不惜生命地保护一个女孩,他也曾不顾组长与安全,只为护她周全。你们只记得他没有用四分之一的命去救她。却没人记得他也曾尽力赶往一个随时覆灭的深井,他也曾不惜一切为她复仇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17 10:52:38  回复该评论
  • 内心毫无波动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19 09:57:36  回复该评论
      • 绘梨衣在龙族里是个特别的存在,江南好像偏爱强大的女孩子,龙族里也不乏这种姑娘,但是只有绘梨衣,手握强大的力量,却不张扬肆意,不在两个男人间兜兜转转,吊人胃口;没有种族之见,相爱相杀;也不神神秘秘,拯救世界。她在你身边的时候,就是个单纯漂亮的姑娘,你伸出手就可以拥她入怀。她的世界很小,你甫一出现,就成了她的全部。
        你爱过一些人,你毁天灭地屠龙降魔浴血归来,可是你能给她什么?你的爱很沉重,但是还要看她想不想要。
        她是光芒万丈的漂亮女孩,开红色法拉利,身材撩人,捉摸不透。你固执追着那道背影跑的跌跌撞撞,你说拿自己的命换师姐的命,不可惜。
        你说自己永远都是个衰仔,被漂亮女孩子耍的团团转,从来没被珍惜过。
        你不肯承认自己孤独,却连遗书都不知道该留给谁。
        你沉默也承认,这一生估计就这样了,八成有一天就能忘掉诺诺,放下那些年少的过节,然后一个人踏上战场。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17 11:04:09  回复该评论
  • 超过9点半没更的今天基本没戏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17 14:44:28  回复该评论
  • 剧情拖沓、弄科普文撑稿子也就罢了,你一作家还公务繁忙!
      •  真路鸣泽
         发布于 2019-04-19 23:32:48  回复该评论
      • 欧拖了,兄弟。老贼是集团董事长,你以为写书的都是无业游民?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17 16:55:26  回复该评论
  • 我寻思着作家的公务不应该是写作么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18 18:49:50  回复该评论
      • 他有自己的公司,每天事还是挺多的。(九州缥缈录)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17 18:29:58  回复该评论
  • 没有就别写第154章,以为有更新,结果就是个通知。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17 19:46:13  回复该评论
  • 这都2019了,龙族才到2011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22 11:44:37  回复该评论
      • 你没认真看。
        龙族现在的时间应该是2014年冬——2015年春
        龙Ⅰ,2010年秋(明妃大一),龙Ⅱ,2011年夏或秋,结识夏弥(明妃大二),龙Ⅲ,2012年(明妃大三,南大妙用之前2012世界末日((太阳纪更迭))的传言)
        龙Ⅳ,2013年秋(明妃大四,成为路主席((当选继承人的时候凯撒还没毕业)),芬狗毕业,楚少和凯撒毕业)然后是逃亡,值得一提的是,楔子里的时间是圣诞节,而第一章巴西狂欢节是在二月中旬到下旬,龙Ⅳ里又有两章是,邵公子的夏季攻略计划和苏晓樯的夏季攻略计划,所以,龙Ⅳ的时间点其实是2013年末,至2014年夏。
        龙Ⅴ继续龙Ⅳ的时间点从2014年夏开始,第一章全民公敌,龙Ⅴ里明妃再回红井应该是两年之后。
        再就是,我觉得龙Ⅴ没那么水,记得2018年10月还是11月得知龙Ⅴ已经更新几个月后,我一口气从深夜11点看到凌晨三点,看到了当时最新的八十多章(雷霆与守望者),有好多片段都打动了我,比如明妃逃亡前偷看叔叔婶婶,比如诺诺和明妃在旅店(是不是情人旅店我忘了)窗边的对话,明妃回红井见绘梨衣,诺诺侧写曾有绘梨衣的神社,明妃独自一人躺在救生艇上听着毛不易的《像我这样的人》(好吧,这段我一开始笑了,明妃也不是一个人,还有手机版芬狗),苏茜为楚少挡弹,乌鸦濒死状态下给明妃一行飞机,零与明妃回到那所图书馆,阿巴斯的过去……
        八十多章后我也是追着看的,又时没更或者太水我也会心说“卧槽今天又没更?”、“我去这章这么水?”但我从来不会发出来,因为我知道南大不容易。
        龙族为什么难更?因为现在每走一步都要涉及到前几部和这部前面留下的、密密麻麻的线索和伏笔,同时还要顾虑到人物的塑造(每个角色都得单独安排其个性语言),还要营造战斗的史诗感,有些话还得考虑是明面上说还是心里说、以及由谁说。
