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但为君故(111)

t7_933331115.jpg

“所以你其实是知道我要去哪里的,你连加油站都给我建好了。”路明非又说,“你甚至知道我的气垫船要加什么油。”

“你这么想当然很有逻辑,但事实上我老板给了我一个巨大的施工任务,在北西伯利亚建了几百间加油站,如果我们在这些加油站之间做连连看的话,能连出几千条不同的线路。”苏恩曦耸耸肩,“所以我老板并不想让我知道真正的路线。”

“这意味着你老板知道会有别的引路人出现,”路明非指指苏恩曦,又指指布宁,“而且你俩不是一伙儿的。”

“听起来确实挺诡异,但事实就是如此。”苏恩曦说,“我也不知道那个目的地究竟是什么,每次提到那个目的地的时候,他就会用那种又宏大又空洞的形容……啊,我们的孩子将踏着诸王的墓碑眺望浩瀚的冰洋……啊,埋葬了灵魂之后便可走上坦荡的征途……啊,腐朽的殿堂里矗立着属于他一人的王座……啊,骷髅累起的高塔之下会诞生新的神明……”

这装逼又二逼的语气听起来颇为耳熟,路明非愣了一下,却想不起自己认识这样的一个人。

“听起来你老板是个诗人。”楚子航说。

“不,你有点高估他了,他只是有点表演人格而已。但我不得不说他是个出色的演员,当他进入自己的角色时,明知道他是个二逼我还是会被他感动到。”苏恩曦说,“你说他怎么不好好地走演艺路线呢?”

她抓过布宁手里的伏特加,大大地喝了一口,“轮到谁了?报名的举手!”

路明非高高举起手来,“我来我来!我的超能力是变成怪物,代价是我要把灵魂出卖给魔鬼!”

这秘密他在心里憋了很久了,连诺诺和芬格尔都没说过。有时候他也想说我超厉害的,每次拯救世界的都是我,是我杀掉了那些龙王,又想说我超不容易的,为了大家我可是做出了很大牺牲的。可这些话还没到嘴边,就有个声音在他心里低低地说,不不!你不能说!你不能说!

好像那句话是个恐怖的诅咒,经他的嘴说出来就会生效,酿成无可挽回的悲剧。

可今天还真是奇怪了,没有什么声音阻止他说出这句话,说出来还一身轻松。

听众的表现各不相同,楚子航是见过那一幕的,点点头而已;苏恩曦一把抢过布宁刚刚烤好的肉串,看来这个秘密并没比肉串更吸引她;零冷冷地看着他一言不发,唯有布宁流露出感同身受的神色,“我们每个人都一样,把灵魂出卖给魔鬼,换来现世的片刻安宁。”

“我没那么诗意啦,不像你们俄国人。”路明非略有些尴尬地解释,“我是说我真的把灵魂出卖给魔鬼了,换到了超能力。”

“就像浮士德?”布宁好像明白了。

“没错,就像浮士德。”路明非伸手跟布宁击个掌,“魔鬼是我兄弟,我有需要就呼叫他,上帝还没登场。”

“就是说你其实很强?”

“超强的,我爆发起来的话,打你这样的几十个不是问题,但要交易灵魂,所以不敢轻易爆发。”路明非说,“而且不知道自己的上限是什么,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快到上限了,魔鬼就帮我把上限调高。”

“听着就像游戏作弊。”楚子航说。

“你说得也没错,游戏作弊。”路明非叹口气,“这要真是一场游戏就好了,我现在就拔掉游戏机的插头删掉存档,倒头就睡,希望醒来的时候是在我家的床上,旁边有我堂弟打着呼。”

苏恩曦立马递上伏特加以助他此刻的哀伤,路明非接过来豪迈地大喝一口,然后越过煤气炉的火焰把它递给零。

他的意思是该零讲故事了,这些人里他最想听零的故事,但也明白那是最难撬开的嘴。

零倒是立马接了过去,但转手递给了楚子航,“你师兄叫你喝酒讲故事。”

楚子航抓着那个酒瓶,看起来有点懵,像一只刚刚钻出地洞的土拨鼠。开始的时候他自告奋勇应该是觉得随便讲点什么就行,可这一圈听下来,每个人讲的都是惊天动地的大秘密,而他十五岁前的人生乏善可陈。

他闷着头想了好久,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但还是带点犹豫的口气,“我其实暗恋过好几个女孩,讲这个行么?”

