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但为君故(92)

t7_933331115.jpg

暴雨般的弹幕从天而降,仿佛金属的狂流。

亚历山大·布宁张开双臂行走在弹雨中,仰望天空,像圣徒,又像忏悔的罪人。他是如此地悲欣交集,乃至于颊边流下两行泪来。

直到此刻路明非才明白他是有多么厌弃自己的人生,他根本就是个被铁链锁住的奴隶,服务于这帮长生不老的怪物。他想毁掉这场盛宴,应该已经想了很多年。

子弹打在他的脚边,水泥碎渣飞溅到一个人的高度,他居然分毫无损。老式枪械的准头不高,虽然有激光瞄准点来定位,但弹道还是漂移。

其他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好几位宾客在布宁按下按钮的一瞬间就被打穿了胸膛或者颅骨,红和白的液体在黑色的空间里纵横飞射,像是死神在挥毫泼墨。

其他人惊恐地四散躲避,激光瞄准点就追着他们移动。

水泥栈桥尽头的新生代的克隆体们也措手不及,但他们立刻启用了血肉的盾牌。地狱犬群吼叫着人立而起,并排而立,用满是鳞片的身躯遮蔽主人们。老式枪械的威力还不足够洞穿它们的鳞片,但痛感还是有的,地狱犬们发出痛苦的吼叫,但不敢不服从静电项圈的命令。

唯一的例外是楚子航,他徒手在半空中挥出火红色的飓风,试图阻挡那些金属弹头。这份豪气毫无道理,理论上说极速的风和极高温的火焰确实能够产生类似“结界”的效果,但有个前提,他是青铜与火之王或者天空与风之王。如果他真是那种级别的存在,那么子弹打在身上也跟挠痒痒差不多了,不必费力阻挡。布宁按下按钮那一刻,路明非就把布宁的大衣丢给了他,他只需披着这件带免疫芯片的大衣就能在弹雨中闲庭信步,但他却把大衣盖在了零的身上,选择用君焰去对抗弹雨。

他也确实做不到,弹雨在穿越拿到红色飓风的时候,确实产生了少许的偏转,但红热的弹头依然具备穿透人体的动能。

楚子航急得满头都是汗,路明非知道他急的是什么,他不是急自己,而是想要撑起一道结界保护他附近的人。

那些长着年轻面孔的老人在弹雨中溃散奔逃,有的身手矫健左突右闪,有的跑了两步却又停了下来,默默地望天等着死亡降临。正如那个奥金涅兹的克隆体所说,他们虽有年轻的外表,但心里已经是活了百年的老人,为了那种神秘的血清,他们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像是叼住肉块两端的豺狼,但真的面对死亡的时候,有些人却反而淡定下来了。有个年轻人点了一支烟,他只来得及对空吐出一口烟雾,子弹就从他的嘴里射入,随即他喷出大口的血雾来。一男一女跑着跑着,女孩中了枪,男孩又跑了几步,忽然跑了回来狠狠地抱住她。他们只有一秒钟的时间接吻,一秒钟后他们都变成血人。路明非恰好看到了这一幕,鼻腔中忽然涌起一股酸涩。

安娜被子弹打穿了大腿,爬行了几米,又有几颗子弹命中了她的左半身,鲜血汩汩。她拉开自己拍下的那口箱子,抓出了其中的玻璃容器,里面的水蛭吸饱了古龙血清,虽然是有毒性的血清,但还是能激活她的细胞活性,而且令她进入蜕壳前的假死状态,她就有机会生还。但这份来之不易的血清是为她那已经低温保存的丈夫准备的,如果被她用掉了,那个男人就会永远沉睡在液氮气罐里。她盯着那个玻璃容器盯了好几秒钟,像是要把里面的水蛭生吞活剥,但她最终也没有杂碎那个容器,就被一颗子弹打穿了喉咙。

她手中的玻璃容器滚到水泥栈桥旁,滚下深槽,从哪里来,回到哪里。

布宁也并没有被幸运女神的光环笼罩,走出几步之后,一枚子弹打碎了他的肩胛骨,他趔趄了一下,又坚持着走了一步,被一颗子弹命中了腰间,就此彻底倒下。

水泥栈桥上的人越来越少,激光瞄准点也就越来越多地去向栈桥尽头,地狱犬们构成的血肉盾牌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它们的吼叫渐渐地转为哀嚎,在密集的火力下,它们的鳞片开始迸裂,一头又一头的地狱犬倒下。但直到倒下它们都不敢逃走,因为静电项圈对它们更是恐怖的折磨。终于有克隆体无法忍受这份恐惧了,那些突击步枪的子弹仿佛无穷无尽,他们从地狱犬的背后逃离,但很快就被激光瞄准点追上了。

为首的奥金涅兹克隆体用俄语高吼着,意思大概是让大家靠近他,坚持下去。他在那群克隆体里确实是有威严的,分散开来逃走也没有生路,好些人向着他靠近,最后的地狱犬们围在最外围。至少有上百支枪对着那个最后的血肉堡垒连射,他们没能坚持到安保系统的子弹耗尽,那座血肉组成的堡垒坍塌了,血浆往深槽里流淌,那条被锁链困住的黑龙居然以为是对它喂食,努力地探头到槽边舔食。

