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但为君故(81)

t7_933331115.jpg

跟她的同伴们不同,苏恩曦没有什么悲惨的过去,沦落到在澳门赌场里给老板当工具完全是她自己的主意。

她生在福建乡下的一座小城里,如今回忆起来,只记得满城浓绿的树荫和乌龙茶的茶香。

那是座多雨的城市,不是在下雨就是准备下雨,黑云之下的阴霾里,老人抱着小女孩在屋檐下捡着豆子,唱着“天乌乌,要落雨,海龙王,要娶某”的闽南歌。

小女孩是苏恩曦,老人是她的曾祖母。

爹娘男帅女靓,都是小城里的风云人物,但感觉永远都在吵架,老爹永远在指责老娘红杏出墙,老娘则反过来指责老爹不思进取,只会招惹狂蜂浪蝶。吵得厉害了就摔锅丢碗,家中总是唱着锣鼓喧天的好戏,这时候拉扯老爹长大的曾祖母就含着泪哄这个劝那个,劝他们为了小囡别把事情闹得太大,小囡虽然还不会说话但其实是懂事的,父母吵架她会一辈子记在心里。

但苏恩曦表现出来的状态完全不是曾祖母说的那般脆弱,某一次爹娘吵得正欢,隔壁邻居家的孩子们过来看热闹。苏恩曦原本在旁边安安静静地玩着魔方,忽然丢掉魔方起身上去,揪住为首的男孩,骑在身下劈头盖脸一顿暴打,打得男孩嚎啕大哭。爹妈给惊到了,竟然停下不吵了要上来拉架,但苏恩曦早已打完收工拔腿就跑,跑得比兔子都快,跑了十几里地去城郊的老屋里找曾祖母去了。

那年她才两岁半,一个两岁半的孩子穿越城乡跋涉那么长的路,简直等于成年人攀登珠穆朗姆峰那样的冒险。

但曾祖母从地里回来的时候,这个小女孩正盘腿坐在屋前的茶树下啃甘蔗,因为刚刚长齐奶牙,还不太好用,她还知道用小刀先把甘蔗切成小条。

曾祖母是个旧式的老女人,旧到当年还缠过半截脚,足见苏恩曦长大的那座小城有多落后。别人都看曾祖母是个早该埋进地里的古董,但只有她能降住苏恩曦这个混世魔王。

苏恩曦遇到她就老实了,曾祖母叫她陪着捡豆子她就捡豆子,曾祖母没事交给她做她就在旁边玩魔方,但必须坐在她能看到曾祖母的地方。

所有人包括爹妈都说苏恩曦是傻的,她会说话但是很少说,但是打起人来那股子混劲连男孩都害怕,只有曾祖母反复说我家小囡是聪明的,我家小囡有世界上最好看的眼睛,我家小囡的眼睛会说话。

风流倜傥的父母收入菲薄,连女儿上幼儿园的钱都付不起,或者说当这个钱和酒钱起冲突的时候还是酒钱优先。所以他们渐渐地就不管苏恩曦了,把她丢给曾祖母也免去了很多麻烦。

曾祖母是农村户籍,有宅基地和自留地,门前还有两棵茶树,弯腰劳作的话,收入足够养活她和苏恩曦。她小心翼翼地盘算着收支,把茶商来收茶叶的钱藏在一个瓮里,上面压着几块石头。

这个旧式的老人并不太相信银行,直到某一天村里的年轻人赌输了钱,偷摸进来要掏床底下的瓮。老人醒来的时候,地下倒着个人,年仅三岁的孙女丢下手中的砖头,正准备把这个贼拖出去,但她纵使强壮程度远超同龄人,这个工作还是太挑战了。

第二天曾祖母起早带着苏恩曦进城,在一家银行把钱存了一个定期存单,输密码的时候曾祖母让苏恩曦输,柜员急忙阻止,说孩子输完密码就忘,到时候还得找回密码太麻烦了。

曾祖母说没事,我家小囡聪明得很,我家小囡会记得,这是我家小囡将来结婚的嫁妆。

她就是这么无原则地相信她的曾孙女是个很厉害的孩子,虽然苏恩曦的厉害似乎只表现在村头追鸡撵狗村尾打小朋友这件事上。

老人的生命就像风中的蜡烛那样,没有人知道它什么时候熄灭,那天她在给茶树摘虫的时候忽然倒下了,后脑着地发出沉闷的响声。

医生很快宣布了她的死期,尽管她还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有呼吸,能睁眼,但说不出话来。她在村里的人缘还不错,人们结伴去看她最后一眼。