        不容易啊,真的不容易。
        何必说水呢,南大每次辛辛苦苦赶稿出来,我们就回给他一个“水”字?南大看到就不会难过吗。
        龙Ⅳ、龙Ⅴ就真的那么水么,我觉得不至于,至少龙Ⅴ前八十多章我是一口气看完的,真的没觉得哪里水,我觉得耽搁最久、稍有水分的还是“但为君故”的海德拉袭击破冰船那里,那里在当时确实停留的太久,但到后来通过雪这个人物引出了龙Ⅳ的谜团人物——阿巴斯的身世——我又忽然觉得这部分好像也没那么水。也许一口气重新看一遍“但为君故”,也就不觉得那么水了吧。
        再说绘梨衣。
        明妃内心的选择其实早在龙Ⅲ的那场梦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22 16:17:29  回复该评论
          • 境里就有暗示了,我记得不太清楚了,大概是诺诺和绘梨衣两个木偶,然后绘梨衣木偶着火、烧焦了。
            明妃对绘梨衣肯定有愧疚、有后悔,可有没有喜欢、喜欢多少就说不准了。要知道,喜欢和被喜欢并不对等。即使明妃能够让小怪兽复活,甚至哪怕诺诺已经不在明妃身边(死亡或成为凯撒妻子)明妃又一定会选择小怪兽么?我认为悬(这里指不一定)
            明妃最后悔的,是没能早点杀掉赫尔佐格,以至于他献祭了绘梨衣;而不是没有承诺或给予绘梨衣一个幸福的未来。注意,最后悔的是没让绘梨衣活下来,而不是没让绘梨衣成为自己的新娘。
            鸣泽评价绘梨衣“因为她太蠢了啊,蠢到不忍心让她受到伤害。”
            明妃在送绘梨衣上车的时候,我其实也为这一对惋惜,但我也看出了明妃的成长,明妃知道以自身为核心围绕着一场盛大的阴谋和重重的谜团。如果绘梨衣跟他在一起,一定会被牵扯进来,谁又能保证那时的小怪兽不会遇害、不会为明妃挡刀、不会结局更惨呢?所以明妃抗拒进入绘梨衣的世界,也拒绝小怪兽走进自己的世界,源头还是不忍绘梨衣遭受这个世界的伤害。(回顾龙Ⅲ上、中,对世界阴暗面的描写还不够么)
            你要是问“那怎么诺诺就没事,对诺诺就不放手?”
            你现在再看龙Ⅳ、龙Ⅴ,如果你真的有这方面的经历的话,应该可以看出,明妃已经在放手了。
            但明妃对诺诺的喜欢是很难退却的。毕竟人之常情。
            所以个人这里不赞同绘梨衣“无脑”复活,除非能给出充足、充分、不冲突设定、不辣眼睛的理由,小怪兽才有可能复活。
            悲剧之所以深入人心,是因为把最美的撕毁给人看。
            如果小怪兽不死,并且和明妃过上了幸福的生活,那龙Ⅳ,龙Ⅴ怎么办,且龙Ⅲ前面揭露的那些黑暗面、龙族所探讨的繁多的主题、作者想要表达的深度的思想都会因其被冲淡。
            不是在说什么“笔给你,你来写。”
            真的只是追了几个月,看到几乎一直有人说水,
            一直有人要求复活绘梨衣。我觉得不应该,也希望能够多体谅一下南大,仅此而已。
  •  鸡八
     发布于 2019-04-17 21:07:32  回复该评论
  • 好险好险,这次又没有被开水烫。
      •  真路鸣泽
         发布于 2019-04-19 23:34:41  回复该评论
      • 谁能告诉我,“开水烫鸡巴”是个什么梗?为什么老是有人提到。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20 10:13:02  回复该评论
          • 给雪做手术那一章下面有狼人评论说如果不出事他直播汤机吧,回复量为龙五开更以来第一,这也变成了一个梗。。。。。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17 23:56:47  回复该评论
  • 有个疑问,楚子航从记忆里消失了,为什么还有人记得信号发射器,就跟蜘蛛切没了楚子航就老老实实的在博物馆里,凯撒的和服还能说是路明非的,信号发射器咋解释。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18 08:03:11  回复该评论
      • 不是废狗取代了楚子航的位置吗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18 15:23:19  回复该评论
          • 是路明非和一位中东路人还有以前的副会长取代了他的一切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18 00:34:32  回复该评论
  • 江南和卖刀片的聊这次能收多少刀片。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18 07:24:48  回复该评论
  • 裤子都脱了,你给我看这个???