枪声终于结束了,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硝烟味,路明非紧紧地抱着克里斯廷娜,楚子航紧紧地抱着零,身边密密麻麻地都是尸体。那是有人想要借着他们身上的免疫芯片逃生,但他们越是想要接近这两个携带免疫芯片的人,就越是被火力聚焦。安保系统这么做,是避免入侵者攻击携带免疫芯片的人。

路明非和楚子航各抱一个女孩,漫步在尸山血河间,谁也不说话,都觉得幻灭。

023号城市的神秘盛宴就这么结束了,为了永生而举办的盛宴,最后结束在地狱中。反倒是他们这些陌生人活了下来。

路明非在布宁的身边找到了那个控制器,关闭了安保系统,两个人这才各自放开了怀中的女孩,小心翼翼地。

免疫芯片在两个女孩身上,谁抱住她们就等于抱住了保命符,但安保系统并未再次开启,它是真的被关闭了,两个人都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她还活着么?”楚子航指指克里斯廷娜。

“我不知道。”路明非摇摇头,“她现在摸不到心跳。”

他扫视周围,看到那两个被弹雨打成血人却依然紧紧抱在一起的男女。这两个人见面的时候可没流露出这样的深情,男孩在女孩群里如鱼得水,女孩也跟几个男孩眉目传情。也许是很多年前的旧情人吧?旧得没意思了,就用买回来的青春去各找新的伴侣,可死神降临的时候,还是要挽着旧情人的手逃跑……仿佛挽住了自己的一生。

路明非长长地叹了口气,正回想布宁临死时说的话,现在护送他去最终目的地的人死了,他又迷路了。

就在这时旁边传来隐约的嘶嘶声,路明非敏捷地弹跳起来,袖中的短弧刀滑入手中。

那嘶嘶声竟然是从克里斯廷娜的身体里发出的,像是有蛇钻进了她的身体里,路明非正惊疑不定,一只苍白的小手从克里斯廷娜的袖管探出来,但迅速就消失了,路明非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接着克里斯廷娜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身体微微扭动像是要坐起来,路明非赶紧上去一把扶住的时候,克里斯廷娜的胸口忽然裂开,大片的黑血从中喷射出来。一个细瘦却矫健的身影从那个缺口里跃出,像是一道白光,速度之快连路明非都没看清。

倒是楚子航更加警觉,路明非凑上去的时候,他就已经反握蜘蛛切,那个身影一跳出来,他就横刀封在路明非面前。

像是金属之间相互刮擦的声音,以蜘蛛切的锋利,那东西撞上来应该是立刻化作两段,但那东西竟然能在短瞬间怎么格挡了蜘蛛切,然后像幽灵般隐入黑暗。

楚子航低头一看蜘蛛切,脸色骤变,蜘蛛切上,细细的四道划痕!像是用爪子抓出来的。

炼金古刀的坚韧远胜于普通金属,刀刃通常是不必维护甚至能自行修复,世上难道还有什么生物的爪子能对它造成伤害?

楚子航和路明非背对背地防御,两个人都心跳加速呼吸紧张。如果论面对面的攻防,君焰顷刻间就可以吞噬那个幽灵般的影子,但看她隐入黑暗的方式,竟然是极其罕见的言灵“冥照”。

这简直是为杀手天造地设的言灵,被她近身,可以瞬间摘走一个人的心脏。路明非也只在那个妖娆古艳的日本女孩身上见识过。

“克里斯廷娜!她蜕壳了!”楚子航低声说,“就像蛇一样!”

这也是路明非第一次目睹蜕壳,爬行动物特有的属性出现在了人类身上,古龙的血清竟然有着这样的用法。

卡塞尔学院的教科书中都不曾出现这样的记载,它却出现在荒芜的西伯利亚,到底是谁对龙类的研究那么深入?

“那份血清不是含毒的么?”楚子航接着问,“她会有神智么?”

“你记得么?她真正的父亲并不是这个布宁,她体内原本就是流着龙血的。她对带毒的龙血有抵抗性,那东西根本杀不死她,还帮她进化了!”路明非说。

这时候,高处传来呼噜呼噜的声音,路明非和楚子航抬头看去,一根细细的钢缆上,端坐着浑身白色鳞片的小女孩,她是闪耀的、优美狰狞的,那头白金色的长发垂下来,仿佛流淌着星光。

坑边闲话:祝各位小伙伴龙族幻想玩的开心,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553344926"即可领取最高99元红包!


龙族粉丝QQ群:231584208 龙族粉丝③群

上一篇:第187章 但为君故(91)

下一篇:第189章 但为君故(93)

  • 评论列表:
  •  江洋
     发布于 2019-08-14 10:56:43  回复该评论
  • 南大,求求你,还是写书吧。
      •  路明非
         发布于 2019-08-16 07:17:13  回复该评论
      • 警告你别那么多毛病,有本事你去写,整天有意见,我看你是闲的没事干
  •  访客
     发布于 2019-08-14 13:32:45  回复该评论
  • 原来没更新是网站排版错误,发表日期还是12……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无弹窗阅读和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雷霆与守望者2345,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