苏恩曦率先鼓掌,用自己的八卦精神感染了布宁和零,两个人也跟着鼓掌,但最摩拳擦掌的还是路明非,“讲讲!是谁是谁?柳淼淼?苏晓樯?我跟你说要说仕兰中学的美女还是我们班最多,个个都喜欢你,当年要是你动了手,看上谁就是谁,你要是狠点心,一锅端都没问题!”

楚子航有点窘地直摆手,“不是她们了,是我小学时候的同学。”他顿了顿,喝了一大口伏特加补足勇气,“是个会跳舞的女孩,老师让她跟我坐同桌。她会跳芭蕾舞和民族舞,学校有表演她总是跳压轴,全班的男生都议论她,想去看她跳舞。她有表演的时候就会跟我说,说你爱来不来,我每次都说如果我写完作业就去,其实我每次都去。她成绩不好,总是叫我帮她写作业,她家住在一个很老的别墅里,别墅里长了很多老树,院墙上有个缺口。她带我从那个缺口翻进去,给我倒好橘子汁,我帮她写作业的时候,她就在我旁边练舞……”

刚开始的时候他还有点犹豫,但是越讲越顺畅,甚至有点喋喋不休。有的人沉默寡言是不乐意说话,有的人是没有合适的倾诉对象,楚子航应该属于后者。

这个寒冷的冬夜,一群不知道去向何方的亡命之徒,喝了酒围着火,有种奇妙的暗示说在这里说的所有话都可以被忘记,就像被外面的大雪掩埋。

讲完了舞蹈团团长他又讲啦啦队队长,从小学讲到初中,暗恋经验还真的挺丰富,感觉暗恋的对象哥哥都是人中翘楚众望所归,他被一个排的女神庇护着长大,却不记得其中任何一个的名字。

布宁和零边听边点头,但那表情显然就是礼节性地“我有在认真地听你的故事哦”,苏恩曦却不然,一边兴奋地摩拳擦掌一边不屑地摆手,“你这听起来就在瞎编了”、“这种话都说出来了你不亲就是禽兽啊”、“摩天轮的桥段你这么编不对我来给你讲几个真正精彩的”……

唯独路明非相信他说的每个字,还知道那女孩的名字,唯一一个名字,因为自始至终,都只有那么一个坏女孩守着他。

楚子航顶着老板娘的批判好不容易讲完了,赶紧把酒瓶子递还给零,好像那是个接力棒。

零接过,转手又丢给路明非,路明非有点懵,不明所以。

“你没有讲完,你是浮士德,然后你遇到了魔鬼,现在你要去往某个目的地,你根本不知道有什么在等你,可你还是坚持要去,”零越过炉火,冷冷地看着路明非,“为什么?”

她的声音平静,但是咄咄逼人,就像是在英国下议院,一位冷峻的政客向着自己的政敌挑衅,要开启一场论战。

路明非没有被挑衅到,只是笑笑,“告诉我那个坐标的是我老爹,说实话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老爹,现在的技术伪造一个人的声音太容易了,他知道一些只有我和他知道的秘密,但这也算不了什么,什么怪事儿我都见过,比如有人硬把师兄从这个世界上抹掉了,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十五岁的亡灵。可我有种直觉,那里会有答案,去到那里我就知道自己是什么,从哪里来。”

“答案重要么?”

“重要,”路明非点点头,“如果不知道答案,死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该喊什么口号,‘人类万岁’还是‘Hail Hyrda’.”