苏恩曦默默地站在床头,握着曾祖母的手,谁去看她都不放开。这个蛮横粗野的女孩忽然变得特别特别安静,但她不哭,一滴泪都没有。

来看的人终究会走,那个寂静的夜里只剩下苏恩曦和曾祖母,曾祖母在黑暗中忽然睁开眼睛,蠕动着嘴唇问了一句什么,却发不出声音。

苏恩曦准确地报出了那张存单的密码,老人露出欣慰的笑容,longzu5.co苏恩曦感觉到自己掌中那只枯瘦的手忽然失去了力量,但她站在那里,仍旧紧紧地握着,直到那只手彻底地冰冷了。

第二天苏恩曦就取出了存单里全部的钱,尽管父母努力想要留住这笔意外之财,但五岁的女孩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曾祖母的后事全部安排好了,从墓地到葬礼。

那是一场风光大葬,旧式而且隆重,暴雪般翻飞的纸钱里,苏恩曦独自扶灵,还是一滴泪不流。

村里人这才惊讶地说还是老人家看得准啊,苏家的女儿其实是聪明的,一点都不傻。

***

苏恩曦何止不傻,她早熟,早熟得匪夷所思,三岁的时候,应该就有个十几岁的智力水平。当时她还对自己的血统一无所知,也不知道那种名为“天演”的能力虽然没有完全觉醒,却已经潜移默化地发挥作用。

她之所以不说话是懒得说,以她的智商,跟同龄的孩子没什么好说的。

她一言不发就揍人是因为她容易心烦,世界在别人眼里是蓝天白云车水马龙,在她眼里全都是信息流。她看一眼天上的云就知道风的流向,玩着魔方看电视剧每句台词都能记得。

从她记事起她就被铺天盖地的信息流包裹,她无法忽略它们无法安静,只要她睡醒她就会本能地开始计算。

她很不愿往人多的地方去,如果在车水马龙的街头站定,凭着那过人的听力,无数的对话进入她的脑海,她能听出那里面的谄媚和欺骗。人类才是最庞大的信息流,他们是那么地善于尔虞我诈。

她也知道对于父母来说自己是个意外,这对风流倜傥的男女因为她这个意外不得不结婚,他们各有各的风流各有各的生活,只是迫于面子和没钱所以没有离婚。每当他们抱怨人生的不如意时,他们最烦的就是苏恩曦,他们吵架的时候手指并不指着对方而是指着苏恩曦,都是这个套索让他们不得不忍受眼下的生活,如果没有她一切都会变得更好。苏恩曦甚至知道父母的相好是谁,就是住得不远的邻居,所以遇到他们的孩子苏恩曦就打得更狠一点。但她从不跟曾祖母说,曾祖母以为年轻人只是还没长大,两口子之间搞出误会来。

苏恩曦离家出走了,那年她五岁,心理上大概是十八或者二十。她出走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她留在那座小城里的理由已经没有了。

她总是呆在能看到曾祖母的地方,不是她害怕孤单,而是她得看顾那个孤单的老人,就像猫看顾它的饲主。现在饲主死了,她也自由了。

“天乌乌,要落雨,海龙王,要娶某”,唯一值得留念的就是那首儿歌,真想再听一下,被那个老人抱在怀里。她是那么地干枯瘦小又那么温暖。

这是怪物女孩唯一一件无法分析理解的事,只有在曾祖母怀抱里的时候,世界是简单、干净而又清晰的,蓝天是蓝天,白云是白云,狂暴的信息流停滞不动,只有那首歌缓缓地流动。

从电视剧的逻辑分析,这似乎是“爱”的作用,但即使作为人形自走电脑,苏恩曦还是没法对爱做完整的解析。

***

苏恩曦没什么追求,只想去远点儿的地方看看,书上说世界很大,她想去看看。

靠着与生俱来的高智商,苏恩曦在流浪的日子里居然过得不错。

她一眼就能判断什么人对她是友善的,什么人对她存着敌意,友善的人她就跟人家撒娇卖萌,说点谎话。萝莉躯壳里装着老阿姨的灵魂,要想讨好谁那是太容易了,她困了累了想要找一张舒服的床睡上几天的话,总能找到某个好心的家庭,信了她的谎话。好几个家庭认真地想要收养她,但每到这个时候苏恩曦就会含泪答应而后连夜逃走。

