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捭阖录蔷薇之卷 4 破阵之舞

  白胤和素文纯都是被天驱选择的人,他们各自的分量还不够,加在一起却非比寻常。白胤和素文纯在宛州崛起的消息传到陆宗吾耳朵里,这位旧天驱的叛逆和新天驱的领袖认为自己已经找到了“命定之人”。最后的天驱们打开地窖,取出破裂的铁甲,再次召集同伴。

  天启败逃之后,陆宗吾并未放弃信念。他宣扬守护的信念,四处招募同伴,藉由魂印兵器对有志平定天下的年轻人进行“初召”。那是天驱的内部仪式,一种神秘体验,从旧时代传承下来,即使原始的教义丢失了,“受召”的武士依然能在仪式中领受古神的启示。

  素文纯和白胤并没有挥军齐进,而是在不同的阵线作战。白胤仍旧带领着他赖以起家的兄弟班底在宛州转战,攻略小城镇,而素文纯则周游四方,游说诸方势力。彼时宛州很有一些有实力的野兵团,他们出于各自的原因不能为诸侯所容,只能靠拼命吃“战争”这碗饭,朝不保夕。素文纯规划天下,示他们以出路,这条路就是:建立新的皇朝。

  而新皇朝的建立者被确立为当时还不算什么大势力的白胤。

  奇怪的是,以素文纯的口才,说清一件事都有难度,游说这些手握强兵的亡命之徒不啻登天之难。更奇怪的是,这个号称和贲朝皇室关系密切的人,对于贲朝的战乱开出的药方却是彻底杀死贲朝。

  但总之素文纯为白胤带来了新的军团新的血液,就像把自己包装为“传国帝玺”那样,他把白胤包装为“天下之望”。

  短短半年的时间里,白胤声名鹊起,慕名来奔的贤才排队拜谒白胤,白胤也在这段日子里按照素文纯的叮嘱恶补文论策略,以便不给贤才留下粗陋无文的不良印象。后来有人评论说,“蔷薇入宛方知帝王家数。”

  其中最最重要的贤才,则是后来胤朝七大姓之中“宛州江氏”祖先,这个家族没有一直做诸侯,而成为宛州商会的领袖,富可敌国。有人评论说江氏不以武力而用钱统治宛州,为大胤朝巩固后方。他家富到连皇帝开战都要问他家借钱的地步。这个名叫【江荆】的男人血脉里都流着黄金,他太懂怎么赚钱了,甚至在乱世中都能开辟出商道来。这个人弥补了白胤最薄弱的部分,后勤。源源不断的金钱成为白胤继续招揽人才和组建新军队的基础。

  江荆这个人也是乱世中的奇葩一朵。他虽然有经略天下的能力,但一直苦于无处发挥。白胤在宛州崛起时他只不过一介小吏,听人说了素文纯为天下规划的格局后,“雀跃而起”说,“此吾主也。”就踩烂官帽去投奔白胤了,果然一拍即合。

  史载江荆初见白胤的时候浑身赤裸,于深夜之间叩拜白胤的军营,对白胤行公卿大礼,口称为臣,说“路遇歹徒,家财并衣裳俱为之夺,幸得全身至此,口手尚在,将军得我,天下有其半。”白胤很喜欢他的做派,于是让他打理马草。一月不到就传来江荆贪污受贿的消息。白胤跑去跟他理论,江荆坦然地说,别人投奔将军,都是带着身家,唯独我裸身来奔,足见赤诚。但我没有钱没法生活,为将军你办事自然也就差着几分精神,所以小小贪污了一些作为“装身之资”。白胤无奈地说那你就少贪一些,不要把事情弄得太大。

  江荆的贪腐并不曾因为白胤的告诫而停止,反而愈演愈烈。不过非议他的人居然越来越少。因为江荆很快证明了自己的才干。他给白胤赚的钱远超过他贪污的。后来他的贪腐几乎是种本能,而不是因为需要金钱。在他的观念里贪腐是人类的本能,无法根除,那么只能顺应之,并且利用这种本能。他不仅自己贪腐,也纵容手下贪腐,这令他所部的人极有活力。

  白胤的声望引来了平国的敌意,白胤和素文纯也不甘示弱,直接把目标指向平国首都南淮。

  这是一场蛇吞象的战争,平国当时有战马七万匹和受过严格训练的士卒十二万人,民夫也有七万;反观白胤阵营,军中人才济济,随便拎出一个都是将来的列侯,但是全部军团加起来只有四万,且战马严重不足。

