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但为君故(84)

t7_933331115.jpg

苏恩曦还没来得及说话,忽然听到低低的吼声由远及近。

她抬头一看,浑身一层鸡皮疙瘩。一条浑身长满鳞片的猛犬正缓缓地向着他们走来,金色的瞳孔时明时灭。

苏恩曦一眼就认出那是一条混有龙族血统的烈性犬,能不能称作犬类都是个问题。它的肩高跟苏恩曦差不多,体型和重量都不亚于成年的雌狮,搏杀苏恩曦和奥金涅兹是轻而易举,苏恩曦和奥金涅兹都算老贼,靠经验老道混饭吃,可对上这种嗜血的动物,经验没有用武之地。好在它似乎受了很重的伤,腹部一个巨大的裂口,内脏流出体外,在地下拖出黑红色的血迹。

被伤到这种程度这猛犬居然还没有死,足见龙血把它强化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苏恩曦手里就一把透明的塑料匕首,但也只好紧握在手中,聊胜于无。

“天演”高速地运转,苏恩曦头痛欲裂。要她那么费脑子的情况真不多,这份脑力要是投资在华尔街,大概已经进账三四亿了。

但她还是想不出脱身的办法,这里没什么可以躲的地方,出入口就那么一个,在那条狗背后。

“他妈的还愣着干什么?”奥金涅兹先急了,“把我解开!”

“滚!不解开你我只要对付一条狗,解开你我要对付两条!”苏恩曦懒得理他。

松开奥金涅兹也没用,诸葛亮和司马懿加起来也打不过一个没脑子的上将潘凤,那条狗就是潘凤。

“至少把我的手解开!”奥金涅兹是真的很急,“腿捆着我也跑不掉!我知道怎么对付那条狗!”

苏恩曦犹豫了两秒钟,给他把捆手的皮带解开了。死马当活马医,奥金涅兹知道的应该比她多一些。

奥金涅兹蹦跳着窜进他自己“蜕皮”的房间里,苏恩曦愣了一下,那间房虽然有门,但这种程度的门经不起那条狗的爪子挠哪怕一下。

她也跟着跑了进去,指望着奥金涅兹在房间里藏了武器之类的东西。但奥金涅兹只是紧张地站在自己褪下来的硬壳后,双手搭在那具硬壳的肩膀上。

猛犬也跟进了房间,苏恩曦被那股扑面而来的血腥味恶心到了,它流着长长的涎水,走得一瘸一拐。

奥金涅兹双手用力一推,把自己的“遗骸”推向了猛犬,出乎苏恩曦的预料,猛犬不是闪避,而是扑上去玩命地撕咬,首先就是把那只干枯的水蛭咬下来,疯狂地咀嚼了几下吞了下去,再是大口地撕咬那层硬壳,不同于蛇蜕只是一层干燥的皮膜,奥金涅兹褪下来的壳至少有十几公斤重,厚厚的皮质层随着猛犬的撕咬还被挤出血来。

危机暂时地解除了,苏恩曦和奥金涅兹喘息着躲在沙发后面,听着门口那恐怖的咀嚼声。

“但凡沾过那东西的,就像毒瘾那样摆脱不掉!”奥金涅兹低声说,“女人,我可是救了你一命!”

“吃了你它也会很满足吧?”苏恩曦冷笑,“你刚刚摄入那份血清,对它算是最好的补品!”

奥金涅兹无话可说,因为苏恩曦的分析是对的。

他了解这种猛犬的习性,受了那么重的伤,它跟重伤的奥金涅兹一样想要活下去。水蛭和“残骸”里还含有少量的血清,猛犬对那种气息极其敏感。奥金涅兹身上也有这种味道,苏恩曦刚刚把他揍得遍体鳞伤他还来不及愈合。所以他才那么急,如果猛犬靠近他和苏恩曦,闻到了味道,首先肯定是撕咬他,苏恩曦只够资格在旁边欣赏。

“你脱下来的皮够它吃饱么?”苏恩曦问。

“当然不够啊老妖婆,如果那么一点量就够吃的话,我就把自己的遗体吃掉了好么?”奥金涅兹叹了口气。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给它上主食?”苏恩曦上下打量奥金涅兹。

奥金涅兹这才意识到自己也是赤身裸体。几分钟前他还盯着只穿贴身衬裙的苏恩曦看,以老怪物的口吻说着猥亵的话,想要吓唬苏恩曦。但是此刻他已经意识到自己面对的不是什么羞涩少女而是心理素质过硬的老阿姨,相比起来,对方看他的眼神好像更有食欲的模样。

他弯腿曲臂,把重要部位遮挡了一下,“懂了,我去解决,借你的匕首用一下。还有,你得把我的脚也给松开。”

“不行。”苏恩曦慢悠悠地说。

“女人!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我一个人去解决!你跟我说不行?”奥金涅兹狂怒。

“格斗的话,我没把握赢你。我松开了你,还把武器给你了,就算你真的去跟那条狗玩命,回来再给我一刀,我还是亏得不能翻身。”苏恩曦耸耸肩,“这样还不如先让那条狗吃了你,也许它吃完就饱了呢?我自然也就安全了。”