“Hail Hydra,酷多了。“口袋里的芬格尔插话。

“信不信我把你放在火上烤?”路明非打了个酒嗝。

聊着天真的喝了不少,俄国人总是把伏特加冰镇之后来喝,酒精味像是被冰封了,喝下去很容易,但在胃里升温了,呼出来的每一口都是酒气。

其他人也喝了不少,脸色红润,映着火光个个都像红苹果。

回想起来上次喝醉酒还是跟诺诺在东京,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应该已经跟恺撒见上面了,恺撒会带她去意大利吧?那里很好,温暖宜人、阳光灿烂、窗外盛开着大丛的玫瑰花……

路明非神游物外没多久,就被零那寒冷的目光拉回了现实,炉火边的人只有她是冷的,而且强硬,就像杯中接近冻结的伏特加。

“《浮士德》,《浮士德》你应该看过的对吧?”路明非只好接着说,“上帝和魔鬼梅菲斯特打赌,看谁能得到浮士德的灵魂。梅菲斯特出现在浮士德面前,答应他一生的为所欲为,但是死后灵魂归魔鬼所有。浮士德签订了那份契约。他后来返老还童,过了特别特别炫的一生,泡小姑娘、跟国王一起搞政治、还穿越回古希腊跟特洛伊那个美女海伦搞在一起了、还跟海伦生了孩子,然后他还想移山填海造福人类,总之靠着魔鬼帮忙想做的事他都做了,他心里也想摆脱魔鬼,但是契约摆在那里。这个故事注定是个悲剧,但歌德怎么把它变成喜剧的呢?故事的结尾,浮士德已经死了,梅菲斯特正高高兴兴地挖坑要埋他呢,上帝派来一大帮天使把浮士德的灵魂抢走了。梅菲斯特在上帝面前还是嫩,没得玩,契约要兑现还是得靠拳头。上帝的拳头硬,所以浮士德的灵魂就归他了。我就是浮士德,一个赌注而已,我做什么都没用,最后看的是魔鬼和上帝谁的拳头硬。上帝在我这里还没登场呢,也许他在那个坐标处等我。”

他又一次越过炉火把酒瓶递给零,直直地怼到零胸前,满脸兴奋,“该你了该你了!就差你了!别耍赖!”

他是真的想听零的故事,这一路上都忍着,敲击冰山实在太危险了,唯有借着酒的热气他才鼓起了勇气。

零没有接酒瓶,而是起身从货架上拿了一包烟,“出去抽支烟。”她居然推门出去了。

炉火边的人们面面相觑,罗曼诺夫家族的继承人、看起来年纪都没满十八岁的小殿下,却以“抽烟”这种蹩脚的理由遁了,荒谬的程度跟芬格尔以“练钢琴”为由不跟你去夜店看漂亮姑娘差不多。

路明非的酒醒了一半,立刻就后悔了,是他不该逼着零讲故事,零其实已经拒绝他几次了他还没完没了。将要去往终点站的是他,其他人还是要安全返航的。人之将死才会其言也善,对于那些生活还要继续下去的人,都会有些秘密藏在心底深处,拿不拿出来讲是她的自由,或许是还没找到值得讲的人。

原本热火朝天的烤肉局一下子就冷了,说不上不欢而散,但是嘴里的肉串好像忽然就没味道了。四个人围坐了一小会儿,苏恩曦先打起了哈欠,然后是楚子航。

“睡了睡了,睡饱了接着上路。”苏恩曦说着起身,在角落里找了个位置,盖上军棉大衣,枕着一箱黄桃罐头睡着了。

楚子航和路明非也各自己找了个合适的角落,煤气炉的火没有熄,只剩下年轻的老布宁独坐在火光中,他大口大口地豪饮着伏特加,身边的空瓶越来越多。

闲话:

昨晚开始在微信公众号连载俄罗斯的采风行记了,配合着俄罗斯的故事一起看也许会有画面感。去了之后才感觉俄罗斯跟我想的很不同,出版定稿中,我会把采风所得的部分加入故事,也会删掉一些我认为不合适的场景。

换季了,身边的人似乎都在咳嗽,以前每到换季的时候我也咳成狗,一夜夜睡不着,希望今年我和大家都能平安度过换季,睡个好觉。

这一节的文章居然被Word给吃了,硬盘恢复都没找回来,一怒之下咬牙连写两个小时,愣把写了一遍的故事又敲了出来,但有些词句忘记了,真可惜。“所以你其实是知道我要去哪里的,你连加油站都给我建好了。”路明非又说,“你甚至知道我的气垫船要加什么油。”