  双方隔着白河对峙,平国国君罗子狩命令大军坚守,同时在水面铺起几十座长桥。桥面一尺一尺向着白胤的阵地延伸,一旦和对岸接触,平国大军汹涌而来,白胤的兵力绝对挡不住。罗子狩如此做是因为白胤好出奇兵,他要逼迫白胤和他打阵地战,阵地战以他的兵力优势,必然取胜。

  白胤全军都感受到了这种缓慢而安静的压力,人心浮动,每个人都觉得桥面和河岸连接的时候就是己方灭亡的时候。

  白胤用尽办法试图干扰平君铺桥,但罗子狩采取了全新的造桥技术,在无数射手保护的情况下,桥面还是一条比一条长。白胤不得已将多数兵力交给素文纯,让他转而去攻打南淮,试图逼迫罗子狩撤兵。但素文纯在南淮城下也遭遇到了很大的阻力。

  以当时的战况,相比起来,素文纯那边更有取胜的机会,白胤这边则只是拖住平国主力。罗子狩是当世的雄主,战略上很拿捏得住,罗子狩亲自镇守南淮,而把主力用在了白河。他明白白胤是对方的领袖,而且不可替代,只要杀死白胤,即便是素文纯的心理也会崩溃。

  桥面终于要靠岸了,白胤此时终于显露出亡命徒的本色,他并未向率领大军的素文纯求援,而是准备以自己少量兵力决胜!突如其来的浓雾帮助了他,这一夜白河上伸手不见五指。

  白胤带领小股精锐,跃马跳上了白河上即将完工的大桥,对平国的主帐发动了自杀般德突袭。靠着野兽般的战斗直觉、兄弟们的死志、神奇的好运气,当然也不乏天驱在背后的支持,这次斩首行动一击奏效,平军大乱,自相践踏而走。

  战果辉煌。但这种纯靠勇气、精神和运气的战法根本只是一场“命运的豪赌“,但白胤总是赌赢。

  史家们看来,白河之战是当世天下大势的转折。但对于白胤和素文纯这两个男人而言,天下的转折比不上南淮城里某个名倾天下的女人,【蔷薇公主】。

  蔷薇公主在史书中没能留下名字,她应该姓“阴”,称阴氏女。

  以白胤对她的感情,是必然会封后的,即便她死了,皇后之位也会为她保留。但因为她的名声不好,群臣力劝,乃至于“大事不糊涂”的息虎哲为此在宫中跪了三天三夜,只求白胤不要冲动地把阴氏女册封为后。

  最后还是姬伯松的劝谏起了作用,姬伯松说,听说陛下自认可以为阴氏女放弃天下,那你何苦又用区区“皇后”的俗名来侮辱她呢?白胤说,既然只是区区俗名,你为何要劝谏我呢?姬伯松说,皇帝谈情是雅事,臣下们可是做俗事的。世俗看重俗名,你非要去对抗,跟裸身奔走闹市没两样。

  白胤就算了。

  但他被称作“蔷薇皇帝”却是因为蔷薇公主,天下先有蔷薇公主,再有蔷薇皇帝。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是蔷薇公主娶了白胤,而非白胤想要娶蔷薇公主。

  蔷薇公主的名声所以不好,因为她是那时天下的花魁。

  所谓“花魁”,是指最有名的娼女。她们并不把自己的身体标价出售,但是贵族名士若想有机会成为她们的入幕之宾,馈赠会比一般娼女过夜钱高出百倍。而且愿意不愿意还取决于花魁。贲末是战乱而又糜烂的时代,贵族们都以结交名女人为荣,因此花魁中的顶尖人物在当时甚至有着政治上的影响力。这些聪明的女人用自己的美貌、肉体和狡黠在亲近她们的贵族间斡旋,蔷薇公主又是其中的佼佼者。

  蔷薇公主的生活到底有多糜烂?这个存在多种说法,一种说她是天下的祸水,一种则说她冰清玉洁,只是被贵族逼迫。她十三岁就在南淮城中成名,得“蔷薇”之名,又号“百花杀”。当时平国君主罗惟有宠妃柳氏,后来柳氏色衰,又宠爱庞氏,柳妃为此怀恨在心。她偶然见到蔷薇公主,惊为天人,便引入宫中,教授舞乐礼仪,进于罗惟。

  罗惟宠幸之后赞叹说,“我登位十三年,今夜才知国君之乐。”