“老巫婆!跟那东西搏斗,就算活着回来我还有什么战斗力?”气急之下,奥金涅兹说出了自己心里对苏恩曦的想法。

这对他而言实在是件很搓火的事。作为反复重生的老怪物,他经历过世界大战和冷战,有过荣耀的时刻也曾被克格勃审讯,跟无数纯情或者美艳的女人有过或真或假的感情,本该把一切都看得很淡,本该是当然的掌控者。可在这个二十多岁的女孩面前,他像只躁动的猴子那样蹦来蹦去,却完全蹦不出她的五指山。

“你不是有这里的地图么?”苏恩曦笑得春花般灿烂,“既然还要随身带着地图,想来是地形太复杂你也记不下来,那就把地图交给我保管咯。你要对我凶的话,我就把地图毁了,大家一起死。你刚刚起死回生,还没来得及茁壮成长,就要跟我这种老巫婆同归于尽,多可惜啊。”苏恩曦又叹了口气,“而你知道那么多的事,我想要逃出去也不会轻易丢下你的,对不对?”

奥金涅兹冷笑,他怎么可能相信老巫婆的话?她的糖果肯定都是癞蛤蟆变的。

苏恩曦微笑着补了一句,“听声音它可快吃完咯。前菜吃完不上主菜的话,客人会不会很生气?”

奥金涅兹脸色一变,把一直藏在手心里的东西丢给苏恩曦,那是个火柴盒大小的设备,上面有个可供窥看的透镜孔。

苏恩曦从孔里看进去,蜘蛛网般的地图被刻在微缩胶片上,成像很大也很清晰。盒子旁边有个键可以翻页,一帧一帧的,这个建筑太过巨大,还分很多层,难怪奥金涅兹记不住。即使是苏恩曦,也需要至少几个小时反复记忆,才有可能牢记不忘。

苏恩曦盈盈一笑,解开奥金涅兹脚腕上的皮带,从他的咽喉处撤走了匕首,又把匕首丢给他。

奥金涅兹站起身来,从死去的格鲁乌战士身上脱下迷彩服穿上,活动关节,缓缓地走向猛犬。

苏恩曦没搞懂他要做什么。奥金涅兹肯定不会是想牺牲自己,他逼近猛犬的姿势谨慎而且富于技巧,longzu5.net竟然是号称苏联特种部队瑰宝的SYSTMEA格斗术。这种由前苏联特种部队研发的格斗术凶狠、凌厉、高效,一度是国家机密,只有最高阶的特种部队骨干才能学习。奥金涅兹学过这种格斗术,苏恩曦又得重新计算两人之间的战斗力对比了。她虽然学过一些忍者技巧,但多数是花架子,刚才如果不是埋伏了奥金涅兹占据了先机,她的胜算应该很小。

可惜的是刚才把他一顿猛揍,差点连桌子腿都打断,虽说没断骨头,但是挫伤、淤伤、内出血的地方应该不计其数,战斗力削减到这个地步,就算学过SYSTMEA格斗术,也无法跟龙血猛犬对抗。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是完整状态下的奥金涅兹,也一样没机会。

龙血猛犬还在埋头大嚼,根本不在乎悄悄逼近的奥金涅兹。单是水蛭和硬壳里残余的血清,已经产生了明显的治愈效果,腹部的伤口太大,还没合拢但正在快速地蠕动着,而骨折的两条腿已经跟好腿一样了。苏恩曦从沙发背后小心地探出头来,紧张地等待结果。也不知道奥金涅兹的心情怎么样,猛犬从脚开始撕咬,已经吃到了胸口处,硬壳那张灰白色的脸依稀还能看出他自己的模样。

奥金涅兹用匕首在自己的左臂上划过,血沿着小臂流淌。猛犬立刻觉察到了这令它兴奋的味道,丢下嘴里的硬壳,转身逼近奥金涅兹。

奥金涅兹只是个少年的身形,在魁梧的猛犬面前真的就只是个猴子,但这个猴子满脸狰狞,龙血猛犬出于动物的本能也有些警惕。双方相互龇牙,喉咙深处发出嘶嘶的吼声。往复的几次试探后,忽然间猛犬就扑了出去,嘶嘶的威胁声立刻变为震耳欲聋的狂吠。奥金涅兹猛地仰身,整个人近乎平行于地面滑了出去,匕首划向猛犬的肚腹。

苏恩曦简直要为这惊险的战术鼓掌,猛犬腹部的伤口还没愈合,奥金涅兹要能一刀重创它外露的内脏,也许能结果它。

一人一犬交错而过,猛犬的利爪撕裂了奥金涅兹的军服,机会只在那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可奥金涅兹刺偏了,匕首没落在脆弱的腹部,而是在胸口刺出了几点火星。

苏恩曦急得想跺脚,通常情况下,心脏部位当然比腹部更为致命,但龙血猛犬全身覆盖着坚韧的鳞片,连子弹都未必能贯穿,匕首又有什么用?