“你这么想当然很有逻辑,但事实上我老板给了我一个巨大的施工任务,在北西伯利亚建了几百间加油站,如果我们在这些加油站之间做连连看的话,能连出几千条不同的线路。”苏恩曦耸耸肩,“所以我老板并不想让我知道真正的路线。”

“这意味着你老板知道会有别的引路人出现,”路明非指指苏恩曦,又指指布宁,“而且你俩不是一伙儿的。”

“听起来确实挺诡异,但事实就是如此。”苏恩曦说,“我也不知道那个目的地究竟是什么,每次提到那个目的地的时候,他就会用那种又宏大又空洞的形容……啊,我们的孩子将踏着诸王的墓碑眺望浩瀚的冰洋……啊,埋葬了灵魂之后便可走上坦荡的征途……啊,腐朽的殿堂里矗立着属于他一人的王座……啊,骷髅累起的高塔之下会诞生新的神明……”

这装逼又二逼的语气听起来颇为耳熟,路明非愣了一下,却想不起自己认识这样的一个人。

“听起来你老板是个诗人。”楚子航说。

“不,你有点高估他了,他只是有点表演人格而已。但我不得不说他是个出色的演员,当他进入自己的角色时,明知道他是个二逼我还是会被他感动到。”苏恩曦说,“你说他怎么不好好地走演艺路线呢?”

她抓过布宁手里的伏特加,大大地喝了一口,“轮到谁了?报名的举手!”

路明非高高举起手来,“我来我来!我的超能力是变成怪物,代价是我要把灵魂出卖给魔鬼!”

这秘密他在心里憋了很久了,连诺诺和芬格尔都没说过。有时候他也想说我超厉害的,每次拯救世界的都是我,是我杀掉了那些龙王,又想说我超不容易的,为了大家我可是做出了很大牺牲的。可这些话还没到嘴边,就有个声音在他心里低低地说,不不!你不能说!你不能说!

好像那句话是个恐怖的诅咒,经他的嘴说出来就会生效,酿成无可挽回的悲剧。

可今天还真是奇怪了,没有什么声音阻止他说出这句话,说出来还一身轻松。

听众的表现各不相同,楚子航是见过那一幕的,点点头而已;苏恩曦一把抢过布宁刚刚烤好的肉串,看来这个秘密并没比肉串更吸引她;零冷冷地看着他一言不发,唯有布宁流露出感同身受的神色,“我们每个人都一样,把灵魂出卖给魔鬼,换来现世的片刻安宁。”

“我没那么诗意啦,不像你们俄国人。”路明非略有些尴尬地解释,“我是说我真的把灵魂出卖给魔鬼了,换到了超能力。”

“就像浮士德?”布宁好像明白了。

“没错,就像浮士德。”路明非伸手跟布宁击个掌,“魔鬼是我兄弟,我有需要就呼叫他,上帝还没登场。”

“就是说你其实很强?”

“超强的,我爆发起来的话,打你这样的几十个不是问题,但要交易灵魂,所以不敢轻易爆发。”路明非说,“而且不知道自己的上限是什么,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快到上限了,魔鬼就帮我把上限调高。”

“听着就像游戏作弊。”楚子航说。

“你说得也没错,游戏作弊。”路明非叹口气,“这要真是一场游戏就好了,我现在就拔掉游戏机的插头删掉存档,倒头就睡,希望醒来的时候是在我家的床上,旁边有我堂弟打着呼。”

苏恩曦立马递上伏特加以助他此刻的哀伤,路明非接过来豪迈地大喝一口,然后越过煤气炉的火焰把它递给零。

他的意思是该零讲故事了,这些人里他最想听零的故事,但也明白那是最难撬开的嘴。

零倒是立马接了过去,但转手递给了楚子航,“你师兄叫你喝酒讲故事。”

楚子航抓着那个酒瓶,看起来有点懵,像一只刚刚钻出地洞的土拨鼠。开始的时候他自告奋勇应该是觉得随便讲点什么就行,可这一圈听下来,每个人讲的都是惊天动地的大秘密,而他十五岁前的人生乏善可陈。

他闷着头想了好久,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但还是带点犹豫的口气,“我其实暗恋过好几个女孩,讲这个行么?”