  •  
     发布于 2019-04-18 10:13:40  回复该评论
  • 本来更新就NM慢,还请NM假?搞NM呢搞!
  •  江南僵难
     发布于 2019-04-18 11:13:59  回复该评论
  • 终于知道什么叫南水北调,连中央都知道江南的水甚至能解决北方的干旱。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18 12:38:30  回复该评论
      • 江南:错错错,是南水西运,知道不,巴黎圣母院的火就是我灭的
  •  老唐
     发布于 2019-04-18 11:49:30  回复该评论
  • 江南老贼。我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  
     发布于 2019-04-18 13:58:55  回复该评论
  • 快点写,老娘跟克里斯的事还没了呢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18 19:07:46  回复该评论
  • 我安排了楚人美和贞子晚上去找他玩
  •  凋零盛世
     发布于 2019-04-18 20:48:09  回复该评论
  • 会不会零号是结合黑王卵制造的最后武器, 他从那里逃出来后以人类的人格路明非长到成年,然后与黑王的人格路鸣泽交易,最终成为黑王,或两种人格融合什么的(瞎猜的,不喜勿喷)
      •  真路鸣泽
         发布于 2019-04-19 23:39:10  回复该评论
      • 是的。我失去身体控制权时,哥哥被校长和路麟城收养,后来我苏醒了却收不回控制权,只好与哥哥做交易来慢慢交换。
  •  
     发布于 2019-04-19 09:58:57  回复该评论
  • 这次质量还可以,最后感觉就是路明非小时候的家或者盲猜会出现灵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19 09:59:10  回复该评论
  • 奥丁为什么一定要扎师姐呢。奥丁的死对头是黑王,难道师姐是黑王复活的钥匙,从龙五前面的章节来看,莫名的的感觉师姐有点像绘梨衣,不同的是,两个人,代表不同的王的复活...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19 22:04:59  回复该评论
      • 我瞎猜的:诺诺可能像绘梨衣一样是祭品,龙王的出现,奥丁屠龙,而诺诺是龙王的祭品,所以才要杀她
      •  真路鸣泽
         发布于 2019-04-19 23:42:44  回复该评论
      • 奥丁以为诺诺死了,我就不能复活。只是,他不知道命运天定,我的复活是天命,他改变不了——黄昏必定到来。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20 12:01:35  回复该评论
      • 墨加一横就是黑王,那么墨瞳,就是指还未激活(觉醒)的黑王之眼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19 10:00:48  回复该评论
  • 这个是十七号更新的,应该还有十九号的吧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19 10:17:37  回复该评论
  • 我发誓,不等他更完,我不看了!妈的,团结起来,牵着老贼走!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19 10:36:17  回复该评论
  • 无限水 挖坑 没有一章能填一下 解决一个坑的办法就是另一个坑 看的痛苦却又不得不看 大概就是江南书写的好的地方吧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20 01:53:42  回复该评论
      • 如果没有龙3,我是不会看下去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19 11:52:44  回复该评论
  • 我是一脸懵逼,这个是什么展开?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19 12:49:02  回复该评论
  • 你在此地不要走动,我给你买一袋橘子
  •  啧啧啧
     发布于 2019-04-19 12:59:19  回复该评论
  • 我总感觉克里斯廷娜要死,每个女配角都是悲催的命运
  •  路麟城
     发布于 2019-04-19 17:56:51  回复该评论
  • 然后我就真的推门进来了是不是?手里还提着一袋橘子或者糖?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无弹窗阅读和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雷霆与守望者2345,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