  失宠的庞氏妃称柳妃与罗惟胞弟罗子狩有染,又称蔷薇公主私蓄美少年。罗惟震怒间命人彻查,柳妃已经获悉,和蔷薇公主商议。蔷薇公主说,这件事和我没有关系,但我知道柳妃您和王弟确有暧昧,王弟又素有异志,私蓄猛士。这些事情被查出来了,王弟必死,您也必死,您死前一定攀诬我,我也不能活。因此为今之计要救我们三人,只有劝王弟反了。

  于是罗子狩率军冲进寝宫,杀死哥哥,霸占了哥哥的妻子们。

  当时罗子狩麾下有猛士苏穆,带着弓箭冲入宫中,看见明知将死的罗惟正试图杀死蔷薇公主,并说我纵然死了,也不让罗子狩得此天下的尤物。由此可见罗惟对蔷薇公主强烈的占有欲和蔷薇公主之绝色,而蔷薇公主神色镇定,对苏穆说请先生发箭,先生不射,我必死。先生若是射中我,我也不过死而已。

  苏穆乃一箭射死罗惟,并请罗子狩赐他蔷薇公主为妻、苏穆是造反的首功,罗子狩本没有理由舍不得一个女人,但是罗子狩疑心蔷薇公主确有绝色,于是偷偷前往窥看。然后劝苏穆说,这种女人若是嫁给你,你便是三尺儿童带着价值万金的明珠,必然为人所忌,死将不远。于是罗子狩自己收了蔷薇公主。

  罗子狩大概以为自己是国君就没有事,但他没有想到的是,佩戴蔷薇公主这颗明珠的他也是三尺儿童,相比隐藏在这个女人背后的那两个男人而言。

  白胤,素文纯。

  蔷薇公主是影响了白胤和素文纯一生的女人,也是真正开拓胤朝的女人。

  她是罗子狩的宠姬,又是白胤青梅竹马的好友,还是隐藏在素文纯背后的女人。素文纯称她为“阿姊”,尊敬她就像尊敬老师,心里又爱慕她。

  在南淮城里她是风云人物。因为曾经是罗子狩哥哥的妻子,所以罗子狩不便把她置于宫中,而是让她住在宫外,名义上是寡妇。她结交往来的贵族,为罗子狩招揽贤才,很得罗子狩器重。但是罗子狩也很介意那些倾慕蔷薇公主的男人,他深知这些男人很想把他的女人据为己有。

  蔷薇公主甚至四方周游,见到她的男人都拜倒在她的裙下。

  她应该暗地里帮助过素文纯,从而间接地帮助了白胤。

  每个男人都觉得蔷薇公主对自己很好,每个男人都看不透她的内心。但历史留下了铁的证据,她爱的男人是白胤。

  为了白胤,她一路上利用各种仰慕她的男人,从而把她所爱的男人推上皇座。

  “我是个虚荣的女人啊,我希望我所爱的人是天下之主。可是我又舍不得你,只好让你成为天下之主。”后来的话本小说这么演绎蔷薇公主对白胤的爱。

  攻破南淮,白胤和素文纯终于发现双方钟爱的女人是同一个,裂痕由此而生。

  史书记载,从那之后,素文纯居然不再和白胤见面。他们仍旧在同一军之中,却分处两营,素文纯将自己的战略用锦囊装起派人送交白胤,而白胤也默默地按照他的战术进行征伐,这种奇怪的默契说明这两个人的内心都有孩子的一面。

  白胤将自己的战旗改为【火焰蔷薇】,开始征伐宛州各个诸侯。

  平国之外的又一个宛州强国唐国准备对白胤用兵。诸侯们已经把白胤看作和自己对等的敌人了,决心在他羽翼未丰之前扼杀他。此时白胤占了南淮,部属都很精锐,贤才云集,甚至天驱也被编入阵营中,但是人数上还处在劣势。

  此时,一个家族高调地倒向白胤。云中叶氏宣布对白胤效忠。

  云中叶氏,名将世家,威名远播,虽无诸侯之名,但在宛州东部的实力俨然小国。叶家虽然在兵法和武技上都有不传的家学,但他们的效忠更重要在于影响力。贲朝皇室名存实亡,叶家其实已经失去了效忠的对象,他们一直在寻找可以托付家传“名将之血”的人。他们最后选中了白胤,在乱世中用家族所有人的命投下了筹码。

  这并不是素文纯最初的计划,他曾希望白胤先蚕食宛州,更加低调一些,等待中州强国相互倾轧,但叶家的归附瞬间将白胤推到了乱世的巅峰上。唐国在长久的犹豫之后,选择了和白胤结盟。
 

上一篇:九州捭阖录第一章 云龙 4

下一篇:九州捭阖录蔷薇之卷 5 铁铸蔷薇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但为君故(119),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更新。