苏恩曦率先鼓掌,用自己的八卦精神感染了布宁和零,两个人也跟着鼓掌,但最摩拳擦掌的还是路明非,“讲讲!是谁是谁?柳淼淼?苏晓樯?我跟你说要说仕兰中学的美女还是我们班最多,个个都喜欢你,当年要是你动了手,看上谁就是谁,你要是狠点心,一锅端都没问题!”

楚子航有点窘地直摆手,“不是她们了,是我小学时候的同学。”他顿了顿,喝了一大口伏特加补足勇气,“是个会跳舞的女孩,老师让她跟我坐同桌。她会跳芭蕾舞和民族舞,学校有表演她总是跳压轴,全班的男生都议论她,想去看她跳舞。她有表演的时候就会跟我说,说你爱来不来,我每次都说如果我写完作业就去,其实我每次都去。她成绩不好,总是叫我帮她写作业,她家住在一个很老的别墅里,别墅里长了很多老树,院墙上有个缺口。她带我从那个缺口翻进去,给我倒好橘子汁,我帮她写作业的时候,她就在我旁边练舞……”

刚开始的时候他还有点犹豫,但是越讲越顺畅,甚至有点喋喋不休。有的人沉默寡言是不乐意说话,有的人是没有合适的倾诉对象,楚子航应该属于后者。

这个寒冷的冬夜,一群不知道去向何方的亡命之徒,喝了酒围着火,有种奇妙的暗示说在这里说的所有话都可以被忘记,就像被外面的大雪掩埋。

讲完了舞蹈团团长他又讲啦啦队队长,从小学讲到初中,暗恋经验还真的挺丰富,感觉暗恋的对象哥哥都是人中翘楚众望所归,他被一个排的女神庇护着长大,却不记得其中任何一个的名字。

布宁和零边听边点头,但那表情显然就是礼节性地“我有在认真地听你的故事哦”,苏恩曦却不然,一边兴奋地摩拳擦掌一边不屑地摆手,“你这听起来就在瞎编了”、“这种话都说出来了你不亲就是禽兽啊”、“摩天轮的桥段你这么编不对我来给你讲几个真正精彩的”……

唯独路明非相信他说的每个字,还知道那女孩的名字,唯一一个名字,因为自始至终,都只有那么一个坏女孩守着他。

楚子航顶着老板娘的批判好不容易讲完了,赶紧把酒瓶子递还给零,好像那是个接力棒。

零接过,转手又丢给路明非,路明非有点懵,不明所以。

“你没有讲完,你是浮士德,然后你遇到了魔鬼,现在你要去往某个目的地,你根本不知道有什么在等你,可你还是坚持要去,”零越过炉火,冷冷地看着路明非,“为什么?”

她的声音平静,但是咄咄逼人,就像是在英国下议院,一位冷峻的政客向着自己的政敌挑衅,要开启一场论战。

路明非没有被挑衅到,只是笑笑,“告诉我那个坐标的是我老爹,说实话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老爹,现在的技术伪造一个人的声音太容易了,他知道一些只有我和他知道的秘密,但这也算不了什么,什么怪事儿我都见过,比如有人硬把师兄从这个世界上抹掉了,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十五岁的亡灵。可我有种直觉,那里会有答案,去到那里我就知道自己是什么,从哪里来。”

“答案重要么?”

“重要,”路明非点点头,“如果不知道答案,死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该喊什么口号,‘人类万岁’还是‘Hail Hyrda’.”

“Hail Hydra,酷多了。“口袋里的芬格尔插话。

“信不信我把你放在火上烤?”路明非打了个酒嗝。

聊着天真的喝了不少,俄国人总是把伏特加冰镇之后来喝,酒精味像是被冰封了,喝下去很容易,但在胃里升温了,呼出来的每一口都是酒气。

其他人也喝了不少,脸色红润,映着火光个个都像红苹果。

回想起来上次喝醉酒还是跟诺诺在东京,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应该已经跟恺撒见上面了,恺撒会带她去意大利吧?那里很好,温暖宜人、阳光灿烂、窗外盛开着大丛的玫瑰花……