她不需要什么人,她自己就过得很好,老装小女孩也蛮累的。

常在江湖走哪能不湿鞋,人贩子她也遇到过几次,有一次还真是蛮危险的,但被她用纯真的笑容迷惑,然后用砖拍晕,事后还拿了对方的硬币给派出所打了电话。警察最后都不知道怎么写结案报告,受害人自己制服人贩子,把功劳送给警察叔叔,然后抽身离去深藏功与名,这报告递上去非得给上级骂死。

但苏恩曦还是太嚣张了,这个神秘的流窜女孩对警察来说是困惑,对某些人来说是诱惑。

她在一辆长途汽车上被人劫持了,对方对这个怪物女孩的高智商早有准备,车上的司机和乘客都是一伙,等苏恩曦意识到危险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坑边闲话: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553344926"即可领取最高99元红包!还有一个月又放暑假了,时间过的真快!


龙族粉丝QQ群:231584208 龙族粉丝③群

上一篇:第176章 但为君故(80)

下一篇:第178章 但为君故(82)

  • 评论列表:
  •  enxi
     发布于 2019-06-21 09:34:39  回复该评论
  • 开始回忆杀了
      •  回忆杀
         发布于 2019-06-21 23:45:08  回复该评论
      • 还记得看火影时动不动来个回忆杀么?没错,那是因为漫画稿子不够用了,同人动漫充数的
  •  访客
     发布于 2019-06-21 09:37:06  回复该评论
  • 更了!更了!居然更了!!奇迹啊!!!
  •  111
     发布于 2019-06-21 09:37:47  回复该评论
  • 今天这张有点过分了 给我们看人物小传?
  •  访客
     发布于 2019-06-21 09:39:18  回复该评论
  • 要盒饭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6-23 13:44:16  回复该评论
      • 老贼笑嘻嘻的对薯片妞说“这位仙女请留步,老夫看你貌美如花骨骼惊奇,特地为你情心准备了茶叶味的盒饭,你是想现在吃呢,还是下一章再吃呢?
        薯片妞问下一章什么时候更新。
        老贱掐指一算,说莫不得下周了。
        薯片妞说,天这么热,下周不就腐烂了,这样吧,我听说卡塞尔学院的昂热躺了那么久至今还热着,想必保鲜技术是极好的。你把盒饭送到昂热的低温舱里去暂存一下。
        昂热:MMP……
  •  苏恩熙
     发布于 2019-06-21 09:43:31  回复该评论
  • 我的童年就是老奶奶死了,我离家出走了,智斗犯罪分子!
  •  访客
     发布于 2019-06-21 09:44:39  回复该评论
  • 还行,这章丰富了人物,也不算水吧
  •  路鸣泽
     发布于 2019-06-21 09:52:45  回复该评论
  • 江南,你这几天写的什么玩意,和主线任务有关吗?臭弟弟
  •  访客
     发布于 2019-06-21 10:12:04  回复该评论
  • 水水水水水水水水水水水水水水水水水水水水淼淼淼淼淼淼淼淼淼淼淼淼淼淼淼淼淼淼淼淼淼
  •  访客
     发布于 2019-06-21 10:20:55  回复该评论
  • 这章回忆杀还是不错的,就是有点短,就像老贼的JJ一样短
  •  淼淼
     发布于 2019-06-21 10:26:55  回复该评论
  • 苏恩熙酒德麻衣的故事应该都会有吧?
  •  访客
     发布于 2019-06-21 10:27:50  回复该评论
  • 不会真要死了吗。。。。。。。。。。
  •  访客
     发布于 2019-06-21 10:55:25  回复该评论
  • 这不挺好的,苏恩曦出场这么久了,背景都不清楚,现在知道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6-21 20:37:40  回复该评论
      • 这一情节出现在不该出现的时候,而且其实没有必要介绍每个人的背景,这容易让人开启上帝视角的感觉,并且可能会影响以后的剧情发展。
  •  访客
     发布于 2019-06-21 11:25:33  回复该评论
  • 要领盒饭了吗?但愿别,总得等到老板来救你吧
  •  访客
     发布于 2019-06-21 11:41:28  回复该评论
  • 真让人心疼,无论是小女孩还是老奶奶。
  •  访客
     发布于 2019-06-21 13:34:35  回复该评论
  • 苏恩曦不能死啊!啊!啊!死她就像杀了旁白或吉祥物一样,完全不像话啊!
      •  访客
         发布于 2019-06-21 15:01:08  回复该评论
      • 绘梨衣都死了,还有谁不能死
        我也不舍得
  •  访客
     发布于 2019-06-21 16:12:47  回复该评论