奥金涅兹被猛犬扑倒在地,双手合力勉强顶在猛犬的喉间,那张流着血涎的大口就悬在他头顶,大到能一口吞下他的脑袋。

犬牙一寸一寸地接近奥金涅兹的咽喉,他能看清那血红色的食道在蠕动,奥金涅兹忽然把流血的左臂整个地塞进了猛犬嘴里。longzu5.co猛犬没想到食物自己送进了嘴里,下意识地一咬,连苏恩曦都听到骨骼断裂的咔嚓声。但也就是在这个瞬间,奥金涅兹抓住机会,又是一刀刺在猛犬的胸口。原来刚才那一刀不是他刺偏了,而是故意为之。

出乎苏恩曦的预料,匕首竟然刺了半截进去!那玩意儿可不是什么炼金古刀,也不算特别高科技的产品,哪来这么强的穿透力?

猛犬受了伤,却仍然不肯放弃嘴边的食物,奥金涅兹的血液中饱含着对猛犬来说也极其珍贵的血清,它拼命地咀嚼,拖着奥金涅兹四处移动,想把猎物撕裂。

“镇痛剂!镇痛剂!”奥金涅兹咆哮,“他们身上有镇痛剂!”

苏恩曦一怔,扑到死去的格鲁乌战士身边,翻检他们带的各种东西。

特种部队往往会随身携带着高效的镇痛剂,基本都含吗啡成分,称作毒品也不为过,但在战场上却能救人一命。

果然找到了,苏恩曦抓起镇痛剂针管,冲到奥金涅兹背后,狠狠地扎在他的脊椎附近。

痛觉立刻被阻断,奥金涅兹不哆嗦了,他猛地发力,竟然扯断了自己的小臂!以他的力量原本做不到,但猛犬的牙齿其实已经咬断了他的骨头和肌肉,只剩少部分还连着。

苏恩曦想把他从猛犬面前拖开,奥金涅兹却摆脱了她,大吼着冲了上去,狠狠地一脚踩在匕首柄上,把它整个地踩进了猛犬身体里。

猛犬这才真的被重创了,创口中黑血喷涌,它绝望地哀嚎了好一会儿,倒地后又痉挛了好一阵子,才终于无声无息了。它刚才摄入了少量的血清,多少也有了一点恢复能力,却无法治愈那把匕首造成的伤口。

奥金涅兹在墙角边坐在,面如死灰,大口地喘息着,死死地盯着自己的断腕,“没关系!没关系!还能长出来!还能长出来!”

苏恩曦知道他不是在跟自己说话。这凶狠狡诈的老家伙应该是没准备要赔上一只手作为代价,但在生死关头,这家伙凶性爆发,赌了一把。

他这是在安慰自己,至于是不是真的还能长出来,就要看那种血清的效力能持续多久了。

苏恩曦小心地上前,检查猛犬的尸体,惊讶地发现这家伙左胸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金属,这层金属好像是直接焊在了它的肌肉上,倒像是一件护心甲,但也导致那一块长不出鳞片来。奥金涅兹前后两次都是想刺这块“护心甲”,可它的坚韧程度甚至比不上猛犬本身的鳞片,全力一刺,大约半米的长匕首穿透金属和肌肉,应该是把心脏也刺漏了。龙血猛犬还没强到连心脏也被鳞片包裹。它死于严重的失血。

“我们总是在地狱犬的胸口嵌一块钛金属薄板,那一块就不会长鳞片。我们管这个设计叫‘处决窗’,这样当我们想要杀死一条地狱犬的时候,用钢锥从处决窗里刺进去搅一下,毁掉它的心脏。”奥金涅兹低声说。

坑边闲话:祝各位小伙伴有个愉快的假期,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553344926"即可领取最高99元红包!最近这段时间时而被宣传工作牵扯精力,时而为一些工作中的意外感到非常疲倦,自觉写书的状态是碎片化的。各位见谅! 



龙族粉丝QQ群:231584208 龙族粉丝③群

上一篇:第179章 但为君故(83)

下一篇:第181章 但为君故(85)

  • 评论列表:
  •  访客
     发布于 2019-07-01 09:55:32  回复该评论
  • 水了这么多节就是为了交代地图给了苏恩熙?为后面做伏笔?
  •  访客
     发布于 2019-07-01 10:25:52  回复该评论
  • 好划重点,奥金涅滋认识这种犬!!!
  •  千本
     发布于 2019-07-01 11:50:51  回复该评论
  • 更新的突然,我看的也突然,看完居然忘了评论!也是醉了自己,现在补上!这一期感觉一般,结合总体看,全书总要有一些谷点,有一些推动剧情发展的事件,何况是最喜欢玩伏笔的江南!今天这一章更的有点水,但如果全书都是高潮,那也没意思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7-01 17:40:53  回复该评论
  • 西伯利亚这段更完是要断更几个月的 且看切珍惜吧。(’へ’)
  •  访客
     发布于 2019-07-01 21:18:37  回复该评论
  • 苏恩曦和奥金湼兹都算(老贼)这老贼把自己也写进去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7-01 23:03:46  回复该评论
  • 奥金涅兹杀这狗??? 刀妹滑铲??@艾瑞莉娅南瓜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但为君故(119),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