路明非神游物外没多久,就被零那寒冷的目光拉回了现实,炉火边的人只有她是冷的,而且强硬,就像杯中接近冻结的伏特加。

“《浮士德》,《浮士德》你应该看过的对吧?”路明非只好接着说,“上帝和魔鬼梅菲斯特打赌,看谁能得到浮士德的灵魂。梅菲斯特出现在浮士德面前,答应他一生的为所欲为,但是死后灵魂归魔鬼所有。浮士德签订了那份契约。他后来返老还童,过了特别特别炫的一生,泡小姑娘、跟国王一起搞政治、还穿越回古希腊跟特洛伊那个美女海伦搞在一起了、还跟海伦生了孩子,然后他还想移山填海造福人类,总之靠着魔鬼帮忙想做的事他都做了,他心里也想摆脱魔鬼,但是契约摆在那里。这个故事注定是个悲剧,但歌德怎么把它变成喜剧的呢?故事的结尾,浮士德已经死了,梅菲斯特正高高兴兴地挖坑要埋他呢,上帝派来一大帮天使把浮士德的灵魂抢走了。梅菲斯特在上帝面前还是嫩,没得玩,契约要兑现还是得靠拳头。上帝的拳头硬,所以浮士德的灵魂就归他了。我就是浮士德,一个赌注而已,我做什么都没用,最后看的是魔鬼和上帝谁的拳头硬。上帝在我这里还没登场呢,也许他在那个坐标处等我。”

他又一次越过炉火把酒瓶递给零,直直地怼到零胸前,满脸兴奋,“该你了该你了!就差你了!别耍赖!”

他是真的想听零的故事,这一路上都忍着,敲击冰山实在太危险了,唯有借着酒的热气他才鼓起了勇气。

零没有接酒瓶,而是起身从货架上拿了一包烟,“出去抽支烟。”她居然推门出去了。

炉火边的人们面面相觑,罗曼诺夫家族的继承人、看起来年纪都没满十八岁的小殿下,却以“抽烟”这种蹩脚的理由遁了,荒谬的程度跟芬格尔以“练钢琴”为由不跟你去夜店看漂亮姑娘差不多。

路明非的酒醒了一半,立刻就后悔了,是他不该逼着零讲故事,零其实已经拒绝他几次了他还没完没了。将要去往终点站的是他,其他人还是要安全返航的。人之将死才会其言也善,对于那些生活还要继续下去的人,都会有些秘密藏在心底深处,拿不拿出来讲是她的自由,或许是还没找到值得讲的人。

原本热火朝天的烤肉局一下子就冷了,说不上不欢而散,但是嘴里的肉串好像忽然就没味道了。四个人围坐了一小会儿,苏恩曦先打起了哈欠,然后是楚子航。

“睡了睡了,睡饱了接着上路。”苏恩曦说着起身,在角落里找了个位置,盖上军棉大衣,枕着一箱黄桃罐头睡着了。

楚子航和路明非也各自己找了个合适的角落,煤气炉的火没有熄,只剩下年轻的老布宁独坐在火光中,他大口大口地豪饮着伏特加,身边的空瓶越来越多。

闲话:

昨晚开始在微信公众号连载俄罗斯的采风行记了,配合着俄罗斯的故事一起看也许会有画面感。去了之后才感觉俄罗斯跟我想的很不同,出版定稿中,我会把采风所得的部分加入故事,也会删掉一些我认为不合适的场景。

换季了,身边的人似乎都在咳嗽,以前每到换季的时候我也咳成狗,一夜夜睡不着,希望今年我和大家都能平安度过换季,睡个好觉。

这一节的文章居然被Word给吃了,硬盘恢复都没找回来,一怒之下咬牙连写两个小时,愣把写了一遍的故事又敲了出来,但有些词句忘记了,真可惜。打开支付宝首页搜“511336177”,领国庆专享红包!祝大家龙族幻想游戏玩的开心!