  • 回忆完了就可以没有压力地领盒饭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6-21 17:57:40  回复该评论
  • 海龙王,要娶某:舒恩希是海龙王对象?
  •  访客
     发布于 2019-06-21 23:43:27  回复该评论
  • 凯撒小组冻死北冰洋??陈墨瞳东京睡美人??
    校长冰箱养老??奥丁片场蒸发??路鸣泽潜水窥屏??
  •  霸道总裁
     发布于 2019-06-22 08:12:47  回复该评论
  • 越写越像爽文,哪有之前龙族的味道。
    还是说以前龙族就是这样,只是自己长大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6-22 16:56:10  回复该评论
  • 感觉有漏洞啊,上一张说麻衣教他忍术的时候没认真听.这章就说有天演.感觉对不上啊
  •  访客
     发布于 2019-06-22 18:07:06  回复该评论
  • 她在一辆长途汽车上被人劫持了,对方对这个怪物女孩的高智商早有准备,车上的司机和乘客都是一伙,等苏恩曦意识到危险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但是她并不害怕,在很小的时侯她就计算到自己的未来或者说命运,也许是凄美而华丽地落幕,也许是一言不发地悄悄离去,但绝不会是终结在这里,长途汽车?
    苏思曦望着窗外疾驰的风景,轻声叹息,手脚被这伙人绑得很结实。她并不做抵抗,因为毫无胜算。正当他想着这伙人会把她带到哪里时,忽然编剧冲出来反手一刀带走了她。苏恩曦双手接过已经凉透的盒饭,望着渐行渐远的长途汽车,心中五味杂陈,围观群众一脸懵逼。
      •  访客
         发布于 2019-06-22 18:50:24  回复该评论
      • 这时候的苏恩曦忽然感觉到绝望和无助,可是在这世界上又能与谁倾诉呢?他忽然想到生命中最重要的辣个蓝人,激动地跑到路边的电话亭,拨通了他的电话。
        西伯利亚某基地,面色阴沉的研究人员揣着嘟嘟作响的电话极其谨慎的打开了0号房间的大门,看向房间深处被束缚着的小男孩,操着一口浓重的俄罗斯口音说:“your calling”,然后把电话凑到小男孩耳边。只听见电话对面梨花带雨的哭泣,似乎还说着什么老板,小男孩想了想,自己还未出道就已经收获了一个迷妹么,奈何听不懂江苏话。只好安慰道:“幺妹儿,侬喺唔喺打错咾”。苏恩曦忽然明白过来。这时候的老板还不认识她。擦掉一把眼泪失落的说:“老板,要……”,小男孩立即回复:“不要”,苏恩曦终于止住了哭泣,小声说:“祝您心明眼亮。”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苏恩曦远远的望着长途汽车远去的方向,是上海堡垒。他忽然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只好默默吃起了冰冷的盒饭。
          •  访客
             发布于 2019-06-22 22:03:19  回复该评论
          • 就你皮,写错了吧,苏恩曦讲闽南话,貌似比江苏还更难懂啊。
          •  访客
             发布于 2019-06-22 22:12:03  回复该评论
          • 照你这么说,薯片妞是乘错车才领了盒饭的吗?想要去澳门却上了去上海的车。
          •  访客
             发布于 2019-06-23 11:28:53  回复该评论
          • 青龙偃月刀为何沦为水果刀?九齿钉耙梳出的中分为何如此靓丽?传国玉玺缺的一角竟然是砸核桃所致?何人竟能用13500斤的金箍棒擀饺子皮?张飞为何哭诉自己的蛇矛被抢去织毛衣?京外高压线为何频频发出琴声?敬请关注今晚8点走近科学栏目专题《秀儿,是你吗?》
  •  访客
     发布于 2019-06-22 21:46:51  回复该评论
  • 嗯,这章写的还行就不寄刀片了,下章不好好写再给老贼寄。
  •  访客
     发布于 2019-06-23 11:32:35  回复该评论
  • 结局路明非死了诺诺也死了,他们没有在一起,凯撒和楚子航还活着
  •  访客
     发布于 2019-06-24 08:50:20  回复该评论
  • 有谁还记得那个要直播烫jb的老兄
  •  访客
     发布于 2019-08-06 01:44:54  回复该评论
  • 总觉得有些面目全非了,这不是我印象中的龙族了。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无弹窗阅读和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雷霆与守望者2345,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