龙族粉丝QQ群:231584208 龙族粉丝③群

上一篇:第206章 但为君故(110)

下一篇:第208章 但为君故(112)

  • 评论列表:
  •  访客
     发布于 2019-09-25 09:52:45  回复该评论
  • 第二个咯
      •  奥金捏次
         发布于 2019-09-25 23:42:25  回复该评论
      • 我把黑龙放进北冰洋里,有足够的食物足够他恢复成完全体了,不知道跟利维坦什么关系?都是冰系死亡岛的心脏就那么强?这完全体龙?(很可能还吃了黄金圣浆的小布宁的黑龙,楚子航都痊愈了,别说初代种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9-26 19:25:04  回复该评论
          • 瞎扯淡,你都搞核爆了,黑蛇还怎么活?老贼太狠了,完全可以安排黑蛇吃了小布宁后复活的,却让黑蛇给你核爆死了。
              •  苏恩曦
                 发布于 2019-09-27 03:54:16  回复该评论
              • 抱个屁,老娘差点都栽里面了。说了黑龙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就算吃了小布宁也没用,就好比龙侍。反过来小布宁吃它还有可能,不过这样的话又要多水几章了。
  •  
     发布于 2019-09-25 09:56:43  回复该评论
  • 我出去抽支烟,你们先聊,不用等我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9-25 10:11:53  回复该评论
  • 特么我刚看的时候以为更了一大堆,看到下面才发现风怒了
  •  
     发布于 2019-09-25 10:24:32  回复该评论
  • 今天也是只可爱的小萝莉
  •  访客
     发布于 2019-09-25 10:41:40  回复该评论
  • 啊,我们的孩子将踏着诸王的墓碑眺望浩瀚的冰洋……啊,埋葬了灵魂之后便可走上坦荡的征途……啊,腐朽的殿堂里矗立着属于他一人的王座……啊,骷髅累起的高塔之下会诞生新的神明……”
    这个形容词,套在楚子航身上似乎也合适啊。
      •  访客
         发布于 2019-09-25 20:08:46  回复该评论
      • 不,这话只能是黑王才有资格说。
  •  访客
     发布于 2019-09-25 10:45:51  回复该评论
  • 我怎么感觉不太对啊?夏弥去接触楚子航不是因为他带着奥丁的印记吗?可15岁之前的楚子航并没有奥丁的印记,现在他记忆里不会有这些拉拉队摩天轮的事情。
      •  访客
         发布于 2019-09-25 10:57:39  回复该评论
      • 可能是楚子航记忆被错乱了,因为他现在身体是原来的身体,不是15岁的身体,并且也有夏弥的龙血浴身,只有记忆出了问题,其他方面都跟当初学院时的楚子航一样,他的记忆时被篡改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9-25 13:29:56  回复该评论
      • 被影响的都是血统不够的人 而且篡改的也只是记忆 楚子航的身体还是20岁的身体 夏弥是龙王 就算施法者是比他更高级的存在也不可能修改龙王的记忆 前面也说了夏弥其实留了东西在楚子航身体里 之前救楚子航的就是夏弥
          •  访客
             发布于 2019-09-26 01:42:30  回复该评论
          • 上一章里老板娘说楚子航你比以前傻了。说明她还记得楚子航
      •  路鸣fei
         发布于 2019-09-27 03:58:20  回复该评论
      • 小时候的夏弥就跟楚子航在一起上过学还是青梅竹马情投意合呢。
        因为奥丁的印记我感觉只是她害羞的借口吧。
  •  访客
     发布于 2019-09-25 12:30:21  回复该评论
  • 路飞正遥想着凯撒和诺诺在日本爽,凯撒恰就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哆嗦着在寒风中出现在了路飞面前
  •  word
     发布于 2019-09-25 14:27:37  回复该评论
  • 所以我吃掉的东西,连恢复硬盘都恢复不了,你一网站就能完完整整的记录下来是吧
  •  
     发布于 2019-09-25 14:27:58  回复该评论
  • 老娘可是苏联解体的时候活过来的人,你们真的是忘了老娘多少岁?想搞黄色?吉儿不想要了?忘了老娘可以残血劫持风魔小太郎了?啊?
  •  访客
     发布于 2019-09-25 16:33:26  回复该评论
  • 魔鬼是路鸣泽,上帝是黑王
      •  访客
         发布于 2019-09-25 20:13:14  回复该评论
      • 魔鬼是鸣泽——恶的人格
        上帝是鸣非——善的人格
        隐喻着结局如果是鸣泽人格控制了身体,就是悲剧收场;如果是鸣非人格控制了身体,就是喜剧收场。
  •  访客
     发布于 2019-09-25 18:57:20  回复该评论
  • 对啊,一直都有一个坏女孩守着楚子航,守着他两人一起度过孤单的每一天,只是你不知道啊,我其实一直暗恋你
  •  访客
     发布于 2019-09-25 20:18:26  回复该评论
  • 苏恩曦的话好假,她是知道老板(鸣泽)的能力和身份的,她会认为黑王是二逼?只能说是她没有说实话,纯粹是忽悠鸣非他们而已。
    零不愿意像苏恩曦那样满嘴跑火车,又不愿意透露鸣泽的秘密,只能是借口抽烟离开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9-25 22:13:01  回复该评论
  • 我觉得苏恩曦的那段话说得很像奥丁吗?腐朽的大殿只有属于他一个人的王座,大殿就是英灵殿,王座就是奥丁。但是下面路明非觉得熟悉的口气不用说也知道是路鸣泽,小魔鬼肯定不是奥丁,但他也经常说什么凡王之血必以剑终,路明非肯定经常听路鸣泽说这些,苏恩曦一定知道知道路鸣泽的身份,每次交换她们基本都知道特别是东京酒德麻衣还来接了他们
      •  访客
         发布于 2019-09-26 19:36:55  回复该评论
      • 王座原本是黑王的,奥丁先是鼓动龙王背叛、推翻了黑王,又趁龙族经过叛杀黑王战争后的虚弱(龙王叛杀黑王的战争,一定死了不少战力强大的龙族战士),引领人类镇压了龙族,成为新的神坐上了王座。现在是黑王的复仇时期,黑王要杀尽叛逆的龙王、龙族和奥丁为首的混血种,重新坐回王座。但是,奥丁也不是吃素的,黑王能否重新坐回王座,真还不好说呢。看老贼的心情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9-26 14:31:38  回复该评论
  • 评论区突然变态是怎么回事
      •  访客
         发布于 2019-09-26 19:40:24  回复该评论
      • 混进来一群恶心的屌丝,平日只能插五姑娘,欲火太盛,只好整天起来意淫这个、意淫那个。非常可悲的一群垃圾。
          •  访客
             发布于 2019-09-26 22:14:15  回复该评论
          • 那倒是,你说得真好,我每天都意淫你妈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访客
     发布于 2019-09-26 19:49:32  回复该评论
  • 现在猥琐恶心的屌丝也看《龙族》了?《龙族》何其不幸也。
      •  访客
         发布于 2019-09-26 22:15:18  回复该评论
      • 难道看龙族的都是你这种贱 彪子吗
  •  访客
     发布于 2019-09-26 21:01:29  回复该评论
  • 请问江南大侠:诺诺与第一部的婴儿“钥匙”不是姐弟吗?抱钥匙的美少妇不是她的妈妈吗?为什么又说她的妈妈是神经病而且死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9-30 20:45:12  回复该评论
      • 你难道以为五十多个兄弟姐妹都是一个母亲生的么
  •  访客
     发布于 2019-09-26 22:56:26  回复该评论
  • 奥丁貌似可以抹去一个人,关于天空与风之王密党没有历史记载,
    “想必各位都知道,天空与风之王是龙族诸王中最神秘的一位,除了黑王和白王。在漫长的历史中我们从未得到这位龙王苏醒的消息,自然也从未杀过双生子中的任何一个。”贝奥武夫幽幽地说,“他游荡在我们所知的历史之外!”
    结合楚子航被操纵,可能路明非与秘党要面临历史上被抹去存在的屠龙者。
    那群死侍是历史上的屠龙者吗?
  •  诺诺
     发布于 2019-09-30 14:15:19  回复该评论
  • 这都多少章了,我可算是能出来透透气了,哎呦我的天~~
  •  访客
     发布于 2019-10-09 23:38:52  回复该评论
  • 浮士德多爽,享受了完美的人生,死后本来是要下地狱,半路杀出来一个拳头大的上帝老哥,带着一票天使抢着要他上天堂,这tm是悲剧?瞧瞧你这说的是人话吗?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但为君故(119),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